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帶一路》兵家必爭的絲綢之路?中俄兩國的政治角力與盤算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提出的「一帶一路」橫跨歐亞非三洲,規模龐大。(美聯社)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提出的「一帶一路」橫跨歐亞非三洲,規模龐大。(美聯社)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2013年提出的「一帶一路」,以中國古代的「絲路」為架構,橫跨歐亞非三洲、60多國,涵蓋了全球65%的人口和超過1/4的貿易額。計畫以修建公路、鐵路、港口、油氣管道及其他基礎設施,通過陸路和海路串聯歐亞非,位於歐亞大陸腹地的中亞各國也積極投入此計畫,加強與中國的經濟連結。

「一帶」指的是貫穿歐亞大陸的「絲綢之路經濟帶」;「一路」則是跨越印度洋到地中海的「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絲綢之路經濟帶」從北京出發,經蘭州、烏魯木齊、吉爾吉斯、哈薩克、土庫曼、阿富汗、伊朗、土耳其、烏克蘭、莫斯科接著一路到達荷蘭鹿特丹。路線經過的國家多為原蘇聯所控制,即使蘇聯瓦解後,俄羅斯在這些國家也仍保有一定影響力,中國的計畫無疑是一腳踏入俄羅斯後花園。

一帶一路示意圖。(圖/鄭力瑋)
一帶一路示意圖。(圖/鄭力瑋)


另一方面,俄國本身即具有橫貫歐亞的優勢,也有意發展國內的鐵路運輸系統,加強西伯利亞大鐵路和貝阿鐵路更新,以帶動國內經濟成長,吸引人才回流,而一帶一路計畫將帶動中亞各國經濟,瓜分俄羅斯的經濟利益,與俄國利益相衝突。即使如此,俄國不但沒有拒絕中國,反而打開大門,歡迎「一帶一路」經過伊斯坦堡和莫斯科。

中亞東歐政局動盪  中國只能取道俄國

在中國原先的規劃中,也提出過三條不需經過俄羅斯的路線:

路線一:經阿富汗、伊朗、伊拉克和土耳其到歐洲。自恐怖組織「伊斯蘭國」(Islamic State,IS)崛起後,這條線路的安全風險大增。要建設這條路線,首要任務便是壓制住該區猖狂的恐怖主義勢力,不僅曠日費時,以中國現在的能力也無法獨立處理。

與敘利亞民主軍交戰的伊斯蘭國恐怖分子。(美聯社)
伊斯蘭國恐怖分子肆虐中亞,是中國「一帶一路」的阻礙。(美聯社)

路線二:經哈薩克、亞塞拜然、喬治亞、土耳其到歐洲。這條線路的困難點則是要同時跨越裏海和黑海,建設成本很高,加上裏海周邊國家的主權爭議,未來周邊國家若發生爭端,此路線都可能被迫停運。

路線三:經哈薩克、亞塞拜然、喬治亞、烏克蘭到歐洲。這條路線只需跨越黑海,周邊國家政局也相對平穩。但2014年烏克蘭危機爆發後,這條路線也行不通了。

烏克蘭政府軍與親俄的反抗軍在烏克蘭東部持續交火,衝突不斷,圖為正在烏克蘭東部大城頓內次克巡邏的烏國政府軍(AP)
烏克蘭政府軍與親俄的反抗軍在烏克蘭東部持續交火,衝突不斷,圖為正在烏克蘭東部大城頓內次克巡邏的烏國政府軍(AP)

相較之下,取道俄羅斯是比較可行的辦法,加上在烏克蘭危機爆發後,歐盟及美國對俄羅斯實行經濟制裁,俄羅斯對於中國的貿易依賴漸增。俄國還能藉由「一帶一路」重整境內老舊的西伯利亞大鐵路和貝阿鐵路。2015年5月,中俄兩國元首簽署《中俄關於絲綢之路經濟帶建設和歐亞經濟聯盟建設對接合作的聯合聲明》,奠定俄羅斯在「一帶一路」中不可或缺的角色。中俄雙方也簽署了《莫斯科至喀山高鐵項目勘察設計合約》,加速中俄雙方的高鐵建設合作。

俄羅斯總統普京(左)、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中)和土耳其總統艾爾多安(右)在「一帶一路」高峰論壇上合照。(美聯社)
俄羅斯總統普京(左)、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中)和土耳其總統艾爾多安(右)在「一帶一路」高峰論壇上合照。(美聯社)

中亞國家積極參與一帶一路   俄羅斯力推「歐亞經濟聯盟」

2013年,習近平在訪問哈薩克時提出「絲綢之路經濟帶」,隔年便建立了中國與哈薩克的物流合作基地,可見哈薩克在「一帶一路」中的重要地位。14、15日於北京舉行的「一帶一路」高峰論壇中,哈薩克總統納扎爾巴耶夫 (Nursultan Nazarbayev)、吉爾吉斯總統阿坦巴耶夫(Almazbek Atambayev)、烏茲別克總統米爾濟約耶夫(Shavkat Mirziyoyev)都親自出席,展現他們對計畫的重視。

於此同時,俄羅斯也積極拉攏前蘇聯國家,在2014年5月與白俄羅斯、哈薩克總統在哈薩克首都阿斯塔納正式成立「歐亞經濟聯盟」,聯盟中加上吉爾吉斯和亞美尼亞共五國,目的為強化前蘇聯國家為加深經濟、政治合作。可見俄羅斯仍想維持在中亞的政經影響力。

一帶一路高峰會:開幕式當天出現藍天(AP)
一帶一路高峰會:開幕式當天出現藍天(AP)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