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大隔離時代」打造出沒有病毒的虛擬世界:因為新冠疫情爆紅的那些電玩遊戲

2020-04-15 16:10

? 人氣

(BBC中文網)

(BBC中文網)

克里斯・康威(Chris Conway)本來打算給室友辦一個驚喜派對,直至3月20日,俄勒岡州州長通知,所有居民都要留在家中。

由於2019冠狀病毒疾病全球大流行,除非絶對有必要,所有人都不想外出,於是康威和他的朋友們只能想點創意了。

他們決定,乾脆在一個網路遊戲《動物森友會》(Animal Crossing: New Horizons)當中搞一個派對。恰好它與俄勒岡州宣佈居家令的同一天在任天堂Switch主機上發佈。

於是,這幫朋友們就在一個星期天的晚上,以各種色彩繽紛的遊戲角色身份在虛擬世界中相聚、玩耍、聊天、探索。這是一個沒有冠狀病毒的世界。

「進入遊戲當中,大家一起玩,是非常美好的,」康威說。在《動物森友會》當中,玩家可以參加很多不同的活動,從釣魚到玩樂器。

這當然不是遊戲發佈之後在《動物森友會》上出現的唯一一種社交活動。有些人甚至還會在遊戲當中進行約會。

隨著世界各地的餐廳、酒吧、休閒場所和其他設施都關閉,人們不得不要找一些有創意的方式來維持社交連結,讓自己即使留在家中也能玩起來。

在封鎖令期間,在遊戲中相聚是朋友們的一個選擇。
在封鎖令期間,在遊戲中相聚是朋友們的一個選擇。

根據未來資源諮詢公司(Futuresource)的分析人士稱,現在每周的遊戲銷售上升了40%至60%。當中有很多是靠《動物森友會》以及像《決勝時刻:現代戰域》(Call of Duty: Warzone)等新遊戲帶起來的,它們容許人們在遊戲中相聚。

此外,遊戲玩家也會花更多的時間在虛擬世界上,也會使用更大的帶寬。

對於很多人來說,遊戲不僅提供了一種與隔離中的朋友保持聯繫的方式,它還是一個平行宇宙;在那裏,疫情全球大流行的現實可以暫時被遺忘。

白天的時候,康威是一家紅酒批發商的送貨司機。

「我們被劃定為必要零售類別,於是我們仍然營業,」他說。

雖然酒吧和餐廳都已經不再進貨了,向公眾售賣酒類的商店下的訂單卻要比平常大得多。工作完一天之後,《動物森友會》的線上門戶就會向他招手。

「只要能夠給我工作之後的時間多一點點的活動安排,真的是非常棒,」康威說。

現今,數以百計的遊戲都會提供讓人們在線上相聚的巨型虛擬世界。比如《星戰前夜》(Eve Online),就有7800個恆星系統,讓玩家們在上面互相合作或者廝殺。

CCP Games的首席執行官希爾馬·彼得森
CCP Games的首席執行官希爾馬・彼得森表示,他公司出品的遊戲需求大增。

《星戰前夜》的開發商CCP Games的首席執行官希爾馬・彼得森(Hilmar Pétursson)向BBC表示,該公司之前每天大約錄得7000個新增用戶,然後在3月14日,這個數字跳升到11000。

這次急升是剛好碰上西班牙宣佈封鎖令,以及以前在3月9日的義大利全國封鎖令。

「我們的遊戲是以非常社交化而著稱的,」他說,「Netflix等等所有東西很適合用來消磨時間,但是它不會真的給你提供一個社交的語境,而人們正很渴望社交的語境。」

他還補充說,《星戰前夜》是一個要求很高的遊戲,迫使人們形成社群組織來合作克服各種挑戰,這幫助玩家建立起友誼。

牛津大學網路研究所(Oxford Internet Institute)的安德魯・普西比斯基教授(Prof Andrew Przybylski)說,在一個日常生活有如此多限制的時期,人們正在轉向遊戲,來滿足一些基本的心理需求。

