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近平賭川普不敢!美國真的會取消香港的「獨立關稅地位」嗎?

2020-05-28 17:45

? 人氣

(BBC中文網)

(BBC中文網)

美國國務卿龐畢歐27日對國會表示,香港不應再享有按照美國法律給予的特殊地位。龐畢歐稱,現在將由總統川普決定是否或者如何終止香港目前享受的特殊經濟待遇。

龐畢歐在其聲明中提到,有關1992年的《香港政策法》,如香港被確認其自治狀態與中國其他地區無異,美國總統可授權行政部門取消香港的獨立關稅區地位,並且終止中國通過香港取得美國敏感科技技術的渠道。

美國最終採取的行動可能會對香港的亞洲金融中心地位造成重大打擊。美國會不會真的取消香港獨立關稅區地位?一旦取消給各方帶來的後果又是什麼?

「獨立關稅區」的影響範圍

protest
香港示威者認為可借美國之力逼使北京讓步。

受訪經濟學家向BBC中文表示,首先需要廓清的概念是,獨立關稅區的地位是世貿組織賦予的,不由得美國取消,美國能做的是單方面不再視香港為獨立關稅區。因此簡單說美國取消後,香港將與深圳無異並不準確。

「香港不會輕易失去獨立關稅區地位,因為香港作為獨立關稅區由世界貿易組織(WTO)承認,並由香港特區《基本法》保障。這種國際公認的地位,並不是任何一個國家給予的,也不能被某一個國家任意廢止。 」香港中文大學商學院助理教授吳靖表示,如果某個國家,例如美國,不承認香港是獨立關稅區,那只會影響到香港與該國的進出口貿易。

獨立關稅區(Separate customs territory)源自WTO的前身關稅暨貿易總協定(GATT)制定時,為未獲得獨立的殖民地而設置,起初有30多個非主權政治實體,隨著殖民地國家相繼獨立,世貿組織框架下現存的獨立關稅區有台澎金馬、香港、澳門和歐盟。

香港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局長邱騰華曾公開表示,香港作為自由港,沒設下任何貿易關卡,若他國單邊採取措施,香港無法阻止,若說香港獨立關稅區是受惠、受制於某國,這是錯誤的說法,亦無視香港的情況。

香港科技大學經濟系首席教授朴之水(Albert Park)表示,美國之所以威脅要取消香港獨立關稅區地位,主要因為中國如果通過香港《國安法》,他們需要尋求懲罰香港和中國的途徑。

美國的利益博弈

即便如此,經濟學家也認為,美國單方面不再視香港為「獨立關稅區」可能性不大,因為美國自身利益牽扯較大。

「一旦他們(美國)更仔細地考慮到這一行動的後果,就不大可能會將這個威脅付諸實施。」朴之水解釋,首先,剝奪香港獨立關稅區的地位,會加速香港失去自治權,加速「一國兩制」的終結,而這正是美國所要防止的。」

Pompeo at a news briefing
美國國務卿龐畢歐在中國人大表決香港《國安法》決定前對國會表示,香港不應再享有按照美國法律給予的特殊地位。

「另外,香港是美國的一個重要出口市場,2018年排名第10位,失去獨立關稅導致的較高關稅將傷害美國出口商,尤其是葡萄酒、牛肉和農產品的出口商。」

吳靖也認為,任何國家,包括美國在內,在考慮對香港的政策時,都會首先考慮自己的利益。比如,美國對香港享有大額貿易順差。

香港與美國之間貿易額在380億美元左右,而美國對香港貿易順差高達334億美元。美國對香港保持著最大單一國家或地區順差,在美國貿易體系中十分難得。

其次,有1300多家美資企業在香港經營,這些美國企業在香港享有進入中國內地和東南亞的便利。

但美國如果決意要在世貿組織的框架下取消香港的獨立關稅區地位,則需要團結盟友,證明香港在「對外貿易關係和參與WTO事務上不再享有完全的自治權」,這意味著美國可能在WTO制度框架內與中國進行新一輪博弈。

具體產業和市場信心

中美在多個領域明爭暗鬥的大背景下,如果香港對於美國的政治利用價值比經濟價值更高,美國也可能發起對香港的經濟打擊,手段之一便是取消香港獨立關稅區地位。

朴之水(Albert Park)認為,如果真的發生,對香港經濟的負面影響巨大。主要體現在:

