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典蓉專欄:蘇貞昌的問題在於不夠壞

2020-04-02 06:20

? 人氣

近來民氣相當高的行政院長蘇貞昌,卻要面臨黨內不同派系的反彈。 (資料照片,蔡親傑攝)

近來民氣相當高的行政院長蘇貞昌,卻要面臨黨內不同派系的反彈。 (資料照片,蔡親傑攝)

蘇貞昌曾說過:人生的劇本早已寫好只是不能偷看,因此他大概沒有想到,在九合一大敗後,還能像他心目中的英雄典範邱吉爾一樣、人生再創高峰,不但有機會續任行政院長,而且民調飆高,直逼總統和陳時中;尤其,上周蘇貞昌怒飆內政部長徐國勇後,蔡英文4月1日的記者會卻公開高度肯定執政團隊,跡象顯示,蘇貞昌此時此刻的地位不易撼動。

但是政治上的高峰常常稍縱即逝,歷任黨政要津的蘇貞昌應該了解,政治生命不是靠高民調維繫的;以他多年的從政經驗更可以冷暖自知,政壇上真正的敵人,通常不是表面上砍殺得刀光劍影的在野黨,而是來自己方陣營的冷酷暗算。

果然,蘇貞昌就任行政院長以來、「一支掃帚」等勁爆爭議言行不少,但真正引發政治風暴的只有最近兩次,一次是新系要角段宜康忽然在臉書不點名的狠批:「當你以為聲望高到可以不講是非,當你以為權力大到可以為所欲為,當你忘了這個位子也是別人給的,我們就等著你來道別。」另一次則是徐國勇未先告知就以偽造文書罪函送警政署長。

新潮流和蘇貞昌長年是合作夥伴,向來以「新蘇連」名義在黨內選舉聯合換票運作,這一次禍起蕭牆,綠營圈內人都知道引爆風暴的是,蘇貞昌一口氣撤換桃勤郭榮宗、華儲陳宗義二位新系桃園市長鄭文燦的人馬,蘇貞昌還挑明的說希望破除人事酬庸,遇到反彈還不假辭色的批評,桃勤公司內部管理亂成一團,換人只是剛好而已。

人事酬庸是民之所惡,蘇貞昌是真心要大刀闊斧改革踩到黨內既得利益痛腳?如果就蘇貞昌過去的行事風格,也不妨給他「The benefit of the doubt」(姑且信他一次);畢竟,曾在風聲鶴唳的年代去為美麗島事件受刑人辯護者,不可能只是圖個人之利,畢竟,蘇貞昌是少數在政壇打滾多年仍得到正面評價的人物,獨派大老吳澧培以自己數度打交道的經驗,形容蘇貞昌是「樸實剛直」,「不貪污、夠清廉」。蘇貞昌若真如吳澧培所形容的,他碰到民進黨還能有多大的空間?

前總統陳水扁與蘇貞昌也歷經恩怨情仇,他對蘇的評價是「霸性、悍性夠,但賭性不足,一定要精打細算到穩贏不輸」;諷刺的是,蘇貞昌人生面臨大賭注正是扁案時刻,當時發起倒扁的紅衫軍及黨內的改革派,對蘇貞昌高度期待,希望他能領導15位民進黨立委奧援,讓立法院通過罷免陳水扁案,交付人民公決,蘇貞昌的猶疑及挺扁派精心操作民粹下,陳水扁穩住陣腳,但最後也造成民進黨的大敗及蔡英文的崛起,這一頁歷史的轉折真如蘇貞昌所說,「不能事先偷看」。

蘇貞昌不僅在倒扁挺扁無法掌握機先,在黨內也必須向派系低頭,不論是個人風格還是不想養派系,蘇系一直是以最內圍的子弟兵為主,但他仍必須和新潮流系合作,無法超脫派系,不僅於此,新蘇連陣營常常串連的是陽信集團的綠色友誼連線,這三大集團結合,黨內選舉就可穩操勝,但金權結合的聯想就揮之不去。

民進黨第一派系新潮流當年效法列寧的先鋒隊組織,確實是戒嚴時期的利器,但解嚴後、民進黨合法化後,派系逐步進階成為既得利益集團,黨內其他人紛紛效尤,除了新潮流堅韌不倒外,其他派系分分合合、起起落落,唯一不變的是,派系成了民進黨的「既成現實」、黨的最核心組織單位;民進黨一直是透過派系運作,未執政時頂多在黨職搞恐怖平衡,接下來不分區立委也必須派系平衡,等到執政後,從內閣到國營事業、行政立法之間,全部都成了派系囊中物,好聽是派系平衡,難聽的則是我門耳熟能詳的派系分贓,這正是蘇貞昌所處的風暴核心。

不同於過去是民進黨層級的惡鬥,民進黨執政後這場大鬥讓民眾驚覺,該黨已將黨內的派系地圖滿滿的套在全國版圖上,現在不只公營事業、一般的公務機構,連必須嚴守中立的警察人事也都歸派系管轄;另一個早已發生的現象是,民進黨的派系結構正像多數的政治現象,有向下惡化競逐的趨勢,例如,民進黨當年推動黨政軍退出媒體,現在海派竟然反過來從媒體跨足派系再進軍國家名器。當派系進行武器競賽,媒體反過來成了現成的工具。

蘇貞昌一方面必須看盟友新潮流的眼色,另一方面則面對黨內敵對派系-海派的挑戰,蘇貞昌也許不想同流合污,但他面對的是銅牆鐵壁般的派系牢籠,再加上自己也有子弟兵位居公營肥缺;只是偶發的「剛直」、有限度的改革,蘇貞昌最後真能破除人事酬庸這個小小目標?令人不敢樂觀!

本篇文章共 2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295

喜歡這篇文章嗎?

吳典蓉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