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國經濟專家警告「絕不能讓大蕭條重現」!經濟活動若長期停擺,任何救市計劃都無效

2020-03-25 13:30

? 人氣

(德國之聲)

(德國之聲)

德國Ifo經濟研究所所長菲斯特在接受德國之聲專訪時指出,冠狀病毒引發的經濟危機可造成數千億歐元的損失,並有可能導致上世紀三十年代世界經濟危機那樣的大蕭條。

德國之聲:為遏制冠狀病毒傳播,德國全面限制常態生活。我們會經歷2009年金融危機那樣的經濟崩盤嗎?

菲斯特(Clemens Fuest):我擔心,我們會有這樣的經歷,只不過,情況或許會更糟。因此,現在如何應對這一危機,非常重要。出於健康保護考慮,目前,有必要減少經濟活動。但我們同時必須研究,如何盡可能快地重新全面或至少部分重啟。因為,若不能使經濟穩定,社會將無法持續承受停擺。

德國之聲:這次經濟崩盤會是何種規模?

菲斯特:現在,若能迅速走出停擺,經濟崩盤的規模或許佔國內生產總值的5-6%;就是說,大概稍高於我們在金融危機高峰期曾有過的高度。然而,若停擺延長,比如3個月,或再有幾個月,直到我們重返正常水平,那樣的話,就會很快出現可高達20%的跌幅。這樣的跌幅,我們只在三十年代世界經濟危機時期經歷過。聯邦德國歷史上不曾有過;而這樣的局面至少會帶來經濟不穩定的風險。絕不能讓這樣的事情發生。

德國之聲:為防止出現這樣的局面,聯邦政府本周一(3月23日)出台了一個龐大的一攬子計劃,以幫助經濟和國民。這個一攬子計劃夠嗎?

菲斯特:是個好計劃,但不夠。問題在於,我們在某種程度上封凍經濟、減少生產,而公共資金根本無法予以彌補。救助計劃的意義僅在於,在這個封凍階段,使企業不倒閉,尤其是對小微企業以及個體戶提供幫助。但是,所有這些手段都無法改變這一事實:停產。我們在研究報告中給出的成本便是停產的成本。所以說,我們必須在不忽視戰疫的前提下實現走出停擺。這不容易,但我們現在必須擬就戰略。若延長停擺,政府的任何救助措施都幫不了我們。

德國之聲:相關戰略可以是怎樣的呢?

菲斯特:屬於此一戰略的可以是比如說,全體民眾戴口罩、全面檢測。公共場所消毒也是內容之一。某些東亞國家已給我們作出了表率。在日本、韓國,人們對口罩的使用遠多於我們。當然,大家都得有口罩,也就是說,眼下的焦點是,盡快使產業能生產出口罩。如果我們能實現全面戴口罩,很多瘟疫學家和醫生都說,我們便能比在不戴口罩的情況下更快全面恢復經濟活動。

德國之聲:要是有朝一日經濟重又全面恢復,是否就會出現巨大的後補效應,並構成強大的增長驅動力;或者,國家還需繼續採取措施,重振經濟?

菲斯特:那時,國家仍需繼續採取措施。雖然,肯定會出現後補效應,誰要是現在不買車,肯定會在將來某個時候買,但,我們有一個問題,即:可能會出現大量破產,那樣的話,將不僅不會有後補效應,而且還很可能是長期的傷害。政界目前致力於最小化或阻止產生這一長期傷害。也就是說,人們可以預期,這裡、那裡會有後補效應,但停擺時間越久,經濟復甦便越困難。

德國之聲:冠狀病毒疫情爆發前,氣候危機是個大題目。眼下,氣候正受惠於生產和交通活動減少。疫情之後會是何種情況?

菲斯特:現在的情況是,如果成為一個極深層的經濟危機,各種氣候政策考慮會暫時放在一邊。在金融危機時也是這樣的。氣候保護是一個中期的、全球的問題。我們此刻面對的卻是一種導致經濟出現短期不穩定的危機。此時,人們將暫時集中注意力於克服這個現時危機。氣候保護暫時往後靠靠。

菲斯特(Clemens Fuest)是慕尼黑路德維希-馬克西米利安大學國民經濟學教授、聯邦經濟部科學委員會成員。菲斯特從2016年4月1日起擔任慕尼黑Ifo研究所所長。此前,他是曼海姆歐洲經濟研究中心(ZEW)主任。

德國之聲致力於為您提供客觀中立的新聞報道,以及展現多種角度的評論分析。文中評論及分析僅代表作者或專家個人立場。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