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莫斯科跑單幫的中國商人,為何讓黑龍江邊境成了全中國的防疫前線?

2020-04-14 19:40

? 人氣

(BBC中文網)

(BBC中文網)

俄羅斯的疫情在過去數日快速惡化,累計確診病例超過18000例。

俄羅斯的新冠肺炎疫情在過去數日快速惡化,從俄入境中國被檢測出新冠病毒的病例數已超過500例,這使其成為如今中國「境外輸入」病例最主要的來源地。

這些感染者主要是中國在俄羅斯經商的商戶,他們在過去幾日大量從中國東北的綏芬河陸路口岸進入中國,還有一些人在乘飛機飛往上海後確診。

莫斯科當地的華商對BBC說,很多中國商戶聚集居住在當地兩個主要市場的旅館內,一個房間甚至會住七到八個人,這引發了疫情在這個群體間的快速流行。

由於來自俄羅斯病例的急速增加,只有8萬人口的中國東北邊境小城綏芬河正面臨著巨大壓力。當地已宣佈全市進行封閉式管理,中國當局已派出外地醫務人員前往支援。

「輸入型病例」最大來源地

據中國官方媒體報道,在周一(4月13日),中國全國新報告了89例確診病例,而其中的79例都位於黑龍江省,他們均「從俄羅斯輸入」。

BBC根據中國官方數據統計發現,截至4月14日,由俄羅斯輸入中國的確診病例已增加至510人,這幾乎是中國全部境外輸入病例1464例的三分之一。

.
 

在俄羅斯之後,英國和美國是中國「境外輸入」病例的第二和第三大來源地,分別有296人和159人在前往中國後確診。

中國當局稱,相當數量的病例是從俄羅斯莫斯科飛往該國遠東最大城市符拉迪沃斯托克(海參崴,Vladivostok),再乘坐大巴進入黑龍江後確診。黑龍江省位於中國最北端,當地的綏芬河口岸與俄羅斯的濱海邊疆區直接接壤,距離符拉迪沃斯托克僅200公里。

除了經由陸路的輸入病例,很多來自俄羅斯的確診病例也在飛機上被發現。其中,一架從莫斯科飛往上海的俄航SU208航班的204名乘客中,就有至少60人在4月10日抵達上海後被確診。

.
 

據中國媒體援引一名乘坐該航班的旅客稱,該旅客在乘機前便發現有同機乘客出現咳嗽症狀,下飛機4小時後得知有乘客檢測出核酸陽性。這些人目前正在上海接受隔離檢疫。

目前,中國和俄羅斯之間的航班已被削減到每周一班。中國還宣佈臨時關閉中俄之間所有的陸路邊境口岸。中國駐俄領事館多次警告稱,從綏芬河回國的路線「存在巨大感染風險」,希望中國公民切勿嘗試。

莫斯科華商大量感染

據中國多個省市的衛健委確認,這些從俄羅斯前往中國的旅客均是中國公民,他們絶大多數都是在俄羅斯經商的個體商戶。

王先生是一名在莫斯科從事進出口貿易近20年的華人商人,他對BBC說,大部分被確診感染的華商,都來自於莫斯科被當地人稱為薩達沃(Sadovod)和柳布利諾(Lyublino)的兩個大市場,他們在這裏從事小商品的批發生意。

在俄羅斯經商和求學的中國公民有數十萬之多。中國官方稱,目前綏芬河的確診病例大多為在俄經商的個體商戶。
在俄羅斯經商和求學的中國公民有數十萬之多。中國官方稱,目前綏芬河的確診病例大多為在俄經商的個體商戶。

「市場裏面會有來自俄羅斯其他州的採購商來採購貨物,所以人員流動量非常大,"王先生說。"而且因為每天早上5點就要開門,為了早起方便,大多數人都住在市場裏的幾個賓館或附近的民宅裏。」

在王先生看來,這正是這些華人商戶被大量感染的原因。「這些市場裏的賓館一層就有幾十個房間,每個房間甚至會住七到八個人,他們3月底不營業後,就會擠在房間裏聚餐、打麻將……一個人中標,一層就全軍覆沒,」他說。

另一名在柳布利諾大市場做生意的中國商人石頭(化名)也證實了這個說法,他對中國媒體「澎湃新聞」說,武漢出現疫情的時候,他在吉林老家過春節,因為離武漢遠,僅有「遙遠的恐慌」。現在回到莫斯科,看到身邊認識的朋友、同行一個個回到綏芬河並被確診了,他和妻子陷入了恐慌。

「感覺病毒就在身邊,像枕邊放了炸彈,」他說。

薩達沃和柳布利諾市場位於莫斯科東南郊,在2009年俄羅斯當局關閉了華商在莫斯科最初的聚集地切爾基佐夫斯基大市場(Cherkizovsky Market)後,大量的華商逐漸聚集到這裏,粗略估計每個市場都有近萬人的規模。為了防止疫情傳播,俄羅斯當局已在3月底臨時關閉了這兩個市場。

莫斯科的薩達沃市場有大量華人聚集,當局目前已經關閉該市場。
莫斯科的薩達沃市場有大量華人聚集,當局目前已經關閉該市場。

市場內的配套設施一應俱全,有賓館、理髮店、餐館、換匯點等,宛如一個自給自足的「城中城」,很多商鋪的經營者吃住都在市場內。它的封閉性和人員聚集密度,讓大市場在面對疫情時非常脆弱。

