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投書:物競天擇還是自我毀滅?

2020-04-26 06:10

? 人氣

中國崛起,對於霸權的競逐,造成美中之間在資源上的競爭,也許已經落入了修昔底德的陷阱。(資料照,美聯社)

中國崛起,對於霸權的競逐,造成美中之間在資源上的競爭,也許已經落入了修昔底德的陷阱。(資料照,美聯社)

中美兩強從貿易戰打到金融戰、科技戰、南海秀肌肉戰、新冠責任甩鍋戰、政治制度良莠戰、COVID-19復工戰、疫苗試驗及生產戰,如今中國習大大背了一個隱匿疫情、耽誤防備的罪名;美國川大大也犯了一個怠忽危機、推拖無為的惡行,其結局會像修昔底德所述的伯羅奔尼撒史前大戰一樣的,代表民主的崛起海權國雅典,向主領寡頭的強霸陸權國斯巴達俯首稱臣那麼單純嗎?其實那場大戰的結果也不單純,斯巴達雖然贏了戰爭,但長年戰亂、民窮財盡,鋪陳了馬其頓的興起及後來建立羅馬大帝國的史章。

資源是有限的,例如包括土地、人力、糧食、財寶、奴隸、水源、海港乃至城堡、美女等是從前爭奪的對象;而今已擴及國際話語權、菁英人才爭取,石油能源的生產與價格、5G、AI、數位高科技等商機的先奪、地緣政治經濟的掌控、海外駐地、聯合國組織的影響力、全球合縱連橫的布局等。二次大戰美國在歐洲諾曼地登陸;在亞洲投了長崎、廣島兩顆原子彈,從此稱霸群雄,享盡紅利。現在發現那個被英法聯軍、八國聯軍打的慘敗,割地賠款、五口通商、各處租界、鴉片煙鬼、抗戰八年動盪的東亞病夫、專制極權的政體,怎麼十幾二十年間就蹦了出來?搞起高速鐵路、一帶一路、世界工廠、造艦如下餃子、5G技術領先,兩方落入「修昔底德陷阱」裡了嗎?其實,不但雙邊勞民傷財,世界各國也一起拖下經濟泥沼,何況又突爆一個「武漢肺炎」!

5G題材雖已被追捧一年,但今年仍被看好。(柯承惠攝)
5G目前正式商轉的國家並不多,此項技術是未來科技發展的重點,也是現在美中正在競逐的項目之一。(資料照,柯承惠攝)

隨著文明的發展、人口增加,對資源的野心需求駕凌於正常的供給時,不免掠奪爭戰,二次大戰不就是巴黎和約的過度索求,贊助了希特勒的演說效果嗎?而希特勒的當政德國,其征服的慾望需求又帶給歐洲極端的痛苦!古文有云: 齊欲伐魏,淳于髡謂齊王曰,韓子盧者,天下之疾犬也,東郭逡者,海內之狡兔也,犬逐兔環山者三,騰山者五,兔極於前,犬癈於後,各死其處,田父見而獲之,無倦之苦,而擅其功,今齊魏久相持,以頓其兵,弊其眾,臣恐強秦大楚承其後,有田父之功,齊王懼,謝將休士也!這故事結局是兩敗俱傷,與雅典、斯巴達之戰雷同,台灣縱非秦楚,也應學學田父,不要攪和其中,否則追逐至累死其處!

資源有限,慾望無窮,若如同物競天擇,適者生存的進化論一般也算好,勝者有理當道,負者自願退隱,但若不干不休,頑抗鬥狠,仿佛創世紀諾亞方舟,上帝看見世人貪婪罪惡,壞事做盡,天譴洪水氾濫,只留方舟數人。當資源供給和野心追求進入恐怖平衡之時,也就是天譴到來之際,莫非COVID-19即是其中之一?史記斑斑,舉黑死病為例:六世紀拜占庭查士丁尼大帝在位,幾乎收復了羅馬原領地,帝國國勢興盛,卻在541年於埃及發生鼠疫,不久傳至地中海,蔓延數波,死亡無數,造成經濟潰敗,軍隊殘弱,社會動亂不安,帝國衰落,羅馬帝國中興之夢成為泡影,史稱「查士丁尼瘟疫」。「中世紀大瘟疫」發生於1346年,蒙古軍西征包圍黑海海口城市卡法,由於軍隊聚集及衛生條件不佳,爆發了鼠疫,因許多軍士死亡而退走,卻將屍體拋入海口城市,使卡法幾成死城,黑死病經由海陸傳入歐洲,此後綿延了600年,總共犧牲了兩億人口,造成了人口危機。「十九世紀第三次大瘟疫」發生於1855年,由雲南傳到中國南方各省,再流行於印度、舊金山、歐洲、非洲…。到了十九世紀由於微生物學的發展,在1894年經瑞典細菌學家耶爾森發現了鼠疫桿菌,後稱「耶爾森氏菌」,而於1896年俄國科學家哈夫克伊納以桿狀菌製作出第一個疫苗,現在已可以加強照護、隔離及相關抗生素治療。歷史上人類遭受無數的瘟疫,包括天花、麻疹、黃熱病、瘧疾、傷寒、伊波拉病毒、炭疽病、流感、SARS、AIDS、MERS…等,人類的韌性支撐及條件改善,信仰從神學登上了科學,各種瘟疫逐漸予以克服。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