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淑娟專欄:誰殺了台南後壁的玉米?

2020-04-07 06:30

? 人氣

台南後壁一處玉米田被倒入不銹鋼爐碴,導致有的土壤光禿禿長不出玉米,有的玉米生長不良,快篩結果鉻含量最高已達2000ppm。(圖/台南社大提供)

台南後壁一處玉米田被倒入不銹鋼爐碴,導致有的土壤光禿禿長不出玉米,有的玉米生長不良,快篩結果鉻含量最高已達2000ppm。(圖/台南社大提供)

台南社大去年在後壁空拍時,發現一處玉米田有些區域的土壤已變成灰白色,有的甚至光禿禿長不出玉米,由於他們關注爐碴廢棄事件已經很多年,一看就知道土壤已被混入不銹鋼爐碴。在現場快篩土壤重金屬含量,發現鉻愈高的地方玉米株長得愈差,其中長不出玉米的地方,鉻含量更高達2000ppm。

事後台南市環保局也證實農地已被混入不銹鋼爐碴,但只「認同」應該清除、卻不行動。而且還做了檢測,把本來已經混在一起的土壤跟爐碴分開,分別用測土壤以及測有害事業廢棄物的方法各測各的。

結果土壤重金屬含量低於監測標準,爐碴用TCLP(毒性特性溶出程序)判定非屬有害事業廢棄物,玉米檢測也符合食用標準,於是宣布農民可以正常採取,一切彷彿沒事,但這塊農地真的沒有問題嗎?

爐碴倒在農地,馬上可依廢清法要求清除

簡單講,台南市的檢測結果是要告訴大家,雖然農地被回填不銹鋼爐碴,但爐碴不是有害事業廢棄物,不會汙染農地跟玉米。至於要不要把不銹鋼爐碴清走,請檢方調查之後再說,如果回填爐碴屬實,再依區域計畫法要求農地恢復原狀。

這真是標準的不負責任說法,爐碴有沒有回填一看便知,何需等檢方調查?其實這件事很清楚,不銹鋼爐碴是電弧爐煉鋼後產生的事業廢棄物,可以申請再利用,但只限用於水泥原料及水泥製品原料,禁止回填農地。

而事實擺在眼前,現在這些爐碴被回填到農地,不必檢測有害無害,就可以依廢棄物清理法要求業者清除,不必等檢方、也不必動用區域計畫法。

此外,如果照台南市政府這種檢測邏輯,以後農地被混入什麼廢棄物,土壤都不會超過標準,因為可以把土壤跟爐碴分開各測各的。再來只檢測正常生長的玉米指符合食用標準,卻真正要追查的,是那些長不出玉米的土壤出了什麼事。

台南後壁一處玉米田被倒入不銹鋼爐碴,導致有的土壤光禿禿長不出玉米,有的玉米生長不良,快篩結果鉻含量最高已達2000ppm。(圖/台南社大提供)
台南後壁一處玉米田被倒入不銹鋼爐碴,導致有的土壤光禿禿長不出玉米,有的玉米生長不良,快篩結果鉻含量最高已達2000ppm。(圖/台南社大提供)

把土壤跟爐碴分開檢測,是在掩蓋真相

一旦土壤重金屬超過監測或管制標準,就要被公告為控制或汙染場址,通常在判定土壤是否被汙染,依目的不同有兩種方法,一種是為了建立土壤的背景值,在一塊土地的不同地區採樣,混合攪拌後得到這塊地的平均重金屬濃度。

另一種是已經看到一塊地的某個區域已被汙染,就不要用平均採樣法,而是直接採汙染的部分檢測。然而,近年來農地被回填廢棄物的情況愈來愈多,為了釐清行政責任(廢棄物管理、土壤汙染整治、事業廢棄物再利用分屬不同單位管理),環保署就發展出「土壤及廢棄物各測各的」這種檢測法。

但行政責任的劃分並不能掩蓋土壤跟爐碴已經混在一起的事實,檢測土壤是否已被汙染,當然要把混在一起的土壤及爐碴一起測,而不是分開各測各的,因為他們實質上就是混在一起,一如台南社大黃煥彰老師說的「傻傻分不清」。

而且,土壤及地下水汙染整治法對土壤汙染的定義是:「指土壤因物質、生物或能量之介入,致變更品質,有影響其正常用途或危害國民健康及生活環境之虞。」這塊土壤事實上已被物質(爐碴)介入,品質也已被變更。

農地汙染已嚴重,要嚴懲廢棄物非法回填

而這些已經傻傻分不清的土壤及爐碴,事實上也已造成玉米生長的問題,就像台南社大檢測的,愈是玉米長得不好、甚至長不出來的土壤,鉻含量愈高,早就不是台南市環保局所稱的「原生土壤」了。

如今農地受重金屬、廢水汙染已經很嚴重,再開放農地非法工廠合法化之後,未來一定會更加嚴重。加上事業廢棄物回填農地的事件一再發生,農地上先埋廢棄物,再覆蓋土壤種植,政府無法管控廢棄物流向,又不積極做末端稽查,民間檢舉後還找各種理由不清除,並不是負責任的做法。

而如果這種處理方式變成慣例,很難想像未來台灣的農地會變成什麼樣子。難怪黃煥彰要說,台南市這種做法「真是非常邪惡的示範」。

*作者為獨立記者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