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投書:是罷韓?還是惡霸當道?

2020-06-03 05:40

? 人氣

高雄市長韓國瑜罷免案將於6日投票,作者質疑,這到底是「罷韓」還是「罷凌」?(資料照,黃信維攝)

高雄市長韓國瑜罷免案將於6日投票,作者質疑,這到底是「罷韓」還是「罷凌」?(資料照,黃信維攝)

高雄市長的罷免案投票將在6月6日舉行,罷韓團體提交中選會的罷韓理由書,是由身為醫師的陳冠榮執筆,洋洋灑灑的4千多字中提到「身為醫生,我清楚知道要讓城市回復健康,首要清除病菌傳播者,而韓國瑜正是危害城市的病原體」、「韓國瑜帶來了城市的黑死病;讓本應大步轉型的幸福城市,成了眾人嘲笑的發財市」。

看到這樣一份罷免公告,實在讓人氣到說不出話來!

自從2018年韓流崛起之後,欣賞韓國瑜和厭惡韓國瑜的兩方似乎就是活在平行時空,韓所做的同一件事、所說的同一句話,這兩方都會有近乎南轅北轍的解讀,愛之欲其生,惡之欲其死,然而,撇開個人的愛憎不談,當訴諸於法律層次,進行罷免公告時,居然濫用中選會之公務資源,直接進行人身攻擊並極盡侮辱之能事!這個國家難道沒有公道了嗎?到底有沒有一套客觀的評量標準?

20200111-韓國瑜競選總部現場。(顏麟宇攝)
2018年「韓流」崛起,欣賞韓國瑜和厭惡韓國瑜的兩方似乎就是活在平行時空。(資料照,顏麟宇攝)

罷免理由書不當比喻 遮蔽市政成效

罷免,乃憲法賦予人民的神聖權利,而罷免公告裡的罷免理由陳述,理論上應該是理性的、具體的、甚至是從道德層次出發的論述,因為,人民之所以動用到罷免的權利來懲罰一位民選官員,必定是因為他具體地觸犯了法律或明顯地瀆職、貪腐、無能,只要能具體客觀地陳列出他的瀆職、貪腐、無能,人民自會做出判斷和選擇。

然而,令人瞠目結舌又痛心疾首的是:一個懸壺濟世的醫生、一個原本應該具備悲天憫人胸懷的醫師、一個讀了多少聖賢書、吸取多少知識方能考上醫學系的高材生,竟然如此作賤自己神聖的專業身分,使用如此歧視、霸凌、刻薄的語言,在近乎於法律文件的正式選舉公告中,當著全國人民的面前,徹底地示範了「何謂民主精神的墮落」。

是可忍,孰不可忍。

「Wecare高雄」在罷免理由書中,把韓國瑜比喻為「黑死病」、「病原體」,也許讓很多討厭韓國瑜的人感到十分痛快,但是,你我可曾想過:仇恨和霸凌,真的要成為我們國家的中心思想嗎?

把一個人比喻為病原體、指控他為一個城市帶來了黑死病,這不是語言霸凌,什麼才是語言霸凌?

韓國瑜上任才不到一年,路平、燈亮、水溝通、防疫成效第一,這些是大家看得見的政績,其他像是登革熱明顯改善、擴展農產品外銷、幫助未婚媽媽、提升雙語教育等,也是有具體事證的施政成果,說他是病原體、指控他為高雄帶來黑死病,那在位12年中發生氣爆案、馬路5000天坑造成許多傷亡、還有多起官員涉及貪汙案的陳菊又是什麼呢?

罷韓四君子。 (圖/徐炳文攝)
作者認為,罷韓四君子「作賤自己的身份」。 (資料照,徐炳文攝)

罷免書應寫具體事由 而非抽象概念

如果覺得韓國瑜罪大惡極、罪無可逭、罪大滔天,那就舉出具體事證,最好是法院認證過的、足以讓韓國瑜在罷免案中一槍斃命的事實,然而,通篇文告中盡是低劣又毫無實證的汙衊之語,諸如「帶著整個城市危傾破敗」、「只顧親信溫飽、枉顧公眾利益」、「讓私人關係凌駕專業」,乍看之下,筆者還以為是在談前市長陳菊呢!

更令人啼笑皆非的是,陳冠榮竟然指稱韓國瑜「讓本來健康的高雄重病休克、讓整座城市病入膏肓」.........大家大家試想,一個原本就很健康的城市,韓流何以會興起?陳其邁何以會在一向深綠的高雄敗下陣來?陳冠榮還指控韓國瑜是一個「從未認真上班的市長」、控訴韓國瑜「和局處首長聯手搞砸高雄市政、開心收割前人成果、留下萬坑之城和雜草叢生的市容」.......這些莫須有的罪狀,讓上任以來「起的比雞早、做得比牛多、跑得比馬快」市府團隊,尤其是超賣命的三位部長級的副市長情何以堪?

罷韓團體的四個發起人,到底是為了高雄著想?還是出於私心私慾?敢問爾等:是否願意對天、對自己的良心起誓?如果是為了自身利益、甘為政治鬥爭打手,如此這般顛倒是非、指鹿為馬,難道不怕天理昭彰報應不爽嗎?

