閻紀宇觀天下:全球反中潮湧現,「中等強權」澳洲站上風口浪尖

2020-05-20 11:00

? 人氣

2020年5月,澳洲外長佩恩(Marise Payne)呼籲國際社會針對新冠肺炎疫情,對中國進行獨立調查(AP)

2020年5月,澳洲外長佩恩(Marise Payne)呼籲國際社會針對新冠肺炎疫情,對中國進行獨立調查(AP)

編按:當美國領導不可倚賴、中國勢力不可輕忽,「後新冠肺炎時代」的中等強權正自求多福,試圖在兩大強權間走出第三條路。近來澳洲政府頻頻敦促國際社會對疫情大流行進行獨立調查,而即使中國施以經濟脅迫,但多數澳洲民眾似乎願意承擔雙邊關係惡化的後果。

國際通訊社《路透》上星期獨家報導,中國國安部外圍智庫「中國現代國際關係研究院」四月初對北京當局提交一份報告,指出新冠肺炎疫情延燒,恐將在全球引發1989年天安門事件以來,最強烈的一股全球反中浪潮,甚至可能激化為軍事衝突。「反中幫」帶頭大哥不做第二人想正是美國,不過讓人意外的是,近來除了川普政府「西風吹、戰鼓擂」之外,另一個與中國關係密切的國家,站上了風口浪尖,它就是澳洲。

澳洲推疫情獨立調查,中國「戰狼」反制

4月17日,美國媒體聲稱有情資顯示新冠病毒來自武漢生化實驗室,澳洲內政部長杜頓(Peter Dutton)要求中國;19日,澳洲外交部長佩恩(Marise Payne)宣布,澳洲將推動國際社會針對新冠病毒發源與散播進行獨立調查,亦即不是中國說了算;29日,澳洲總理莫里森(Scott Morrison)表示,新冠肺炎造成全球巨大的人命與經濟損失,獨立調查的要求「勢所必至,理有固然」(sensible and reasonable)。

澳洲總理莫里森。(美聯社)
澳洲總理莫里森。(美聯社)

中國的反應可想而知,戰狼外交(wolf warrior diplomacy)與經濟脅迫(economic coercion)雙管齊下。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駐澳大使成競業、《環球時報》總編輯胡錫進先後出擊。成競業揚言中國會在貿易(紅酒、牛肉……)、觀光、留學等領域祭出抵制手段。胡錫進形容澳洲「像黏在中國鞋底上的嚼過的口香糖」,對中國死纏爛打。5月12日,中國將四家澳洲牛肉出口商列入禁止進口名單,理由是「違反檢驗檢疫要求」,但真正原因不問可知。中國市場佔澳洲出口貿易比重高達38%,現在各方高度關注北京第二刀會不會砍向更關鍵的項目:礦業。

澳洲打響美國之外的第一槍之後,瑞典、德國、法國、歐盟執委會(European Commission)紛紛表態支持,歐盟並向世界衛生大會(WHA)提案要求對病毒來源進行調查。《紐約時報》分析指出,這是新冠肺炎帶動的地緣政治新趨勢:中等強權(middle powers)合縱連橫,試圖填補中美兩大強權留下的權力真空。

新冠肺炎引發中國與澳洲外交戰、貿易戰,中國封殺澳洲牛肉進口(AP)
新冠肺炎引發中國與澳洲外交戰、貿易戰,中國封殺澳洲牛肉進口(AP)

川普反中作法拙劣,中等強權另闢蹊徑

這樣的真空狀態其實十分弔詭。中國亟欲擺脫疫情陰影,反制「中國責任論」,重新擦亮「中國模式」的招牌,繼續強勢推動一帶一路(BRI)等跨國計畫。美國政府雖然強力反中,但作法拙劣反智,人盡皆知其著眼點在於川普的連任選戰,要為疫情失控找擋箭牌。過去每逢重大國際危機,美國必然挺身而出,但川普上任之後帶領美國從國際舞台撤退,今年遇到大流行疫情考驗顯得荒腔走板、自身難保,上個月宣布中斷金援世界衛生組織(WHO)的決策,尤其讓國際社會心寒。

美國領導不可倚賴、中國勢力不可輕忽,中等強權必須自求多福,取代美國角色、抗衡中國威脅,在兩大強權之間走出第三條路,這既是全球抗疫工作的當務之急,也可能是「後新冠肺炎時代」的新常態。因緣際會之下,人口僅2500萬的澳洲成了這個集團第一波行動──究責中國──的領頭羊,表現比廣土眾民的歐洲/歐盟更為搶眼。

中澳關係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長期以來,澳洲社會對於中國干預內政、向外投射威權體制、在南太平洋擴張勢力等種種作為,已經累積強烈的反感。2018年8月,坎培拉(Canberra)當局率先封殺華為(Huawei)、中興通訊(ZTE)參與澳洲的5G網絡建設。新冠肺炎重創全球經濟,澳洲也無法倖免;目前從民調看來,儘管中國的經濟脅迫貨真價實,但多數澳洲民眾仍然願意承擔雙邊關係惡化的後果,北京「以商逼政」的策略似乎踢到鐵板。

以新冠肺炎的影響而言,調查中國在疫情初起關鍵時刻的作為,這要求光明正大,問題是如何「包裝」才能反制中國的民族主義牌與國家主權牌,並與川普政府炒短線、反科學、不顧大局的惡劣作風畫清界線,避免過早引發地緣政治惡鬥。

後新冠肺炎時代,美國與中國「新冷戰」的新階段

澳洲前總理陸克文(Kevin Rudd)日前投書美國《時代》(TIME)雜誌,批評莫里森決策草率之餘也為他畫策。理論上,發動國際獨立調查最順理成章的機構應該是世衛組織,不過世衛在疫情初期的表現也飽受批評,又有跳到日內瓦湖洗不清的「親中」嫌疑,美國可能會杯葛。聯合國安理會位高權重,但中國與俄羅斯擁有否決權,敗事有餘。聯合國大會恐怕是唯一的選擇,它能夠以簡單多數通過決議,授權秘書長組成由科學家主導的國際獨立調查委員會。

就全球地緣政治而言,這場疫情調查爭議可視為練兵,讓中等強權適應「家裡沒大人」的處境,讓中國檢討其「戰狼外交」的得失,讓美國省思自己在國際社會的角色。當世界來到「後新冠肺炎時代」,美國與中國的「新冷戰」(New Cold War)將進入新的階段,「中等強權」如何縱橫捭闔、是否能夠扮演緩衝者與溝通者,也將更為重要。

新新聞1733期
新新聞1733期

☞從手指到眼球,掌握新聞脈動,現在就訂閱/購買紙本《新新聞》

喜歡這篇文章嗎?

閻紀宇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