「華人是成批而來的,所以有些人是走在灰色地帶,沒有醫療保險。再加上大家基本上都是45歲以上,語言也不好,感到不舒服也很難去醫院交流,所以很多人只能回國,」王先生對BBC說。

邊境小城成抗疫前線

在過去一周多的時間裏,隨著大量華人從俄羅斯回國,黑龍江綏芬河的確診人數已超過100人,這座人口不過8萬人的小城面臨巨大防疫壓力。

有當地人對BBC說,為了躲避疫情,很多綏芬河市民已紛紛前往外地。當局則召集了近300人,在綏芬河日以繼夜改建大型的「方艙醫院」收治病患。

Guard at the Russian border
綏芬河位於中國東北部的黑龍江省,總人口不到8萬人。

據中國官方媒體上周三報道,位於黑龍江省中俄邊境附近的綏芬河市所有小區,自當日6時起實行封閉管理。當局要求地方「嚴守小區大門、樓道單元門和居民家門」。

綏芬河的突然封城並未讓外界感到太多意外,這座緊挨著俄羅斯的小城在過去一周成為了中國境外輸入病例增長最快的地區。據黑龍江省衛健委周四通報,該省僅在前一天就新增了40例輸入型確診病例和23例無症狀感染者,他們均從綏芬河口岸入境。

官方數據顯示,這些從俄羅斯前往中國的旅客,均為中國公民。由於綏芬河口岸是當時中俄唯一仍然開放的陸路口岸,這些確診病例均是乘坐飛機由莫斯科到達符拉迪沃斯托克,再乘車抵達綏芬河。

這樣的輸入型病例自4月1日以來,幾乎每日都在遞增。在4月5日,綏芬河新增20例確診病例,超過了全中國當天新增的38宗境外輸入病例的一半,讓這個本來人煙稀少地區的居民感到緊張。

「我們當然很害怕。現在不出門,很多人已經離開這兒了,」一名在綏芬河開麵包店的女老闆對BBC說。「但我們走不了,因為有店面要照顧。」

一名當地餐館的值班人員對BBC說,現在通常是他們的旺季,通常每天都能有近千名顧客,但在兩天前,他們被告知要立即停業,目前不知道何時可以重新開放。

不過,這名值班人員表示,由於當地已經實施了封閉小區等嚴格的舉措,他「感到很有安全感」,並相信政府最終能妥善應對疫情。

This picture from 2005 showed the extent of Russian timber exports passing through Suifenhe railway station
俄羅斯出口中國的木材通過綏芬河火車站(2005年資料照片)

上傳至社交媒體的畫面顯示,在大雪中,有大批警察和身穿白色防護服的醫務人員在口岸附近戒備。當局稱,目前已調派近141名專業人員從全省其他地區前往支援。

此外,當地還從4月6日起,在一座13層辦公樓的基礎上改建「方艙醫院」,預計在周六(4月11日)完工並投入使用,其中3至11層用於收治患者,預計可提供600餘張牀位。

俄羅斯疫情嚴峻

據俄羅斯周一(4月13日)公布的官方數據,在過去24小時,俄羅斯新增確診病例2,558例,創下了該國新冠疫情爆發以來的新高。目前,俄羅斯累計確診病例達18,328例,分佈在俄羅斯82個地區,其中有148人死亡,他們中的大部分都在首都莫斯科。

由於中俄兩國緊密的關係,除了在俄羅斯經商的華人,還有很多留學生。隨著回國渠道大幅減少,更多的留學生選擇留在當地。

「俄羅斯的疫情越發嚴重,說不擔心是假的」,中國學生李伊凌對BBC說。她在俄羅斯莫斯科國立大學就讀研究生。李伊凌說,由於有很多來自歐洲的旅客在莫斯科中轉,她認為長途飛行的感染風險更加巨大,加上她養了三隻寵物貓狗不便帶上飛機,讓她決定在莫斯科居家隔離。

薩達沃市場位於俄羅斯莫斯科的東南郊。
薩達沃市場位於俄羅斯莫斯科的東南郊。

「現在有中國商人無接觸配送新鮮果蔬菜肉,所以生活方面還過得去,」她說道。

「在俄華人,都幾乎是完全居家隔離,但是大街上不戴口罩散步遛狗閒逛的人太多了,感覺他們還沒有意識到疫情的嚴重,」她補充道。

在歐洲疫情爆發初期,俄羅斯一度保持著較慢的數字增長。在3月19日,俄羅斯才匯報該國首個死亡病例,當時,俄羅斯公布的全國累計確診人數還不到200人。

但莫斯科市長謝爾蓋.索比亞寧(Sergey Sobyanin)在3月24日公開警告普京說,俄羅斯的實際病患人數比官方數字「大得多」。他說,因為許多從歐洲重災區國家返回的人沒有經過檢測。

在三月底,莫斯科接收新冠肺炎患者的一家定點醫院負責人丹尼斯.普羅佐科(Denis Protsenko)也確診感染了新冠病毒,而他在一周前剛與普京見面並握手。

俄羅斯聯邦生物醫學署長維羅妮卡.斯科沃爾佐娃(Veronika Skvortsova)上周二表示,俄羅斯新冠肺炎疫情將在未來10至14天內迎來高峰期。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