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孫策專欄:造物主對人類示警—冠狀病毒捎來的信息

2020-05-06 07:10

? 人氣

新冠病毒肆虐全球,圖為土耳其伊斯坦堡一名女性行人戴著口罩自保,背景是知名的加拉達塔(美聯社)

新冠病毒肆虐全球,圖為土耳其伊斯坦堡一名女性行人戴著口罩自保,背景是知名的加拉達塔(美聯社)

愈來愈多檢驗報告顯示,COVID-19早在去年12月就已經出現在病人身上,包括加州、法國等地方——這不是幫武漢「洗脫罪名」,疫情大爆發始於武漢是事實。而是說,冠狀病毒其實早就存在人類身體內,只是沒發作而已(很多「無症狀陽性」正好支持這個看法),武漢大爆發是剛好有一株病毒發威,而中國大陸人口稠密、交通往來頻繁,則是全面爆發的充分條件。全世界,尤其是美國,隨後陸續爆發疫情的病毒株,相較於中國更加「多元化」,則是潛伏在人類體內的冠狀病毒紛紛「響應」的結果。

有人說,這是冠狀病毒向全人類發動的一個戰爭,我同意「人類vs.病毒」那個觀點,但相對於「戰爭」,我寧願相信,這是造物主(不同宗教可以有各自的稱謂,或者就稱之為「大自然」)對人類的一次示警:如果繼續傷害地球,我將不再客氣!

事實上,造物主面對的選擇很簡單:縱容人類繼續傷害地球,最終在消滅大多數物種之後同歸於盡,抑或消滅人類以保護地球上大多數物種。本文的論點則是,造物主給人類一個警告,「你們再不做出保護地球的努力,就等著滅絕吧」。而捎來這個信息的使者,就是冠狀病毒。

地球史上曾經發生五次生物大滅絕,(一般認同)四次種因於地球的環境劇變:三次是氣候變遷,一次是大陸漂移;唯一外來的一次是小行星撞擊地球。而最近100年的全球氣候變遷,卻是由於人類的科技/生活/全球化造成,而非大自然發生劇變,「繫鈴」的既然是人類,人類當然有義務也有能力「解鈴」。

然而,雖然有識之士大聲疾呼,世界大多數國家也同意要採取一致行動來挽救/遲滯氣候變遷(例如碳排歸零),可是美國總統川普卻退出了巴黎協定,使得全球一致對抗氣候變遷的努力功虧一簣。

就此無望了嗎?不,當全人類產生了共識,那將沛然莫之能禦。

電子顯微鏡下的新型冠狀病毒。(美聯社)
愈來愈多資料顯示,COVID-19早在去年12月就已經出現在病人身上。圖為電子顯微鏡下的新型冠狀病毒。(美聯社)

讀楚漢相爭那一段歷史,總不免為項羽嗟嘆,如此一位蓋世英雄怎麼會落得烏江自刎?甚至杜牧的詩句「江東子弟多才俊,卷土重來未可知」,充滿浪漫主義的幻想「如果項羽渡過烏江,然後卷土重來……」。直到前幾年我才想通:項羽是注定失敗的,因為他違逆了天下趨勢。

所謂「天下趨勢」,是指「天下市場單一化」。春秋戰國的形成,列強國富兵強是必要條件,易言之,物產豐饒、交易發達、人口繁茂是必要條件,但是因為列強征戰頻繁,在各處建城設關(當然就要收稅),又因為各國(甚至國內各地方)的貨幣、度量衡都不一樣,造成國際交易的重重阻礙,於是,天下人心是期待「市場單一化」的,包括統一貨幣、度量衡,減少關卡、關稅等。且由於當時秦國在統一貨幣、度量衡方面做得最好,人心多半傾向「秦制」——事實上那是秦國能夠削平六國的充分條件。而秦始皇在一統天下之後,自誇政績的項目包括「隳壞城郭、移去險阻」,另外他「書同文、車同軌」和條條大路通咸陽,都是為「天下市場單一化」去除阻礙、增加便利。也就是說,秦始皇的作為在他而言是為了統治,但卻正好符合天下人心。

於是我頓悟「項羽為什麼必敗」:秦朝嚴刑峻法激起民變卒至滅亡,項羽打進關中之後,火燒阿房宮讓人心大快(轉型正義),可是他大封諸侯,不但讓天下回到從前,甚至原本只有七雄,這下子反而增加為18諸侯——那是大開時代倒車,使得他大失天下人心——就算他能「包羞忍恥」(杜牧詩句)回到江東,卷土重來打敗了劉邦,最終還是要失敗。

回到現實,冠狀病毒帶來的造物主警示,必定會刺激全人類更加期待一致行動救地球,縱使仍會出現一些「逆流」(例如川普當選連任),最終還是會同採一致行動。道理其實沒有多深奧,就如這次疫情的過程,戴口罩事實上是保護自己也保護他人(乃至封城、禁足等也是),即使起初有反對聲音,最終大眾都會接受。

*作者為資深媒體人,專欄作家。

喜歡這篇文章嗎?

陳哲明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