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劍虹觀點:中華民國的克勞斯·巴比─保密局偵防組上校組長谷正文

2020-04-19 07:20

? 人氣

谷正文是一個比克勞斯·巴比還要神秘的人物,只留下這麼一張照片,許多關於他早年的傳聞,其實都是真真假假,假假真真。

谷正文是一個比克勞斯·巴比還要神秘的人物,只留下這麼一張照片,許多關於他早年的傳聞,其實都是真真假假,假假真真。

兩個禮拜有一部名為《無聲救援》(Resistance)的電影在台灣上映,內容描述德軍佔領下的法國抵抗運動者,如何冒著被蓋世太保追殺的風險,將猶太人孩童送往瑞士的故事。電影中血腥變態的大反派克勞斯·巴比(Klaus Barbie),不只是真有其人,而且還真如故事呈現的那樣以虐待受害者為樂,史家統計慘死於克勞斯·巴比手中的人數高達14,000人。

外號「里昂屠夫」(Butcher of Lyon)的克勞斯·巴比,其實也不是第一次登上台灣的大螢幕。大約是在2008年,一部以克勞斯·巴比為主角的紀錄片《我敵人的敵人》(My Enemy’s Enemy)在台灣上映,但內容描述的並不只是巴比二戰期間在法國殘殺猶太人、羅姆人、同性戀、抵抗運動者與共產黨而已,還介紹了他戰後的事蹟。

電影《無聲救援》,介紹法國默劇大師馬歇馬叟(Marcel Marceau)年輕時反抗納粹的故事。(作者提供)
電影《無聲救援》,介紹法國默劇大師馬歇馬叟(Marcel Marceau)年輕時反抗納粹的故事。(作者提供)

原來二戰結束後,美國陸軍反情報部門基於堤防蘇聯的政治需求,保護並吸收了克勞斯·巴比從事反共活動。由於在納粹德國垮台後,巴比又為過去的敵人美國工作,這也是為什麼該紀錄片的片名會是《我敵人的敵人》的原因。美軍看中他戰時打擊法國共產黨的經驗,將巴比派往德國西北部的法國佔領區,瞭解共產黨對法軍的滲透情況。

活躍在反共前線的納粹黨

然而巴比在法國實在是太聲名狼藉,他的行蹤很快就為法軍發現,於是法國方面向美國駐德國高級專員麥考洛伊(John J. McCloy)提出引渡巴比的要求。麥考洛伊不只拒絕了法國的要求,還偷偷協助巴比逃亡南美洲的內陸國家玻利維亞,躲避來自歐洲仇家的追殺。無法逮到人的法國政府,只能在缺席審判的情況下判處巴比死刑,並四處打聽他的下落。

包括玻利維亞在內的拉丁美洲國家,因為歐洲裔人口絕大多數來自德國,且掌握政權的右翼軍人本身也是法西斯主義的信徒,從而成為納粹戰犯的天然庇護所。在歐洲聲名狼藉的巴比,自然是比其他納粹戰犯更受玻利維亞右翼軍人的歡迎,賦予了他陸軍中校克勞斯·阿特曼(Klaus Altmann)的新身份,投入鎮壓拉丁美洲左派游擊隊的戰爭。

巴比靠著他在掃蕩游擊隊與審訊政治犯上的出色表現,鞏固了自己在玻利維亞的地位,並與班賽爾(Hugo Banzer)與梅薩(Luis García Meza Tejada)等軍事強人結為莫逆之交。雖然無法得到100%的證實,但大名鼎鼎的左派游擊領袖切格瓦拉(Che Guevara)之所以在1967年10月8日落網,據說也是因為中央情報局與玻利維亞政府得到了巴比的協助。

「里昂屠夫」在玻利維亞過得十分愜意,甚至還靠著協助奧地利軍火商向拉丁美洲毒販出售武器而快速致富,又搖身一變以一個成功商人的姿態回到歐洲活動。然而巴比高調囂張的言行舉止,卻也讓他的行跡再度敗露並遭到法國政府注意。法國政府向玻利維亞提出引渡巴比的要求,卻被玻利維亞以兩國之間沒有引渡協議為由加以拒絕。

喜歡這篇文章嗎?

許劍虹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