筆者認為,韓國瑜個人的去留事小,事實上,以現實狀況評估,罷免案的通過幾乎已經是無可避免的結果,不是因為韓國瑜的市政表現不佳,也不是因為他中途跑去參選總統多麼罪大惡極,而是因為罷免門檻的設計原本就不合理。

20200311-罷韓提案法定領銜人陳冠榮醫師11日到監察院接受監委約談。(盧逸峰攝)
作者認為,陳冠榮稱韓國瑜「讓本來健康的高雄重病休克、讓整座城市病入膏肓」,令人啼笑皆非。(資料照,盧逸峰攝)

罷免門檻過低不合理 只能待日後修法

當初投給陳其邁的票數就已經將近八十萬,然而罷免案過關卻僅需要58萬左右的票數,當初投給陳其邁的人,想當然爾本來就不喜歡韓國瑜,這80萬人只要有差不多四分之三的人出來投贊成票,罷免案就通過了,韓國瑜就必須離開高雄!韓以將近90萬票當選,但是卻只需要將近58萬票就可以罷免他,這樣的罷免制度原本就有讓人詬病之處。

但是,既然目前選罷法的條文如此規定,我個人可以接受並服從最後的罷免結果,畢竟我們是民主國家,法律不恰當,只能等待日後檢討並修法,在未修法之前,也只能服從這樣的法律規定。

讓筆者感到義憤填膺的不是韓國瑜即將被罷免,而是:號稱民主的中華民國,敵對陣營對政敵的追殺竟然可以張牙舞爪、無法無天到這般田地!

蔡政府可以佯裝無辜地欺騙人民說「罷韓與政府無關,是民間自發」,這種把人民當成智障的話語,已經無法取信於民了!從最近的種種事端,都可以看出執政黨的手早已伸進去左右罷韓的啟動,諸如高鐵優惠、罷韓團體盜用法務部logo 以及贈送超額的選舉贈品等,本該中立的機構,為了配合罷免案,所有荒腔走板的行徑盡出,這些官員笑罵由人、好官我自為之的嘴臉,真是讓人鄙夷不屑。

20200522-行政院副院長陳其邁出席立法院「高雄農特產品展售會」,並於會後聯訪。(蔡親傑攝)
作者指出,當初投給陳其邁的票數就已經將近八十萬,然而罷免案過關卻僅需要58萬左右的票數,相當不合理。(資料照,蔡親傑攝)

政治也不脫道德良知 民主不可成鬥爭煉獄

罷免團體如若認為罷韓乃順天應人之舉,公告之文大可列舉事實、羅列被罷者的具體不當行為,而非涉及人身攻擊與侮辱!民進黨散佈仇恨的基調,不但永遠和「和解」、「團結」的理念背道而馳,甚至已經讓台灣成為一個實質上分裂的國家了!

在我任教的學生中,因為受到網路以及媒體的洗腦,年輕學子多數認為韓被羞辱是罪有應得,我不想做太多論辯,只舉了一個實例說明:

我說:「上學年班上某同學經由全班票選,當選為班長,一個月後,他又報名參加學校學生會代表的選舉,參選期間,他無暇顧及班務,因此將班長的職務暫時交託給副班長代理,後來,他沒有選上學生會代表,又回來執行班長的職務,請問:你們會想罷免他嗎?如果有人不滿他帶職參選學生會代表,而痛罵他是班上的毒瘤或病毒,你們支持這樣的言論嗎?」

學生啞口無言了。

即使是政治這般錯綜複雜的事,仍不脫離道德良心和人情義理!

台灣最自豪的民主政治,就在政黨輪替之間變成了鬥爭的煉獄。民進黨與中選會、罷韓四君子的關係與手段,從這篇猶如惡霸口吻的罷免公告,眼明心清的讀者可以自行判斷。這個從街頭運動起家的執政黨不論是選舉還是罷免,不斷的把仇恨散布在台灣社會的氛圍中,「順我者生逆我者亡」。

20200111-蔡英文競選總部於11日召開國際記者會,蔡英文發表談話。(盧逸峰攝)
作者認為,台灣自豪的民主政治,在政黨輪替之間變成了鬥爭的煉獄。(資料照,盧逸峰攝)

罷免或霸凌? 須審慎思考

對照滿嘴美國優先、滿腦子用仇中救選情、媒體質疑他就辣嗆媒體的川普總統先生,是不是有點似曾相識?眼看這兩天美國街頭已經失控,數十個城市不得不進行宵禁令-這些難以想像的暴動居然就發生在自認是最偉大的民主國家。在此呼籲高雄的鄉親,在投下神聖的一票之前,請好好想想,這次的罷韓行動究竟是不是霸凌行為?是不是一次親痛仇快的政治鬥爭?台灣真的還要繼續讓霸凌橫行、讓霸權當道嗎?

高雄人,用您們的良心決定是否投票,用行動向全國人民展現您們的智慧!

韓國瑜去留事小,民主精神事大!

*作者為高中英文教師

本篇文章共 14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1,460

喜歡這篇文章嗎?

湘之音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