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孫策專欄:為有源頭活水來

2017-04-03 06:30

? 人氣

行政院長林全出席前瞻基礎建設記者會,他花很長時間侃侃而談。趁隙喝口水。(陳明仁攝)

行政院長林全出席前瞻基礎建設記者會,他花很長時間侃侃而談。趁隙喝口水。(陳明仁攝)

政府將於全台六處開發再生水利用計畫,完工後可望每日增加28萬噸再生水,這是「前瞻計畫」中,水資源發展項下的一部份。整個水資源項目共訂定四十七項中長期政策,預計總投入兩千五百億元經費推動水環境建設,估計每日常態供水量可增加一百萬噸,每日備援供水量可增加兩百萬噸。

雖然這仍然是我最反對的「產業思考」,因為計畫說明稱:盼優先提供工業使用,節省水量則可提供一百廿萬民眾的每日用水——民生用水還是排在工業用水後面。然而,官員說了:政府的目標,還是讓工業用水都能以再生水替代,現在的工業用水量就可轉用於民生用水。所以,至少長遠來看是有助於台灣永續經營的。

20170323行政院長林全出席前瞻基礎建設記者會.他親率相關部會首長陪同與會.(左起)發言人徐國  勇.交通部長賀陳旦.政務委員張景森.政務委員吳宏謀.林全.國發會主委陳添枝.(陳明仁攝)
行政院長林全出席前瞻基礎建設記者會.他親率相關部會首長陪同與會.(左起)發言人徐國 勇.交通部長賀陳旦.政務委員張景森.政務委員吳宏謀.林全.國發會主委陳添枝.(陳明仁攝)

台灣因為地形狹長,而中央山脈很高,所以河流既短又急,降雨很快就進入海洋,因而降水量雖為全球平均的三倍,卻是全球第十八名缺水國家。但我們的降水量畢竟夠多,不比其他乾旱地帶,若能提高再生水的供應量,其實是最好的方法。

說到再生水,大家第一個念頭會是「乾淨嗎?」,甚至會聯想到「船難時無水尿也喝」,最極端的例子:東漢耿恭奉派駐紮西域,以疏勒城為大本營,匈奴人來攻擊,雍絕城外水源,城中鑿井,深及15丈仍不得水,將士「榨馬糞飲之」。但是,今天的再生水技術很進步,如果是以馬糞為原材料,再生的水不但可以生飲,馬糞的「乾貨」還可以直接當燃料。事實上,都市衛生下水道來的「原水」,比起馬糞,其「複雜度」高出不知多少,而人們一想到「那是衛生下水道來的」,自然起排斥之心。所以,將再生水全部用於工業用水是合理的。

前面耿恭故事還有後續。耿恭向天祝禱:「昔日貳師將軍『刺山出泉』,難道今日上天不佑?」整衣再拜,井居然出水了。這裡提到一個典故:貳師將軍指的是漢武帝時的貳師將軍李廣利,李廣利率軍進入沙漠,找不到水源,軍隊又渴又累。李廣利合掌對天發誓,拔出隨身佩劍刺向山石,只見泉水從岩石中流了出來。這道泉水成為後來出塞軍隊的重要補給點,後人稱之為「貳師泉」。神奇的傳說是,泉水居然會按照飲水人的數量而變化。

鳳山溪再生水廠模擬圖。(楊伯祿翻攝)
圖為鳳山溪再生水廠模擬圖。(楊伯祿翻攝)

這講到重點了:如果泉水「取之不盡,用之不竭」,人們就不會珍惜,而前文貳師泉所謂「剛好」,是怎樣的剛好?

套到今天台灣,其實用水不夠的一個主要原因是「水太便宜了」,於是問題乃變成「水價如何才是剛好?」此所以前文說「將工業用水與民生用水分開最合理」,除了人們對飲用再生水仍有心理排斥之外,再生水的成本比自來水高很多,讓工業承擔較高用水成本更符合「民生先於產業」的思考。

老天降水對台灣並不薄,可是台灣河流短促,不能「盡情利用」,開水庫又有破壞生態的顧慮,再生水其實是利用科技製造了一個「活水源頭」,台灣的水資源能夠活水長流,是永續經營的不二法門。關鍵只在一個觀念的改變:活水並不意味著「便宜」。

*作者為專欄作家。更多好文請看〈公孫策說不測風雲〉臉書紛絲專頁。

喜歡這篇文章嗎?

陳哲明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