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丙喜觀點:兩岸人民敵意何時了!

2020-04-25 07:00

? 人氣

中國國台辦發言人馬曉光(見圖)日前警告台灣當局切勿「以疫謀獨」,兩岸政府相互間仍缺乏認識與了解。(資料照,美聯社)

中國國台辦發言人馬曉光(見圖)日前警告台灣當局切勿「以疫謀獨」,兩岸政府相互間仍缺乏認識與了解。(資料照,美聯社)

美國總统川普面對新冠肺炎疫情的失控,抨擊世界衛生組織和中國隱瞞實情,加上兩岸政府對於疫情處理經常性的相互酸言酸語,海峽中線又機飛艦來的緊張對峙,台灣和大陸人民的敵意也隨著飆到了近年來的高點。

敵意是相互的感覺,兩岸人民在血緣上確實是有臍帶關係;所以,「兩岸一家親」不是政治語言,而是民族的事實。照理來說,分隔的兩岸的人心距離應該是會愈來愈近的,但為甚麼它最近反而愈来愈遠呢?政治人物刻意地操弄兩岸人民心理的感覺是主要原因。

「兩岸一家親」是民族的感覺,但感覺是十分複雜的心理感知,特別是渗雜著兩岸從清末以來的歷史屈辱和分分合合的命運。這是兩岸在談到統獨議題時一定會碰觸到的敏感神經,奈何,政治人物非但沒有加以感性地包容,反而訴諸恐懼地加碼操作。

感覺是複雜的心理感知,根據2002年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康納曼的研究,它包含了「經驗的我」和「記憶的我」兩大部份。套用在兩岸關係上,經驗的我是當下對於兩岸政權施政感覺好壞或喜惡的我;記憶的我,較長的是感情上對中華民族的血緣,較短的則是歷史上對國共內戰的印象。

感覺的吊詭和複雜之處在於,經驗的我經常超越或包含記憶的我。人們對於感覺的認知比好對著腦海說一段故事,它當下記得的回憶是讓他有刻骨銘心經驗的那一小段,而不是長長的或整段的記憶。這也就是為甚麼台灣年輕族群今年的總統大選投票動向,深受香港反送中事件影響的根本原因。他們是在「不喜歡民進黨」或「不喜歡共產黨」的感覺中做出選擇。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前往武漢火神山醫院視察,但他最後並未進入醫院,而是在武漢職工療養院採取視訊連線。(美聯社)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見圖)於2019年將對台的九二共識定調為一個中國、一國兩制。(資料照,美聯社)

中共政權對於台灣人民的感覺,特別是在記憶的我裡面不能忽略的是,族群在向民族或國族移動的認知過程中,國力的強弱是固然是左右的動力,但民主或共和也是必要的觸媒。「一國兩制」對台灣人民的記憶的我,也許不存在,或許是感覺還好;經驗的我所感知的當下卻是中華民國在國際場域的被打壓,讓他們不相信也不放心「一中各表」有任何模糊的智慧空間。這也是「一國兩制」在當前的台灣沒有票房的關鍵。

民心對於政權的好惡是移動的,不是不會變的。國家、政府和人民固然是一體的,但歷史的定律從來沒有否認政府是受人民委託管理國家的事實,那怕是極權的皇朝如果長期違背民意,也終會被人民唾棄。

兩岸目前的政權,不管是集中或完全民主,決定未來國家走向的還是那一個政府制度和施政效能能够贏得民心,當然權力的來源有武力、財力和智力,運用的善或惡就看誰把人民的生命財產的安全和民族的歷史放在心上了。

今年以來,香港的反送中街頭抗爭事件、台灣總统大選的民進黨勝選、大陸武漢的新冠肺炎疫情,兩岸民心經過這麼三波民粹的摧殘,不只台灣人和中國人的民心陷入了已讀不回的冷漠困境,本省人和外省人的陳年傷痛也被悄然地刮起,這種民心的撕裂绝不是海峽兩岸任何一邊的福氣。

*作者為國家公益發展協進會理事長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