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肺炎副作用:產業鏈邁向「去中國化」、「去全球化」?

2020-04-14 17:30

? 人氣

新冠肺炎疫情衝擊全球產業鏈(資料照,AP)

新冠肺炎疫情衝擊全球產業鏈(資料照,AP)

新冠肺炎疫情衝擊下,高度全球化的產業鏈顯得脆弱不堪。但這場疫情對於全球產業鏈布局的實際影響目前尚無定論。

一方面,以全球汽車產業為例,武漢「封城」兩周後,現代汽車在韓國的工廠停工。原因主要是青島一家零部件供應商由於春節後復工人數不到15%,隔海相望的韓國車廠無奈停產。

有專家據此向BBC中文表示,疫情帶來的痛感,會使企業未來把部分產能遷出中國,分散風險。

中國武漢肺炎疫情爆發,重創全球汽車業(AP)
中國武漢肺炎疫情爆發,重創全球汽車業(AP)

也有專家稱,圍繞中國的產業鏈是幾十年來有機生長的結果,想要調整「既痛苦又耗時」,非幾年內能辦到。

新冠疫情在全球爆發後,產業鏈風險罕見地出現「無法分散」的困境,這是全球化過程中尚未遇到過的。後疫情時代,企業家們將不得不思考,全球產業鏈將如何變化,而自己如何在這種變化中生存?

「移出中國」可行嗎?

「一個組件的生產受到衝擊,整條鏈上的產出都會受到影響。」香港中文大學商學院助理教授吳靖表示,相比於工業化早期,如今全球產品供應鏈日趨複雜化、網絡化,似乎反而導致對風險的抵抗能力降低。

脆弱與複雜性,換來的是生產率和經濟效益。

不同經濟體在生產銷售等環節的比較優勢不同,以iPhone為例,螢幕、鏡頭的供應商在韓國、日本,組裝在中國,股票上市在美國,在全球各地銷售,產業鏈上各個國家以及背後的資本都因此獲益。

江西省南昌縣的歐菲光工廠遭揭露壓榨維吾爾工人,歐菲光是全球觸控模組重要供應商,蘋果是其主要客戶。(AP)
江西省南昌縣的歐菲光工廠遭揭露壓榨維吾爾工人,歐菲光是全球觸控模組重要供應商,蘋果是其主要客戶。(AP)

而中國成為世界工廠,原因正在於中國的綜合成本低。吳靖表示,「國家產能是否充足?受過訓練的勞動力是否充足?政府的補貼如何?交通運輸如何?這些方面都需要計算成本。」

疫情爆發後,成本不再是企業唯一的考量,產能集中在中國的風險逐步展露——交通阻斷,工人無法返工,大量工廠被迫停工。

「供應鏈穩定是業務穩定的前提,但是絶對的穩定只是一個夢。」香港科技大學商學院市場營銷與供應鏈管理研究中心主任張洪濤教授表示,當把所有雞蛋放入一個區域或國家籃子時,無論籃子看起來多麼安全,它被打翻是早晚的事。

跨國企業因此必須在成本和風險之間尋找平衡。

張洪濤和吳靖都認為,在疫情過後,企業會出於分散風險的考慮,把部分產能遷出中國。

雖然中國陸續解封復工,但北京的民眾依舊口罩戴好戴滿,絲毫不敢大意。(美聯社)
雖然中國陸續解封復工,但北京的民眾依舊口罩戴好戴滿,絲毫不敢大意。(美聯社)

「至少會將重新組織產業鏈來構建多元化的供應來源,擺上議事日程。」張洪濤認為。

但「將產業鏈大部分移出中國既痛苦又耗時」。張洪濤解釋,中國成為世界工廠並不是任何人的明智計劃,或者哪個遠見卓識領導人的政策使然,而是幾十年來有機增長的結果,這意味著產業鏈上中國之外的部分,已經圍繞中國工廠充分優化,以獲取更高利潤。

「製造業轉移到中國花了幾十年的時間。要離開它,也非短短幾年時間可以辦到。」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