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月庵專文(上):中華雅道,畢竟不頹

2014-12-11 05:45

? 人氣

中國私家藏書源遠長,但中共建政差點毀了這個傳統,圖為《唐人寫經殘卷》卷軸形態。(新經典文化提供)

中國私家藏書源遠長,但中共建政差點毀了這個傳統,圖為《唐人寫經殘卷》卷軸形態。(新經典文化提供)

中國私家藏書淵遠流長。宋朝時便常見記載,到了明清兩代,達到高峰。民國之後,漸趨衰頹,中共建國初期,這一傳統幾乎消失無蹤了。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明清私家藏書所以此普遍,固然與時代較近,文獻史料保存相對完整,梳理彙整容易有關。但也與當時人口穩定成長,造成科舉制度「僧多粥少」困境,士紳階級、官僚地主為求家族衍殖而逐漸形成的「科舉策略」,以及當時熱絡的商品經濟密不可分。

文人理想生活模式

公元一三六八年,明代開國以後,除了「靖難之變」期間,發生過短暫南北內戰之外,大體而言,四海昇平,尤其南方,百姓安居樂業,人口穩定成長。明朝初年為數僅三到六萬名的生員(即秀才,有資格參加國家任官資格考試,可以繼續往舉人、進士一路考上去的),到了十六世紀時,已經驟增為三十餘萬人,明末時更高達五十萬名。反觀之,科舉名額增加卻極其有限,這一結構變化,遂使得鄉試(考舉人)的錄取率,由早年的五十分之一,一下子降到三百~四百分之一。換句話說,有百分之六十到七十的秀才,終其一生都不可能更上一層樓了。

(《唐人寫經》內頁,(唐)佚名抄寫,唐中期寫本,黃麻紙,一卷,沈仲濤研易樓舊藏/新經典文化提供)

因為這一嚴峻的事實,鄉紳士族、官僚地主等主要科舉應考階層,遂琢磨發展出了一套策略:有錢的家族,往往循「納貢」或「例監」之途,也就是花錢買功名,讓子弟獲得「監生」(太學生)資格,以便直接參加鄉試,閃避競爭激烈的生員行列;另一辦法,則是家族子弟內部競爭,如果不是資質特別穎悟的,經過幾年考試落榜之後,往往被要求改行經商,以其經商所得,庇護栽培秀異的晚輩。所謂「非父兄先營事業於前,子弟即無由讀書以致身通顯」,指的就是這一種社會階層流通狀況:原本「士農工商」森嚴分明的中國社會,明代中葉以後,「士商」界線漸漸模糊,形成了所謂的「儒賈」(學文不成的商人)。千百年以來,「耕讀傳家」這一主流,竟有了分庭抗衡的力量了。

這一改變,表面上看起來,似乎不過就是社會力的變遷轉移。然而不然,「儒賈」登上歷史舞台之後,由於其教育背景,不但為商品經濟注入一股新活力,各種經營手法,推陳出新,因而有所謂「中國資本主義萌芽」的出現;更由於其文化素養,關懷所在,一旦經商致富,有錢又有閒了,很快便引領風騷,創造出了各種生活美學。舉凡今日我們所見的傳統風雅之事,從飲饌、品茶、花藝、盆栽、園林、戲曲、養生、旅遊、小說、文人畫、清供玩賞……等等,無一不是在這一時期,蓬勃發展起來,最後形成一種「文人理想生活模式」,一花一木一石一物,都可玩出花樣來。整體論述則可從萬曆文士文震亨《長物志》、高濂《遵生八箋》,清初李漁《閒情偶寄》等書窺見端倪。美國著名歷史學者史景遷(Jonathan D. Spence)曾接受記者訪問:最想生活在中國哪一個朝代?史答以:「明代晚期」,或與此一「文人理想生活模式」有關。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