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伊朗總統大選》伊朗核子協議能維持嗎?川普竟成大選最不確定因子

2017年05月18日 08:10 風傳媒
美國總統川普(AP)

美國總統川普(AP)

伊朗19日將舉行第12屆總統大選,最被看好的兩位候選人萊希和魯哈尼,分別代表保守派與溫和派,和西方六國簽訂的核子協議能否讓疲弱的伊朗經濟顯著增長是選戰主要熱點,美國總統川普反覆無常的態度,也成為伊朗總統大選中最難以捉摸的一個決定因素。

溫和改革派的現任伊朗總統魯哈尼(Hassan Rouhani)目前民調支持率達42%,保守派的對手萊希(Ebrahim Raisi)的支持率則在27%上下。但過去伊朗大選不乏「黑馬」,加上本次大選的主要議題:經濟及核子協議,都讓民眾難以抉擇,總統寶座將獎落誰家還很難說。

伊朗失業率極高,民眾最關心的就是經濟問題。(美聯社)
伊朗失業率極高,民眾最關心的就是經濟問題。(美聯社)

說好的經濟成長呢?

伊朗選民關鍵考量是居高不下的失業率,這也是總統魯哈尼的致命傷,魯哈尼4年任內致力於與美國為首的西方各國達成核子協議(JCPOA),也在2015年答應限縮核武發展,讓國際社會同意解除經濟制裁。

但是,2016年經濟制裁陸續解除以來,伊朗經濟還沒有顯著增長,保守派陣營大加批評,這份協議不但削弱伊朗防禦能力,也沒讓經濟變好。教士萊希(Ebrahim Raisi)自詡為「底層人民的代表」,要改革魯哈尼政府的無能與腐敗。

溫和派候選人魯哈尼。(美聯社)
溫和派候選人魯哈尼。(美聯社)

2015年7月,伊朗與聯合國安理會5個常任理事國美、中、英、法、俄加上德國,簽訂了名為「聯合全面行動計劃」(JCPOA)的核子協議。伊朗同意讓國際原子能總署(IAEA)參與監管其核實驗,國際社會則同意解除多年來的經濟制裁,伊朗存放於國際銀行資產解凍,也恢復與西方的商業往來,只有美國對伊朗的主要制裁還有效力。

伊朗是中東和北非區第二大經濟體,已探明原油儲量排名世界第四,天然氣儲藏量則居世界第二。解除制裁後,伊朗開始積極吸引外商投資,預期在2025年前可創造1.5兆美元的投資機會。重點吸領域包括石油和天然氣、工業、礦業、運輸、資訊及通訊科技、旅遊等等。

溫和派候選人魯哈尼的支持者。(美聯社)
溫和派候選人魯哈尼的支持者。(美聯社)

根據魯哈尼的說法,核協議是伊朗的希望,但一項難以控制的變因,正在動搖剛剛發芽的機會,那就是美國的新任總統川普(Donald Trump)。

川普仇視伊朗 伊朗憂核協議生變

川普向來痛恨伊朗,在競選期間他多次揚言,一旦當選就會退出伊朗核子協議,還要恢復過去數十年的嚴厲制裁。雖然川普在當選總統後,對NAFTA、中國、日韓等許多議題的態度都明顯放軟,但他對伊朗的態度卻越來越強硬,繼續把伊朗描述成大魔頭。

2月份伊朗被發現試射中程飛彈,儘管伊朗國防部長達赫甘(Hossein Dehghan)說,飛彈試射只是伊朗軍事防禦的正常活動,不違反2015年伊朗核子協議精神。川普仍大為震怒,在推特上用代表強烈語氣的大寫字母說將把伊朗「列入觀察!!」(ON NOTICE!),

雖然,川普在上任後較少提及退出核子協議,但他仍未放棄與伊朗為敵,根據協議,美國總統每三個月須向眾議院報告,伊朗確實遵了核子協議內容,不需要重新施加制裁。川普卻對媒體表示,「不太想做這件事」。

另一方面,川普19日將首次出訪外國,頭兩站就是沙烏地阿拉伯與以色列,以猶太教立國的以色列和伊朗互相視為敵國,沙烏地阿拉伯更是伊朗在中東的「死敵」,川普自上任以來就不斷修補與沙烏地拉阿伯的盟友關係,因為在歐巴馬(Barack Obama)總統任內,美沙關係一度因911事件後續究責而降至冰點。

今年3月,沙烏地阿拉伯副王儲穆罕默德.薩勒曼親王訪美,並與總統川普會晤(AP)
今年3月,沙烏地阿拉伯副王儲穆罕默德.薩勒曼親王訪美,並與總統川普會晤(AP)

伊朗、沙國爭中東地位

沙烏地阿拉伯自詡為遜尼派伊斯蘭教宗主國,伊朗則自認為什葉派老大哥,兩國在中東經常發生「代理人戰爭」,各自資助兩派的軍隊組織互戰。美國重量級國際關係雜誌《外交事務》(Foreign Affairs)指出,若保守派當權,其掌握的伊朗革命衛隊(IRGC)可能加強資助中東盟友,包括伊拉克政府軍、黎巴嫩真主黨(Hezbollah)、巴勒斯坦的哈瑪斯(Hamas)、敘利亞總統阿塞德(Bashar al-Assad)以及葉門的極端組織「胡塞」(Houthis),最後兩者都深陷內戰中。

加拿大銀行(RBC)分析師克羅夫特( Helima Croft)說:「萊希會支持更激進的區域政策,這本來就會影響各國遵守核子協議的意願。」克羅夫特也指出,伊朗革命衛隊近年扼守在波斯灣出入口荷姆茲海峽(the Straits of Hormuz),嚴重影響美國第五艦隊在巴林駐軍的行動安全,但伊朗革命衛隊屬於最高領袖(Supreme Leader)的管轄範圍,溫和派的魯哈尼恐怕難以約束。

因此,雖然所有候選人都說會保留核子協議,但伊朗保守派與性格偏激的川普碰在一起,美伊關係恐怕只會惡化。保守派陣營也相信,即便川普無法隨便退出協議,他也可能利用各種手段阻撓經濟制裁的解除進度,讓伊朗的經濟起飛夢想化成泡沫。

保守派候選人萊希(右)(美聯社)
保守派候選人萊希(右)(美聯社)
萊西的支持者。(美聯社)
萊西的支持者。(美聯社)

經濟制裁陰影猶在 外資卻步

媒體指出,伊朗最希望吸引外資的產業之一就是石油,有了大量外資,現在每天出口380萬桶原油的產量,將有望增加到5至6百萬桶。對投資者來說,伊朗產油過程容易,所需設備又大部分都已備齊,外資理應蜂擁而至。

但金流至今仍以緩慢速度流入伊朗,主因就是核子協議與經濟制裁的不確定性。《金融時報》(FT)指出,美國日前對伊朗的制裁十分嚴苛,只要是和伊朗有關的事項,美國公民都不能參與,歐洲曾有一間銀行,因為雇員持有美國護照,就被罰了89億美元的驚人罰款。各界當然不敢在情勢尚未明朗前貿然進入。

不過也有分析指出,伊朗政府貪腐嚴重,銀行法規不透明,金流掌握在大量國營企業手中,國際制裁鬆綁所帶來的經濟增長,只會流入最高領袖與教士等統治階級的手裡,對牢牢掌握政治權柄的保守派來說,其實收穫更大。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