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穆斯林世界最重要的選舉》伊朗總統魯哈尼爭取連任,改革者還是披著羊皮的狼?

2017年05月19日 12:08 風傳媒
伊朗總統候選人魯哈尼對群眾比出勝利手勢。(美聯社)

伊朗總統候選人魯哈尼對群眾比出勝利手勢。(美聯社)

一綹白鬍、一身黑袍,魯哈尼看來溫文儒雅,比起伊斯蘭教士,擁有法學學位的他更喜歡別人稱他為「博士」。

現年68歲的魯哈尼(Hassan Rouhani)是伊朗現任總統,也是19日本屆總統大選的候選人。他以改革派政策為號召,強調伊朗向外國開放,也力圖改變對國內肅殺的政治風氣與人權議題,他曾批評保守派對手:「你們的時代已經過去了!」

「我們要新聞自由、結社自由!」魯哈尼喊道:「我們要思想的自由!」台下萬千支持者也應聲高喊,競選旗幟瘋狂擺動,像一波波紫色浪潮。這一幕對伊朗人民並不陌生,四年前的魯哈尼也喊著相同口號,把自己送上總統位置。

2013年6月14日,伊朗第11屆總統選舉投票日,根據選前14天民調,魯哈尼只有6.5%支持率,在8名候選人中排倒數第三。但選前5天,另一位改革派候選人、前副總統阿雷夫(Mohammad Reza Aref)退選,魯哈尼的支持率急速上升,在第一輪投票奪得1800萬票,以50.7%過半得票率,免去第二輪投票直接當選。保守派勁敵卡利巴夫(Mohammad-Baghar Ghalibaf)只獲得600萬票,整整差了三倍。

魯哈尼的支持者。(美聯社)
魯哈尼的支持者。(美聯社)

當時,魯哈尼承諾改善伊朗的網路環境,讓網速變快、讓更多人享受免費網路,還推出一篇洋洋灑灑的《公民權利憲章》,條文赫然寫著:「政府應保障人民享有言論自由與出版自由,包含廣播、報紙、電視、書籍,社群媒體等亦然。」伊朗近8千萬人口中,超過60%都是習慣數位科技的30歲以下青年,這樣的承諾,叫他們怎麼不動心?

然而四年過去,伊朗仍禁止許多外國網站如Facebook、Google等,部分社群媒體解禁了,但仍面臨嚴格規範。最大社交軟體Telegram上用戶有4000萬之多,但掌管網路法規的「網際網路最高委員會」(Supreme Council of Cyberspace)卻規定,只要「追蹤者」超過5千人就須向政府「立案」。

細看法源,這個委員會由伊朗司法部和相當於國防部的「伊朗革命衛隊」(IRGC)掌管,根本沒有總統插手的空間。

伊朗實施全球唯一的「政教合一共和制」,最高領導人不是總統,而是掌握政治、宗教與軍事大權的「最高領袖」(Supreme Leader),目前由77歲的哈米尼(Ali Khamenei)擔任。從總統到議會,所有候選人都要由哈米尼掌控的「憲法監督委員會」(The Guardian Council)篩選過才能參選。

沒有實權的總統,選上了又能怎麼改革?這是外界對魯哈尼的第一個疑惑。有心而無力是伊朗改革派最麻煩的問題。

然而,第二個問題是,魯哈尼真的有心改革嗎?

1948年,魯哈尼出生於北部塞姆南省一個虔誠穆斯林家庭,早年在神學院攻讀伊斯蘭教法。魯哈尼是伊朗革命領袖、什葉派教長「大阿亞圖拉」何梅尼(Ayatollah Khomeini)的忠實追隨者,當年還是世俗政權巴勒維時代,何梅尼1964年流亡海外後,忠心的魯哈尼四處去探望他不下10次,因此多次被捕入獄。

魯哈尼就讀神學院時期。
魯哈尼就讀神學院時期。

1979年伊朗伊斯蘭革命爆發,何梅尼回國當上「最高領袖」,幾乎是同時,魯哈尼進入伊朗國會擔任議員,負責軍事與外交事務達20年。1980年兩伊戰爭(Iran-Iraq War)開戰,他也在「國防最高委員會」(the Supreme Defense Council)擔任高級國安顧問,甚至曾任革命衛隊空軍指揮官。

