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宗偉觀點:何謂公民不服從?從日本近代歷史看當前的台灣社會

2020-05-03 07:00

? 人氣

作者認為,公民不服從概念的寶貴與神聖之處就是行為人「以身試法」之後,慨然接受法律給予的後果,沒有用公民不服從就可以「阻卻違法」這種事。圖為太陽花學運。(資料照,余志偉攝)

作者認為,公民不服從概念的寶貴與神聖之處就是行為人「以身試法」之後,慨然接受法律給予的後果,沒有用公民不服從就可以「阻卻違法」這種事。圖為太陽花學運。(資料照,余志偉攝)

2020台北國際書展多災多難,本來只是被大疫延誤到本月上旬,最後因疫情未減退而直接夭折。但今春出版界傳來個令人振奮的好消息,就是日本作家司馬遼太郎的小說《坂上之雲》,現在著作權的擁有人即司馬遼太郎的繼承人與紀念財團,已同意釋出繁體中文版,有譯者現在正在加緊翻譯中,不諳日文的眾多台灣讀者相信不久後將可親炙大師風采。

司馬遼太郎是日本戰後著名的歷史小說作家,他大多數被台灣人熟知的作品大都討論日本戰國時代。但做為二戰舊日軍的親身參與者,他更關懷從自己身邊匆匆流過的大日本帝國,末日的那一陣血紅夕陽到底是怎麼回事,故他寫下了小說明治維新三部曲:描寫以提出船中八策設想,具體催出維新胎動的坂本龍馬,短暫卻燦爛一生的<龍馬行>,以領導明治維新直到西南戰爭兵戎相見的雙方領袖,薩摩雙傑-西鄉隆盛與大久保利通為主角的<宛如飛翔>。這兩部長篇小說都早已被NHK改拍成大河劇且有繁體中文版問世許久,但維新三部曲中在當代日本社會影響力最大卻也最命運坎坷的,是最後一部<坂上之雲>(坂の上の雲)。

1960年代日本申請並成功獲得1964年奧運的主辦權,戰敗後第19年,舉辦了由94個國家和地區參加的東京奧運,並贏得了時任國際奧會主席布倫戴奇「出色地舉辦了一屆最成功的奧運」的評價。這讓以20年前剛以二戰元凶之一地位而悽慘戰敗的日本全體國民,相信自己已經真正走出了戰後,重新成為和平世界重要的一員。

1964年東京奧運,開幕式上的各國代表團。(Bundesarchiv@Wikipedia/CC BY-SA 3.0)
1964年東京奧運,開幕式上的各國代表團。(Bundesarchiv@Wikipedia/CC BY-SA 3.0)

這也催生了司馬遼太郎發念想要書寫那個對外開放對內革新的,國民樂天主義洋溢的明治時代。1968年適逢明治維新百年,這部小說開始連載於產經新聞至1972年。「坂上之雲」本身意思是「順著山坡(即為日文漢字「坂」)上升的雲」,意指日本在明治維新時期奮發圖強,學習追趕西方列強,迎頭趕上而國力不斷增強的情景。

在小說的一開頭便說到明治時期那小小的日本開始努力改革,想要效法並移植西方工業文明。因此做為一個原本只有稻米與生絲產業,這樣落後的農業社會,開始面臨並經歷一個近代國家的不斷形成。整個日本的國民都團結如同一人,向著「尊皇攘夷,富國強兵,文明開化,殖產興業」的國家總目標全速前進。猶如登高坡看著青天上的白雲,便忘記自身的勞累,一心一意要努力奔爬登上坡頂,與白雲齊高。

<坂上之雲>中的三位男主角,則都不是當年位高權重的政治家或大將,在司馬遼太郎寫出小說發表前,在日本近代史上名氣都遠不如前兩部作品中的三位偉人。他們是出身四國伊予松山(今愛媛縣)的,日俄戰爭中輔佐聯合艦隊司令長官東鄉平八郎,在對馬海戰一晝夜就徹底殲滅沙俄波羅的海艦隊的天才參謀秋山真之,他哥哥是曾在日俄戰爭中運用騎兵戰術和俄軍作戰,擊敗號稱世界最強的哥薩克騎兵的騎兵支隊長秋山好古。與他們的好友明治時代文學宗匠,於俳句、短歌、新體詩、小說、評論、隨筆有多種創作的俳人正岡子規。

喜歡這篇文章嗎?

王宗偉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