《星戰前夜》畫面
《星戰前夜》的開發商表示,這樣的遊戲有助於建立友誼。

社交就是其中一種基本需要,此外還有那種能夠掌控事情以及對於做什麼有選擇權的感覺。目前的現實世界或許不能提供這些,但是遊戲可以。

普西比斯基教授自己也喜歡重溫一些他上學的時候玩得很好的遊戲,比如《星際爭霸》(Starcraft)和《帝國時代2》(Age of Empires II)。

他還能記得,與電腦對戰時怎麼打贏,而正是這種熟悉感,令這種體驗成為一種令人舒適的娛樂。

「那種有效能的感覺,那種能掌控自己環境的感覺,正是目前這場危機從我身上拿走的東西,」普西比斯基教授說。

他指出,遊戲的設計並不是用來滿足我們所有需要的。比如,它不能完美地取代面對面的相聚。那些不能輕易買得起的人們,或許也玩不了。但是,對於那些能夠玩並且玩起來的人來說,遊戲給了人一個喘息的機會。

「它要的是在目前所在的處境中與人相聚,」普西比斯基教授說,「它不是萬能藥。」

另一個想要在虛擬世界裏分散注意力的人是薩里莎・古德曼(Sarisha Goodman)。她是伯明翰大學的教育和社會學系學生,目前住在倫敦的家中。

「我還是個少女的時候,就總是會在真的受不了的時候玩遊戲,所以基本上這是我一直有做的事,」她說。

她選擇的遊戲是《模擬市民4》(The Sims 4)和《動物森友會》。她說,她想的話,大多數時候都能玩《模擬市民》3點。這是一個模擬遊戲,讓玩家可以創造角色,裝潢他們的家。然後,你可以觀察各個角色如何彼此互動。

「我們沒有那種正常的生活了,能夠看看也很好,哪怕只是以遊戲的形式,」古德曼說。有時候,她會在玩遊戲的時候同時打開手機應用程式House Party與朋友在線上聊天。

作為一個大三學生,古德曼已經很多個月沒有時間玩遊戲了。現在,她玩得很開心。她看了一些自己課程的網上講學,並且開始做論文了。不過除此之外,校園生活基本上是暫停了。

未來資源諮詢公司市場分析部門的莫里斯・加拉德(Morris Garrard)承認,自從2019冠狀病毒疾病開始擴散之後,電玩遊戲的市場是有顯著上升的。

「我們看到,在社交類遊戲上是有特別強的上升的,像《堡壘之夜》(Fortnite)和《決勝時刻》等,」他說。

每周售出的遊戲數量上升了40%至60%,而且可以期待玩家花在遊戲上的時間會比去年多得多,這是被要求留在家中的結果。

《王者榮耀》
在中國,《王者榮耀》這樣的遊戲亦需求大增。

在冠狀病毒疫情最先出現的中國,也能看到類似的趨勢。比如,加拉德說,手機遊戲《王者榮耀》(Honor of Kings)在2月份的遊戲內銷售收益就上升了20%。

個人電腦遊戲平台Steam最近曾在同一時間全世界範圍錄得2380萬個玩家在同時玩不同的遊戲——這是Steam平台17年歷史當中的最高紀錄。

投資銀行Redeye AB的托馬斯・奧特貝克(Tomas Otterbeck)說,那是在兩個星期裏上升大概15%。

在線上玩的遊戲也意味著使用更多的寬帶流量。美國網路供應商威訊(Verizon)報告指,在三月中旬,遊戲的流量上升75%。

「我們可以預期,在那次報告之後,數量使用與新冠病毒之前相比會有100%的增長,」奧特貝克說。

但是,普西比斯基教授警告說,在如此令人苦惱的時間裏,人們所需要的幫助可能超出虛擬世界所能給予的範圍。他建議,遊戲公司應該提供更多方便,讓那些遇到問題的玩家能夠聯絡支援服務。

「他們需要在平台上為那些處在危機當中的人提供聯絡方式,」他解釋說,「然後當人們有比《動物森友會》更多的需要時,就能夠得到幫助。」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