貿易受損——貿易戰導致到中美間高關稅,取消獨立關稅區意味著立即提高香港與美國間的關稅,雙向貿易因此將減少。對於香港消費者而言,美國商品價格會提高,對於生產者而言,從美國進口原材料的價格會上漲,香港出口商的利益也將受損。

科技發展受損——「香港的電信和科技公司也會因美中在高科技貿易上的限制而受到負面影響。」朴之水表示。

零售業受損——「長期以來,由於香港商品價格較為便宜,若失去獨立關稅地位,香港零售業會失去對內地遊客的吸引力。」朴之水表示。

但吳靖認為,美國不承認香港是獨立關稅區,只會影響到香港與美國的進出口貿易,由此所造成損失相當有限。

根據香港工業貿易署數據,2019年,香港產的產品出口477.5億港元,其中輸出美國的商品36.7億港元,佔比7.7%。不過香港的貿易以轉口貿易為主,2019年轉口到美國的貨值3000億港幣左右,佔比7.6%。

「事實上,社會動蕩對市場信心打擊大得多。經歷了幾個月動蕩、暴力和不確定性之後,任何能夠穩定局勢的因素,都會對香港投資者的情緒恢復有極大幫助。 」

吳靖認為, 投資者經常會評估長期潛在投資環境,包括政治、經濟的穩定性,以及對正常運營和盈利的預期。因此,長期來看,香港《國安法》應有助於恢復社會穩定,恢復香港法治,維護「一國兩制」的原則。這對投資者信心和營商環境都有幫助。

香港民間人權陣線則表示,《國安法》一旦實施,全世界都會擔心如何在香港設立公司,對香港經濟的破壞是長遠的,無法回頭。「《國安法》摧毀了人權、民主、自由、法治,屆時也不可能會有繁榮的經濟。」

中國面臨的衝擊:金融大於貿易

Mainland China 100 Yuan notes are at a Bank of China in Hong Kong 12 January 2007.
香港是重要的人民幣離岸交易中心。一旦這裏的資金流入和流出受到管制,必將損害香港的國際金融中心地位,影響中國的國際融資。

香港在中國的經濟版圖中有著特殊地位。如果美國不再視香港為獨立關稅區,對於中國經濟而言,意味著什麼?

經濟學家認為,就貿易而言,影響不大。

朴之水稱,香港失去獨立關稅區地位對中國內地與世界其他地區的貿易的直接影響可能不大,因為中國對外貿易中,經過香港的轉口貿易的份額一直在穩步下降。這一變化也不會影響中國進出口的關稅水平。

吳靖表示,在2001年中國內地加入世貿組織之前,香港扮演著重要角色,是外資進入中國內地市場的重要渠道。而現在,中國內地已經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物流、交通都直接與世界其他地區緊密相連。在一定程度上,香港作為貿易中介的地位正在減弱。

Chinese leaders and delegates attend the opening session of China"s National People"s Congress (NPC) at the Great Hall of the People in Beijing, China, 22 May 2020
中國人大雖然已通過涉及香港《國安法》的決定,但該法具體內容尚未公布。

不過吳靖提醒,中國內地金融體系還未完全開放,因此香港對中國內地最重要角色是國際金融中心。

香港近年來一直是國際資本流入中國的重要門戶。在中國內地全年所獲得的1250億美元的外地直接投資(FDI)中,990億通過香港流入,佔總外商投資額的80%。

專注研究全球經濟的智庫PIIE稱,截至2018年底,中國非金融類對外直接投資在香港的存量達到6220億美元。這一數字大約相當於香港同年GDP的170%。這代表著大量內地企業通過香港投資全球,其中還包括越來越多中國央企。96家中國央企中,有50家央企旗下至少有一家子公司在香港聯交所上市。

在金融方面,香港還是大量中國企業上市融資的目的地,全球最大的離岸人民幣業務中心,在人民幣國際化上扮演舉足輕重的角色。根據SWIFT的統計數字,全球70%以上的人民幣支付通過香港進行結算。

吳靖認為,美國若不承認香港的獨立關稅區地位,可以限制某些公司來港或在香港設立地區總部,並對香港的資金流入和流出實行一定管制。這將損害香港之於中國內地的國際金融中心地位。

更長遠來看,香港失去獨立關稅區的特殊地位,可能會釋放出香港獨立性惡化的信號。朴之水認為,這可能導致跨國公司對香港的未來失去信心,最終香港可能不再是投資和貿易的一個頗具吸引力的門戶,中國經濟也將因此受傷。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