何梅尼一次演講,後排左二戴墨鏡者就是魯哈尼。
何梅尼一次演講,後排左二戴墨鏡者就是魯哈尼。

1999年伊斯蘭革命屆滿20週年,伊朗學生爆發大規模示威遊行爭取言論自由,卻遭到軍警暴力鎮壓,五名學生當場死亡。當時,魯哈尼說這群學生是「惡棍與暴徒」,還引用《古蘭經》批評示威者為「塵世腐敗之源」(Mofsed-e-filarz)——根據伊朗法律,這個罪名最高可判死刑。

而即使在2013年當選後,他也沒有如承諾的釋放眾多政治犯,包括2011年在家中被捕的改革派前總統候選人卡魯比(Mehdi Karroubi)和莫薩維(Mir-Hossein Moussavi),以及2008年被逮捕的少數族群巴哈伊教(Baha’i)多位領袖。

在伊斯蘭教士牢牢把持的共和國內,魯哈尼堪稱「元老中的元老」,也難怪當他高喊言論自由,甚至批評保守派對手是「切斷人民舌頭、縫上百姓嘴巴的人」,外界不住質疑,魯哈尼不過是嘴上抹了蜜的老滑頭。

魯哈尼站在何梅尼的肖像前。(美聯社)
魯哈尼站在何梅尼的肖像前。(美聯社)

但是,魯哈尼也確實為伊朗帶來重大突破,魯哈尼在蘇格蘭格拉斯哥加里東大學(Glasgow Caledonian University)獲得學位,精通英法德俄等六國語言,是伊朗少見的親西方份子。2003至05年間,魯哈尼擔任伊朗核發展的對外談判代表,主張向國際社會開放,獲得「長老外交官」(the Diplomat Sheikh)的稱號。2013年任總統後,他也竭力坐上國際談判桌。

2015年7月,伊朗終於和美、俄、中、英、法、德六國達成核子協議(JCPOA),同意限制核發展,國際社會則同意鬆綁實施超過10年的經濟制裁。JCPOA對伊朗經濟政策有決定性影響,魯哈尼上任時,伊朗通膨率暴增至40%,但魯哈尼執政以來已經降至7.5%。

不過,伊朗失業率還是居高不下,30歲以下失業人口高達30%,這也是保守派對手主要攻擊的點。魯哈尼政府被指控裙帶經濟嚴重、貪腐猖獗,國際制裁解除而開始流入的外資,多半進入國營石油產業,還很有可能進入了政府要員的口袋,平民百姓還見不到經濟榮景。

伊朗核子協議達陣,經濟制裁可望解除,民眾歡欣鼓舞。(美聯社)
伊朗核子協議達陣,經濟制裁可望解除,民眾歡欣鼓舞。(美聯社)

國際社會也批評,魯哈尼對內溫和,區域政治的野心卻一年比一年強,伊朗被爆出資助武器給巴林的什葉派反抗軍,也派出庫德族軍隊與革命衛隊,幫助什葉派的伊拉克政府對抗恐怖組織「伊斯蘭國」(IS),更積極幫助陷入內戰的敘利亞總統阿塞德(Bashar al-Assad)和葉門叛軍「胡塞組織」(Houthis),中東儼然變成伊朗與其他遜尼派國家的代理戰場。

對西方國家而言,誰當伊朗總統都不過是換湯不換藥,外表親和的魯哈尼可能更能掩飾伊朗的軍事意圖,伊朗另一個死敵以色列更是坐如針氈,以國前情報部長史坦尼茲(Yuval Steinitz)曾說:「魯哈尼出現是為了欺騙全世界,不幸的是,許多人樂意上當。」

以色列總理納坦雅胡表示,伊朗限核協議將世界推入更危險的境地。(美聯社)
以色列總理納坦雅胡表示,伊朗限核協議將世界推入更危險的境地。(美聯社)

但是,許多伊朗人仍認為,在魯哈尼治理下,公共言論空間確實更自由了,網路逐步開放讓年輕中產階級擁抱魯哈尼,年輕女性更是死忠支持者。包括兩度獲得奧斯卡最佳外語片的伊朗導演阿斯哈法哈蒂(Asghar Farhadi)在內,演藝明星也全力支持。

伊朗的遜尼派精神領袖哈米德(Molavi Abdul Hamid)也說,雖然不臻完美,但比起前總統阿瑪迪內賈德(Mahmoud Ahmadinejad),魯哈尼政府治理下的伊朗真的比較自由。

對西方而言,魯哈尼是一位可以溝通但野心勃勃的伊斯蘭領袖,對國內民眾而言,魯哈尼是讓伊朗重新走向世界的希望,若他當選總統,伊朗會迎向暌違近40年的改革開放,還是舊瓶裝新酒,仍停滯不前呢?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