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劍虹觀點:還有誰緬懷抗日力戰殉國的將士?紀念空軍亞利桑那聯隊

2020-05-24 07:20

? 人氣

紀念空軍亞利桑那博物館對中華民國非常友善,就連在英國皇家空軍的展示櫃裡面,蘭卡斯特轟炸機後方也擺有一本《歐洲勝利》(Victory over Europe)的小冊子,上面列有包含青天白日滿地紅在內的戰勝國國旗。(許劍虹提供)

紀念空軍亞利桑那博物館對中華民國非常友善,就連在英國皇家空軍的展示櫃裡面,蘭卡斯特轟炸機後方也擺有一本《歐洲勝利》(Victory over Europe)的小冊子,上面列有包含青天白日滿地紅在內的戰勝國國旗。(許劍虹提供)

拉斯維加斯的旅程結束後,我們於2019年3月20日下午展開了前往梅薩(Mesa)長達五小時的公路之旅,沿途經過壯觀的莫哈韋沙漠(Mojave Desert)。快要進入亞利桑那州的時候,沙漠的景象慢慢幻化成一座一座的紅色山丘,不斷衝擊著吳尚融與筆者的視野。途中我們還疑似因為發生火燒車的意外,被困在高速公路上長達20分鐘之久,也是吳尚融過去所沒有體驗過的。

這次到梅薩的目的,是拜訪大學時代認識,曾經協助筆者完成碩士論文的飛虎老兵奧德羅(Leonard O’ Dell)之女Bonnie與她的丈夫James。不過受到塞車影響,我們到達梅薩的時候已經是晚間10點了,但Bonnie與James還是親切的招待我們入住他們的房舍。他們表示接待來自海內外的旅客一直是夫妻倆的興趣,所以非常歡迎我們抵達亞利桑那。

這次前往鳳凰城郊外的梅薩,是要探望飛虎英雄奧德羅之女Bonnie,她做了藍莓派招待我們當早餐吃。(許劍虹提供)
這次前往鳳凰城郊外的梅薩,是要探望飛虎英雄奧德羅之女Bonnie,她做了藍莓派招待我們當早餐吃。(許劍虹提供)

飛虎之女Bonnie O’Dell

筆者上一次造訪亞利桑那州,應該已經是高中時代的事情了,大峽谷的山川壯麗一直停留在我的記憶中,久久無法忘懷。可惜這次因為要採訪土桑的美國空軍基地開放,沒有時間再花另外兩個半小時的車程前往大峽谷國家公園,算是這趟美國之旅的最大遺憾。我與Bonnie的結緣,來自於2017年過世的奧德羅老先生。

奧德羅年輕時曾被派來中國,駕駛P-51D野馬式戰鬥機支援國軍抗日,是中華民國的友人。(許劍虹提供)
奧德羅年輕時曾被派來中國,駕駛P-51D野馬式戰鬥機支援國軍抗日,是中華民國的友人。(許劍虹提供)

奧德羅1924年出生於西維吉尼亞州,在二戰爆發後以第14航空軍第76中隊P-51野馬機飛行員的身分來到中國。因為他在抗戰末期曾以副駕駛的身分協助中華民國空軍接收蔣委員長的「美齡號」座機,所以被蔣中正給予了「奧德羅」的中文名稱。不過給奧德羅留下最深刻印象的中國人不是蔣中正,而是廣東地方實力派領袖李濟深將軍。

反蔣立場強烈的李濟深將軍,因為試圖與其他地方實力派領袖勾結,趁日軍發動「一號作戰」,中央軍無暇應付的時機成立新政府的關係,被蔣中正解除了桂林行營主任的職務。在中共駐重慶代表周恩來的鼓動下,李濟深將軍在廣西大陂建立了名為南區抗日自治委員會的游擊武裝,打著抗日的旗號行反對蔣中正之行為。

不過由於中共與各地方實力派都希望獲得美國的外交承認,所以李濟深將軍反蔣歸反蔣,但對於遭到擊落的盟軍飛行員還是會盡力搭救。奧德羅就在1944年10月4日一次對西江上日軍船艦的炸射任務中遭到擊落,並且得到李濟深將軍幫助。與奧德羅幾乎同時一起獲救的美軍飛行員,還有另外一名來自第51戰鬥機大隊第25中隊的波特南(Allen Putnam)。

2016年9月,筆者在路易斯安那州探望了奧德羅,並向他贈送來自中華民國空軍的紀念品,那也是我們倆最後一次見面。(許劍虹提供)
2016年9月,筆者在路易斯安那州探望了奧德羅,並向他贈送來自中華民國空軍的紀念品,那也是我們倆最後一次見面。(許劍虹提供)

李濟深派出自己通英文的兒子李沛金陪在兩位美軍飛行員身邊,照顧他們的起居,雙方很快就打成了一片。中國農民和李濟深部隊給奧德羅留下了極好的印象,但是他卻也受到了李沛金的影響,對國民政府產生了牴觸之情。筆者2016年9月在美國最後一次見他的時候,奧德羅對蔣中正的敵意還是相當嚴重,認為中央政府霸佔美援物資,沒有分配武器彈藥給「抗日」的李濟深。

喜歡這篇文章嗎?

許劍虹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