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投書:究竟是酒店小姐有難言之隱,還是陳時中有口難言

2020-04-14 05:30

? 人氣

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指揮官陳時中(見圖)稱案379有難言之隱,筆者以為此說法難以信服。(資料照,指揮中心提供)

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指揮官陳時中(見圖)稱案379有難言之隱,筆者以為此說法難以信服。(資料照,指揮中心提供)

「新冠肺炎」肆虐全球,台灣正在自豪防疫工作獲得世界矚目時,案379讓整個防疫工作蒙上陰影。案379原本告訴疫調人員的情況,就是一個普通家庭主婦,交往單純。但經疫調人員追查之下,赫然發現原來她是酒店公關,防疫團隊才驚覺夜生活的場所,竟是台灣防疫的大漏洞。這位花名「潔西」的小姐,做到了歷任警政署長做不到的事,全台酒店立即歇業。

然則,鐵漢部長陳時中對案379似乎有口難言,僅說是有「難言之隱」。究竟有何難言之隱?從目前已知情況研判,恐怕難言之隱是出在尋芳客身上,而非酒店小姐。莫非酒客之中有當朝金主,或是權貴顯要?才使得「錚錚鐵漢化作繞指柔」?

就在陳部長說出案379有難言之隱後,社交群組立刻流傳案379的照片,酒店消費的帳單,酒店同事的群組對話等。由此可知,這位小姐已經攤在陽光下了,完全沒有保密的必要,為何陳部長還有難言之隱呢?從該酒店群組對話及消費帳單可見,和潔西小姐同包廂的共有六位酒客,而進進出出的小姐至少高達七人,連酒店幹部,端酒送水的少爺,估計一間包廂就可能接觸近20人。而她一周上班三天,每天可能坐檯好幾桌,為何只需匡列71人?是否有避重就輕、抓小放大之嫌?恐怕不是陳部長一句「難言之隱」就能帶過。

台中金錢豹、酒店、夜店、夜生活。(閻紀宇攝)
酒店等聲色場所由於處在室內密閉空間,未配戴口罩及保持社交距離,接觸人群複雜,恐成為防疫漏洞。(資料照,閻紀宇攝)

再從流傳出來的酒店消費帳單高達74900元,由此研判上該酒店消費的酒客財力雄厚,絕非一般升斗小民負擔的起,相信其中有政商名流出現的機率恐怕不小。過去劉泰英在酒廊打坐修佛,新潮流大老吳乃仁與立委許智傑上酒店和「人間胸器」暢談「宇宙大爆炸」,都是人盡皆知的事。而這家酒店更是名流大亨喜愛光顧的場所,是否因為在疫調中出現某位政商名流的名字,而讓陳部長出現難言之隱呢?

此次疫情全球大爆發的主因,源自中共隱匿資訊,而WHO秘書長譚德賽甘為中共馬前卒,為其擦脂抹粉,導致全球160萬人確診則是幫兇。陳時中部長為防疫付出的辛勞有目共睹,但若為了案379所謂的難言之隱,而使防疫工作功虧一簣,抗疫英雄的美名必將毀於一旦。因此筆者建議陳部長拿出勇氣,該公布就公布,千萬不要因為「隱匿」,而造成災難。尤其是為了色慾薰心的政商名流隱匿,更不值得。

「防疫視同作戰」,不該遇上特殊人物就轉彎。筆者難以相信陳部長是為了一位酒店小姐的難言之隱,而有口難言。特別是當照片、帳單、群組對話都已經在社交軟體傳遍了的時候。尤其不要刻意營造其有苦衷,以博得社會同情,轉移焦點。台灣的媒體已經太煽情了,被車撞死的都是孝子,賣身下海的都是孝女,好像在台灣「孝順」的人都該擁有悲劇般的人生一樣。媒體已經到處灑狗血了,政府機構若還帶頭操作,是不是要搞得社會大眾慷慨解囊「搶救潔西小姐」才行?並非筆者沒有惻隱之心,而是我們需要知道「實情」,而不是「劇情」。

*作者為自由業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