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投書:讓公股銀行運作回歸市場機制吧

2020-04-27 06:10

? 人氣

作者認為,若政府要讓這些公民不分的泛公股銀行回歸公營,如華南金或彰銀,最簡單的即是透過資金買回民股手上的持股,讓這些銀行回歸真正的公股,落實市場機制。(資料照,陳明仁攝)

作者認為,若政府要讓這些公民不分的泛公股銀行回歸公營,如華南金或彰銀,最簡單的即是透過資金買回民股手上的持股,讓這些銀行回歸真正的公股,落實市場機制。(資料照,陳明仁攝)

3月全球股市狂瀉,台股也在3月一個月內從萬點最低跌至8千多點。國安基金護盤無效,此次股市狂跌不僅造成許多投資人損失,公股虧損更是嚴重,兆豐金罕見的單月虧損15億元,而華南則因旗下證券導致30多億的損失,背後都有一個根本原因:政治因素。

兆豐長年為公股龍頭,除了過去因為內控不佳遭到美重罰57億元以外,多數期間獲利成績亮眼。然而,各大公股在今年卻有一個特別的政治任務,就是與民股搶奪彰銀經營權。去年11月中殯葬業者龍巖開始大量釋出其彰銀持股開始,公股就按照財政部指令大量買進,從22元高價買進後,今年三月即遭受股災,彰銀股價重跌,而將此筆彰銀交易採按月評價損益的兆豐,光是奉命買進彰銀股票就讓其承受7億的評價損失。

彰化銀行-金融業者(呂紹煒攝)
作者指出,各大公股在今年卻有一個特別的政治任務,就是與民股搶奪彰銀經營權。(資料照,呂紹煒攝)

始於過去馬政府在2014年搶奪彰銀經營權,導致後來每三年都一再上演經營權大戰,包括公股大量買進彰銀持股、徵求委託書甚至互相放話等,官民爭鬥都導致彰銀經營績效連年降低,而蘇貞昌去年找來了前國庫署署長,也是當年馬政府搶奪彰銀持股有功的凌忠嫄擔任彰銀董事長,賦予其搶奪經營權的重任,但卻證明了其在奪權有功,卻無力經營好一家金融機構。

彰銀過去因呆帳過高有倒閉的可能,才引進外來資金,在台新的經營之下績效連年上升,淨獲利率在2014年達到最高,而當年也引起了馬政府覬覦而奪回了經營權,2019年,全體金融業獲利創下歷史新高的同時,彰銀的獲利率卻達到了14年以後的最低。

20171116-土地銀行董事長凌忠嫄16日於立院財政委員會備詢。(顏麟宇攝)
彰銀董事長凌忠嫄。(資料照,顏麟宇攝)

而另一家虧損的華南金,是由於旗下的華南永昌證券避險不及,導致承受了股價突然下跌,但卻先前卻發行了過多的權證,在短短8個交易日即虧損34億元。雖然華南金屬於官民共治,但官股有絕對的股權優勢,證券董座是先前華南銀總經理退休轉任,而這次卻是民股支持的證券總經理陳錦峰下台,不就明顯好的職位給官股,而出事了就要民股承擔嗎?

從上述案例都可以發現,政府公股在市場運作中享有不成比例的權力,但卻時常有干擾市場運作之舉,如以契約出售了彰銀經營權給民股,後續竟透過公權力來奪回經營權,作為民股又當如何看待台灣的投資環境呢?若政府要讓這些公民不分的泛公股銀行回歸公營,如華南金或彰銀,最簡單的即是透過資金買回民股手上的持股,讓這些銀行回歸真正的公股,落實市場機制,屆時經營績效就交由全民來檢視,而不是以民營化來逃避全民監督,更不會上演現在權責不清的問題了。

*作者為民營金控擔任法務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