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投書:從法國的民主政治,看到國民黨再造與台灣的民主契機!

2017年05月20日 06:20 風傳媒
作者認為,國民黨最近黨主席選舉,可以仿效法國馬克洪拋棄政黨包袱模式,從社會各界中覓取有能力且受到民衆肯定的菁英。國民黨的未來繫於黨主席,唯有選出優秀領導人,才有能力帶領同志贏得2018年地方選舉與2020年中央大選。(資料照,蘇仲泓攝)

作者認為,國民黨最近黨主席選舉,可以仿效法國馬克洪拋棄政黨包袱模式,從社會各界中覓取有能力且受到民衆肯定的菁英。國民黨的未來繫於黨主席,唯有選出優秀領導人,才有能力帶領同志贏得2018年地方選舉與2020年中央大選。(資料照,蘇仲泓攝)

台灣自從總統直選後,就未見具有前瞻、創新、執行力、能融和族群,帶給人民幸福、希望的領導人,這是一般民主制度的缺失,不易產生優越的領導人。改善對策,必須能夠從全國適任的菁英中舉才,而非僅侷限於少數缺乏領導與管理能力、經驗的政界人士。任何民主國家能做到這點,兼具執政者能同時掌握國會多數的制度,就是一個比較理想而有效能的先進民主國家。

不幸的是,今天多數民主國家政客,把個人利益放在第一位,其次為政黨,最後才是國家人民,台灣如此,美國也不例外。法國比台、美進步,此次法國總統大選由缺乏政黨奧援的獨立參選人,39歲的馬克宏(Emmanuel Macron) ,擊敗極右派民族陣線(NL) 侯選人勒朋 (Marie Le Pen) ,成為法國民主政治史上最年輕的總統。馬克宏以他的哲學思想和歷史宏觀的視野做為思考國家政策的方向,力排當今瀰漫全球的兩大極右、極左潮流,選擇中道路線,繼續留歐;拋開傳統政黨包袱,堅持以創新思維,帶領國家人民,提倡「前進運動」(En Marche ! ),突破困境,鼓勵全民努力共創、分享美好的未來。

BBC 分析其勝選主因為:「運氣-原本領先的極右派共和黨(LR)費雍(Francois Fillon)與勒朋都陷入欺瞞歐盟非法取得不當薪資的醜聞,導致聲望下挫或停滯,讓馬克洪後來居上。」;「精明、抓住趨勢-掌握選民反對建制派傳統左右政黨的心理,採行中間路線吸引選民」;「草根競選、深入人心-拜訪具有全國各地代表性的30萬戶,進行2萬5千次15分鐘的訪談,依資料制定競選政策。」;「年輕正向,積極樂觀!」;「與勒朋反歐盟、反移民負面形象成鮮明對比。」;「一群選民為阻極右派勒朋當選,不得不選擇中間路線的馬克宏。」。

法國新任總統馬克宏14日正式就職(AP)
作者認為相較多數民主國家政客,把個人利益放在第一位,其次為政黨,最後才是國家人民,法國比較進步,此次總統大選由缺乏政黨奧援的獨立參選人,39歲的馬克宏擊敗極右派民族陣線(NL) 侯選人勒朋 ,成為法國民主政治史上最年輕的總統,馬克宏力排當今瀰漫全球的兩大極右、極左潮流,選擇中道路線,拋開傳統政黨包袱,堅持以創新思維,帶領國家人民。(AP)

法國實行半總統制,共有2位領袖,1是總統,2是總理。總統是國家元首,擁有任免總理,主持內閣會議和頒布法律的權力,亦是三軍統帥,由人民直選,經過一輪或兩輪投票,獲過半數以上支持產生。任期5年,最多可連任2次。總理是內閣的最高首長,由國民議會席次過半黨派(或聯盟)組成的聯合政府推舉,經總統任命,主管國家的政策與運作,內閣向議會負責。當在野黨在國會過半時,形成「左右共治」的局面,但因內閣由總理主政,不至出現朝小野大的對立困境。法國總統競選經費設有最高上限,每位候選人第一輪選舉,不得超過約1850萬美元,兩輪競選總金額不得超過約2400萬美元,同時不允許任何企業或機關、團體的捐贈,因此可以避免選後遭企業或財團的遊說影響施政。

國民黨的未來繫於黨主席,唯有選出優秀領導人,才有能力帶領同志贏得2018年地方選舉與2020年中央大選。最近黨主席選舉,是一個扭轉乾坤的契機,如能產生適任人選,即有機會完成政黨再造,並為台灣政治帶來新局。就現實面而言,有志總統大位的候選人皆不可能在短暫3年內,改變選民長期累積對國民黨的負面印象,民進黨當年花了8年時間,才於2016年重獲選民青睞,國民黨何能一蹴而就,完成下屆總統大選改朝換代的艱鉅任務。比較可行的方式,就是仿效馬克洪拋棄政黨包袱模式,跳出框架,從社會各界中覓取有能力且受到民衆肯定的菁英,以清新有能力的形象,協助國民黨,提名民眾認同的人選,取得立法院多數席位,完全執政。這種蛻變,將國民黨從少數黨員與政客的狹獈政黨,轉型成為從全國各界菁英舉才,以及人民福祉利益為優先的開放政黨,不僅可贏得勝選,更將提昇台灣民主政治成為世界的先驅典範,也可與以台獨黨綱訴求的民進黨形成明顯區隔。

國民黨主席選舉辯論後,洪秀柱吳敦義郝龍斌韓國瑜詹啟賢潘維剛等大合照。(蘇仲泓攝) .JPG
作者認為,國民黨提名的總統候選人皆不可能在短暫3年內,改變選民長期累積對國民黨的負面印象,民進黨當年花了8年時間,才於2016年重獲選民青睞,國民黨何能一蹴而就。比較可行的方式就是仿效馬克洪拋棄政黨包袱模式,跳出框架,從社會各界中覓取有能力且受到民衆肯定的菁英。(資料照,蘇仲泓攝)

這次6位候選人,多數企圖親自披掛上陣,角逐2020,只有1位真心倡議從黨外尋求超級戰將。對於每位參選人提出改造政黨、重振黨譽的主張,最佳檢驗方式就是觀察他們的言行。某些候選人為了當選,採取負面與針對性的攻擊性抹黑、互打,加上人頭黨員問題,引起民眾對國民黨的強烈反感。這種只為個人私利,不顧黨的形象作為,是言行不一的典型政客,怎能期待他們改造政黨、重塑黨的社會形象。此外令人遺憾的是自從國民黨喪失政權後,能讓一般民眾有感、熱情參與的活動,只有「曰本核災食品公投」。在近1年期間,國民黨努力的成績,也反映在政黨民調2、3成的低滿意度中,如何能期待3年後變天?黨內高層決策人士,是否應擔負相對責任?希望有智慧的國民黨員,能從黨與國家人民利益的宏觀視野考量,選出最佳人選,完成政黨再造,開創臺灣民主的新頁與美好的未來。

*作者為美國康乃爾大學博士。電子業退休,曾任職美國加州惠普公司。去年六月曾於世界曰報1683期周刋以「桑德斯開啓美國民主新頁」為題指出川普將於2016年11月大選中擊敗希拉蕊,成功預測美國總統大選結果,打敗世界絕大多數主流媒體的相反民調。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