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評:見證台灣民主歷程,郝柏村值得總統褒揚令

2020-03-31 07:20

? 人氣

前行政院長郝柏村一百零一嵩壽辭世。(資料照,蘇仲泓攝)

前行政院長郝柏村一百零一嵩壽辭世。(資料照,蘇仲泓攝)

前行政院長郝柏村嵩壽辭世,做為民主時代最後一位「卸甲的軍事強人」,見證兩岸百年跌宕,一生有為有守,不貪不取,做為軍人,他十七歲從軍,親歷八二三砲戰,以紮紮實實的軍功墊起他肩上的將星;做為文職最高行政首長,他堅守民主原則,面對異議杯葛,不卑不亢;做為心繫兩岸的退休老人,他絲毫不受彼岸統戰誘惑,放下槍桿拿起筆桿,為中華民國抗日之功留下歷史紀錄。

台灣政壇為郝柏村銘刻的「政治印記」,是當年前總統李登輝提名他為行政院長,掀起的「反軍人干政」風潮,民進黨發起街頭遊行,《首都早報》史無前例刊出一字社論「幹!」《自立晚報》跟進兩字社論「無言」,就當時的社會氛圍而言,確實難以接受軍人閣揆,尤其是一位曾經在職八年的前參謀總長;他並不是第一位參謀總長出任閣揆之人,前一位是陳誠,但兩人相隔三十多年,政治與社會情境大不相同。

就政治現實而言,蔣經國辭世,他以總長身份發表電視談話穩定軍民之心,就已經化解了「軍事政變」的可能性,雖然此舉亦屬史無前例;如果他仍在壯年,容或猶有疑慮,但當年已逾七旬的「老將」,民進黨對他可能「軍人干政」,只能說是多慮,但不論是多慮或疑慮,他並未迴避輿論的嚴厲批評,毅然退役,卸除原本終身的軍職,這也創下前例,後繼者只能跟隨之,比方民進黨二千年執政後,前總統陳水扁起用唐飛,郝規唐隨,唐飛也得辭卸軍職。與其說是「軍人干政」,毋寧是李登輝杯酒釋兵權,以郝柏村(軍)制衡李煥(黨),文、武兩大芒刺,一舉拔除,黨政軍權從此一手掌握。

90年代郝柏村(左二)任行政院長時期參加元旦總統府前升旗典禮、右三為當時的總統李登輝。(新新聞資料照)
90年代郝柏村(左二)任行政院長時期參加元旦總統府前升旗典禮、右三為當時的總統李登輝。(新新聞資料照)

然而,二年八個月的行政院長任內,他和李登輝最大的衝突還是軍事,包括他在行政院召開軍事會議,儘管他辯解會議屬「軍政」範圍之內,顯然不為總統府接受,從此確定行政院長不論與軍方有多深的淵源,就是不能開軍事會議;比方說他反對蔣仲苓晉升一級上將案,第一次他找了彭孟緝、黃杰、薛岳等戰略顧問「協同杯葛」,拒絕副署,蔣仲苓自己打圓場,人事案無疾而終;第二次,李登輝再提晉升案,郝柏村依然堅不副署,甚至遞上辭呈,李登輝收回人事令,蔣仲苓如其退役,肆後轉了一圈再出任國防部長,不過,此案也為李登輝修憲埋下伏筆,因為立委行使閣揆同意權竟開口要錢,李登輝修憲廢了立法院對行政院長的同意權,蔣仲苓案則讓李登輝心一橫,廢了行政院長的副署權,所謂「雙首長制」的憲法增修條文,至此向內閣制傾斜的機率大幅降低。

除此之外,政務推動上,基本符合李登輝的評價:「他是能做事的人。」他強烈關注治安,抓了好幾個槍擊要犯;配合民間呼聲,修廢刑法一百條,對前政治犯李敖、柏楊等,他代表政府當面致歉,對二二八悲劇在立法院公開直言,政府難辭其咎;推動「六年國建」,這大概也是中華民國政府最後一個還能執行的國家重大建設計畫,儘管核四來來回回迄爭議迄今;備受肯定的全民健保,大家只記得是連戰在行政院長任內推動,事實上,一九九二年,郝柏村即「指示」全民健保提前實施。

但毫無疑問,在統獨立場上,他與李登輝「政見之爭如寇讎」,一九九二年底立法委員全面改選,李登輝要建立行政院向立法院負責的「慣例」,更迭閣揆,他却堅持「以黨領政」必須國民黨中常會通過才辭職,結果在隔年初的國民大會閉幕式上,包括國民黨(本土派)在內的朝野國代高呼「郝柏村下台」,他高聲對嗆「中華民國萬歲,消滅台獨」後,宣布辭職。一年半後,他與前司法院長林洋港以無黨籍身份,搭檔競選正副總統,以一成五得票率落選。

郝柏村在蘆溝橋。(中新網)
郝柏村在蘆溝橋。(中新網)

退休後的郝柏村,著書立作,多次重遊大陸,曾回江蘇老家掃墓,多次親遊抗戰舊地,沒有一次接受官方招待,始終如一地對中共的抗日宣傳耿耿於懷;二0一四年,在參訪蘆溝橋紀念館時大聲強調,「對日抗戰是蔣委員長領導這點歷史不容抹滅」,更質問館內嚮導人員「共赴國難宣言在哪裡?」二0一五年接受BBC專訪時強調,「中國大陸官方在抗戰宣傳上,把國民黨和共產黨相提並論,同稱為抗戰的『中流砥柱』是不公道的說法」、「八年抗戰是蔣委員長一人領導,沒有第二個人」,對少數退將出席抗戰紀念閱兵,更是不以為然,連投書聯合報,一句「兩岸關係的框架,其實在一九七二年,由美國和中共兩個強權所決定的」,上刊時被改成「由中美兩個強權決定」,他都要去函強調:「本人一生都在保衛中華民國,從未視中共為中國,耿耿此心,敬請明鑒。

他一生忠誠於中華民國,儘管他堅定守護的中華民國,可能和李登輝或民進黨心目中的中華民國,有若干定義上的差距,就像他的中國絕對不是中共,對兩岸的走向亦顯然不同(他的主張是棄獨不武緩統),但他所作所為無不符合民主體制,包括參選;人在大陸他從不開口批評政敵李登輝,回到台灣在機場碰到嗆聲民眾,他一往無悔:「我郝某人,一生一世就是中國人,我回家去探望桑梓故土,這是我,一個中國人最基本的自由與權利」。

人生已滿百,他的中華民國還在台灣,對他或許不無遺憾,但是,他親歷在台灣的中華民國,民主蓬勃,政見之爭只需拚選舉,不必搏命,雖然常不如他的意,却遠遠超越彼岸,沒有人能說他不愛台灣,對十七歲從軍衛國,大半輩子反共的郝柏村而言,值了!

本篇文章共 7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420

喜歡這篇文章嗎?

主筆室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