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投書:國民黨不必為「罷韓」承擔責任

2020-05-20 05:30

? 人氣

高雄市長韓國瑜(見圖)的罷免選舉來勢洶洶,筆者認為國民黨無須為罷免承擔責任。(資料照,徐炳文攝)

高雄市長韓國瑜(見圖)的罷免選舉來勢洶洶,筆者認為國民黨無須為罷免承擔責任。(資料照,徐炳文攝)

「D –Day The sixth of June」是20世紀福斯公司於1956年拍攝的戰爭愛情片,中文譯名為「六月六日斷腸時」。而所謂的「D -Day」則是指1944年6月6日的「諾曼第登陸」,此役使盟軍展開猛烈反擊,而納粹德軍經此一役後,注定了失敗的命運。此次高雄的「罷韓」投票,中選會訂在6月6日進行,是有意還是無心?筆者認為中選會真可謂「用心良苦」呀!

針對罷韓議題,溫朗東在年代謝震武的節目上表示,江啟臣主席應該在韓國瑜被罷免後,立刻辭去黨主席,並讓韓國瑜接手主席大位。筆者實在搞不清楚溫先生的邏輯,首先國民黨主席是經由黨員選舉產生,豈可私相授受?第二,江啟臣三月接任黨主席,罷韓行動早在江主席上任前就已展開,江主席是被迫應戰,又不是始作俑者,為何要為罷韓負起政治責任?溫先生是亂槍打鳥,還是刻意裝傻賣萌?

再說說李正皓的「一桃殺三士」,李正皓認為江主席藉罷韓,準備掃除明年主席改選可能的競爭對手,而他所謂的「三士」,是朱立倫、韓國瑜與王金平,這個說法更是無稽之談。江主席在中常會透過視訊與韓國瑜連線,將韓所提出的想法,要求全體中常委配合,以幫助韓國瑜挺過罷免。江主席的動作,證明黨中央希望能保持住高雄,因為高雄是南部唯一的藍天。李正皓的說法太過權謀,且與事實不符。

坦白說,罷韓投票是一場地方的選舉,黨中央能著墨的部分微乎其微,但也不能置之不理,因為這關乎國民黨的臉面。由於如此,江主席及秘書長李乾龍才會不辭辛勞,屢屢南下關切狀況演變,並全力配合韓國瑜的「作戰計畫」。然則不明就裡的藍營支持者,動輒怪罪黨中央「冷處理」,認為國民黨沒有強力動員反罷韓,對國民黨而言真是「有理說不清」。

20200515-國民黨主席江啟臣主持「國政挑戰」記者會。(簡必丞攝)
筆者認為國民黨及國民黨主席江啟臣(見圖)並未對罷免選舉置之不理。(資料照,簡必丞攝)

所幸,5月15日由韓國瑜親自拍攝的影片,拜託大家6月6日不要投票,請高雄市民上街消費挺商家。這段影片洗刷了黨中央不強力動員反罷韓的冤屈,也證實了黨中央是完全配合韓國瑜的要求,對罷韓行動採取符合韓國瑜最大利益的作法。

事實上,要通過罷免案,除了要同意票大於不同意票外,更重要的是總票數要達到成案的標準。2017年汐止罷免黃國昌,同意罷免的票數遠大於不同意的票數,但由於總票數未達成案的門檻,因此該次罷免案不成立。而韓國瑜拜託大家不要投票,就是希望這個罷免案不要成案。由此可知,韓國瑜要求不要激化對立,刻意冷處理的原因即為此。而國民黨已經全力配合韓國瑜了,那些要求黨中央要為罷免負責的說法,可說完全站不住腳。

綜上所述,筆者認為國民黨根本不需為罷韓成功與否負責。何況現在疫情當前,且天氣炎熱,罷免投票有多少人願意在大熱天,還要保持社交距離的情況下排隊投票?WE CARE的算盤只怕是「理想很豐滿、現實很骨感」。到底六月六日斷腸的是韓國瑜,還是民進黨?還真不好說。現在敲鑼打鼓地喊著要黨中央負責,只怕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吧!

*作者為退伍軍人,曾任證券業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