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孫策專欄:修昔底德不是陷阱,是歷史家警惕後人

2020-03-25 06:50

? 人氣

美國海軍神盾艦發射攔截飛彈。(資料照,維基百科)

美國海軍神盾艦發射攔截飛彈。(資料照,維基百科)

新冠病毒全球大流行,美國和中國相互指責對方是「病源」。此時傳出美國海軍神盾艦在菲律賓海試射飛彈,不禁對最近幾年流行的名詞「修昔底德陷阱」突然警惕。因為,這跟修昔底德記錄的戰爭史有著好幾處相似情境。

修昔底德是《伯羅奔尼撒戰爭史》(以下簡稱《伯戰史》)的作者,那場戰爭是西元前五世紀希臘諸城邦發生的長達27年的「天下大戰」,戰爭雙方分別是斯巴達帶頭的伯羅奔尼撒同盟與雅典帶頭的提洛同盟,而修昔底德是色雷斯人,並且擔任提落同盟軍的高級將領,所以他對戰爭有著最貼近的感受。他在《伯戰史》中寫下:「使得戰爭無可避免的原因是雅典日益壯大的力量,還有這種力量在斯巴達造成的恐懼」,這個觀點被演繹為「一個新崛起的大國必然要挑戰現存大國,而現存大國也必然來回應這種威脅,這樣戰爭變得不可避免」,也就是所謂「修昔底德陷阱」。

對於「修昔底德陷阱」的討論/爭議很多,此處不贅述,本文重點在回到《伯戰史》記錄的史實來對照今天的情形,有哪些「巧合」?

雅典興起使得斯巴達感受威脅是實情,但兩個盟主的領袖其實都很睿智且克制,斯巴達國王阿希達穆斯二世呼籲人民和盟國理智,雅典的領導人伯里克里斯更是與斯巴達締結三十年合約的主導者。但是樹欲靜而風不止,雙方的加盟國之間摩擦時有所聞,因此不斷慫恿盟主向對方開戰。最先的導火線是兩大集團中間的一個城邦米加臘反覆投靠,引起了武裝衝突,斯巴達強大的陸軍攻進了雅典的領域,伯里克里斯做了守城準備,並以雅典優勢的海軍對斯巴達海港進行封鎖,希望斯巴達知難而退。

出乎預期之外的狀況是雅典城內發生了很嚴重的鼠疫,伯里克里斯病死,而雅典人堅信,居民突然大量暴斃,是斯巴達奸細在水井裡下毒所致,所以不做防疫工作,而更加強軍事行動。最終雅典城內軍民死亡人數達到四分之一,而雙方的仇恨從此無法化解。這一場戰爭打了27年,結果以雅典戰敗告終,民主體制在希臘就此消失,而斯巴達也元氣大傷,後來被馬其頓滅亡。

於是我們知道,兩個強權其實不會想要開戰,因為對方很強,所謂「不死也脫層皮」,他們會選擇如前述雅典和斯巴達那樣,簽30年和約並相互承認對方的勢力範圍,他們可以長期(最好是永久)享有盟主的利益。想要開戰的是加盟的小國,都希望老大打贏,自己能分一杯羹。最怕的則是反覆投靠兩邊的「盟友」,其實他們完全沒有(盟友該有的)誠信,且往往都是他們惹出是非,開啟戰端。

修昔底德記錄那場戰爭的始末,並提出「戰爭無可避免是由於一方產生的恐懼」,而非「一方壯大另一方必然回應」,易言之,能夠消弭疑慮和恐懼就能夠避免戰爭,加盟小國鼓動盟主開戰則是戰爭罪人。

兩強相爭、盟友鼓譟、瘟疫來襲、雙方互指病源,是我們眼前看到的狀況,怎不引人杞憂?更希望中華民國台灣不要扮演那個反覆於兩強之間的「米加臘」。

*作者為資深媒體人,專欄作家

喜歡這篇文章嗎?

陳哲明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