吳典蓉專欄:蔡政府的麻煩都是自找的?

2017-03-23 06:30

? 人氣

總統蔡英文不夠新的新政,可能反而會讓台灣陷入僵局。(資料照片,陳明仁攝)

總統蔡英文不夠新的新政,可能反而會讓台灣陷入僵局。(資料照片,陳明仁攝)

抗爭者人恆抗爭之,蔡政府上台以來,從一例一休、年金改革、婚姻平權到原住民族傳統土地排除私有地爭議,幾乎日日有街頭抗爭,只怕還超過馬政府時期,更慘的是抗爭者多是過去的「同路人」;有人形容為烽火內政導致,也有人認為這是蔡政府自找麻煩;但無論如何,就是不能稱之為內耗或僵局,因為,無論蔡政府處理得好不好,這些爭議都是民主難以避免的必經的道路,今天不處理,他日後人同樣要付出代價的。

蔡英文向來以穩健低調著稱,但選前就有綠營人士預測,她若要落實政見,只怕大動干戈牽動所有既得利益,未來施政恐不輕鬆,果然,蔡英文上任首推年金改革,大刀一揮,就損及數十萬人的利益(或權益);清算國民黨黨產,朝野關係自此積怨難返,選舉時刻意營造的大和解宣傳宣告終結;其實,單單年金改革所牽動的社會力就非同小可,也讓蔡政府分身乏術,選前承諾的轉型正義也不得不縮水,以公開檔案為優先;免得戰線無限擴長,反而諸事難成。

「當你開始改革時,人民卻最不滿」

然而,有三場戰役,則是非蔡政府預期,但卻無法置身事外的,這也許不算是選舉政見,但卻是政黨長期的承諾;砍7天假爭議,民進黨未能在在野時順勢處理,選後非面對不可,同時,民進黨自許是照顧勞工的政黨,修法過程中除了對抗爭者 「軟」處理外,是否能真的實質照顧勞工,才是真正挑戰;再來,同性婚姻民法修正案,小英選舉時雖未明說,但暗示性的挺同立場,已讓挺同婚人士要求最平等的待遇,而不可能安於次一等的專法;同樣的,蔡英文是第一位向原住民族道歉的總統,蔡政府也首次以行政命令規範原民可以就傳統領域行使諮商權,這已比國民黨政府時代進步,然而,卻因為未能納入私有地,有部分原民團體強烈抗爭。

蔡英文上任數月後民調就一路探底,最主要的原因應該,她的重大措施得罪既得利益,但她宣稱要照顧的社會團體卻也更不滿意,蔡政府因此是形同兩面開戰,持平而言,勞基法的特休假制度、同婚修專法、原民團體傳統領域諮商權,都較以往進步,然而情況有點像托克維爾所說的,人民最不滿的不是政府最保守的時刻,而是你開始改革的時刻,因為改革拉高了人民的期望,他們更不可能接受妥協折衷的方案

以舊思維面對新時代

此外,蔡政府最大的問題也許是,這是一個變動的新時代,但蔡政府其實還是以舊思維來回應,回想一下當年羅斯福推動新政的霸氣,「政(deal)這個字隱含的意思是,政府將採取糾正歧視行動以實現其公開聲稱的目標,而不再是袖手旁觀。新(new)這個詞隱含的意思是一個設計的,旨在讓最大多數的農民、工人和商人從中受益的事物新秩序;用以取代一個在現有配置下已經讓人生厭的,在國家擁有特權的舊秩序」。

羅斯福新政不只在於為美國建立了社會安全網制度,而是扭轉了重要觀念。新政之前認為勞資的不平等是天然的既有體制,新政之後行政、法律體系丕然而變,不再認為貧窮或低薪是無可避免的,而是相信政府可以介入改變不平等的現況。美國新政諸將並未非社會主義者,羅斯福還曾提出四大自由,重點是如何在市場和權利之間如何取得平衡,羅斯福新政為後代打下了根基。

進一步退兩步,最過勞產業放任勞資自我協商

相反的,民進黨推一例一休勞基法,則是進一步退兩步,雖然提高加班費及給了特休假,但是一遇到反彈,就又開始四處找例外,例如,勞動部周五預告「汽車貨運業」將適用8週彈性工時,就被批可能會出現連續工作24 天不違法的荒謬狀況,但勞動部長林美珠卻連這是「血汗條款」都不肯承認,全然忘了之前國道五號車禍慘劇的教訓。

可以說,80多年前的羅斯福「新」政確實比蔡政府新,面對商界反彈,批評政府管太多,應該留給勞資協商空間這一套,蔡政府其實是全盤買單的,然而,羅斯福新政的當時就已理解,在個別的工人與大企業之間,個人又有多少協商的籌碼,更別說,汽車貨運業是最過勞的行業,司機通常是最弱勢的,政府在此刻鬆手,將來再發生另一個蝶戀花事件,誰該負責!

作家紀蔚然曾經如此評論契訶夫的劇作,「僵局裡沒有行動的可能,亦無行動的嘗試;每個意志觸發的行動都將自我扺銷。」其實,這是內耗的正解,台灣過去的朝野對抗可以歸於此類,至於蔡政府上台後的種種社會衝突,卻不能算是內耗或自我扺銷,因為,台灣民主走到今天,早該從政治民主進入社會性的民主,原來權利遭剝奪的人不可能長期安於既有的安排,衝突必不可免,重點是政府如何因應,如果政府說一套做一套、或是因循苟且,台灣未在這波變局中找到進步的動力或模式,那才是真正的僵局,也是真正的自我扺銷。

喜歡這篇文章嗎?

吳典蓉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