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長空觀點:罷韓過後,韓國瑜如何重拾初心?

2020-06-13 06:20

? 人氣

高雄高達五成以上的罷韓民意,不只綠營選民,還有中立及淺藍選民,多數聚焦他違反承諾、帶職參選總統的行為。(資料照,林瑞慶攝)

高雄高達五成以上的罷韓民意,不只綠營選民,還有中立及淺藍選民,多數聚焦他違反承諾、帶職參選總統的行為。(資料照,林瑞慶攝)

2020年6月6日,高雄市民以93.9萬高票,同意罷免高雄市長韓國瑜,韓國瑜成為台灣選舉史上,第一位被罷免的直轄市長。

「韓國瑜為請假參選總統道歉了!」當台灣媒體的跑馬燈、版標,不約而同以醒目的方式宣告這項消息時,坊間輿論對此評價不一,認為他知錯能改者有之、認為為時已晚者有之,也不乏拿他去年受訪時聲稱「沒覺得對不起高雄市民」來「打臉」的人士。其實,韓國瑜近兩年在台灣政壇的暴起暴落,如同《左傳》的名言「其興也勃焉,其亡也忽焉」,該負最大責任的沒有別人,正是韓國瑜自己,而值得他一句誠心道歉的,又豈止280萬高雄市民而已?

韓國瑜強調,去參選總統,並不是放棄對高雄的承諾,而是要把高雄的溫暖希望和勇氣,這種團結奮鬥的精神,帶到全台灣。(圖/徐炳文攝)
韓國瑜當初表示,自己參選總統,並不是放棄對高雄的承諾,而是要把高雄的溫暖希望、勇氣,以及團結奮鬥的精神,帶到全台灣。(資料照,徐炳文攝)

一號苦主:全體藍營支持者

韓國瑜並不是藍營諸多困境的始作俑者,卻絕對是將藍營推入當前存亡絕續關頭的主要推手之一。

首先,韓國瑜故作姿態地「被動參選」,是造成國民黨內部分裂的主要原因。韓自2018年當選高雄市長後,始終不願將不參加總統選舉說死,讓他的支持者心存觀望,甚至喊出「非韓不投」的口號,除了影響藍營選民的整合之外,也讓許多中立選民對朱立倫、王金平等其他可能代表國民黨的候選人失去信心,導致他們的民調一路走低。等到另一位強棒——鴻海集團創辦人郭台銘宣佈參加初選後,原先擺出無意參選姿態的韓陣營卻又由其夫人李佳芬搞出「背後開槍」說,繼之發表令人瞠目結舌的「五點聲明」,逼著時任國民黨主席吳敦義頒佈古今中外罕見的初選辦法,讓韓國瑜「帶職被動參選」。此種不具正當性的初選辦法與荒腔走板的初選過程,直接造成後續郭台銘脫黨、王金平脫隊,藍營的選情也從此一潰到底。

其次,韓國瑜對兩岸互動分寸的拿捏失當,讓國民黨更難脫下「親共賣台」的紅色標籤。譬如,他在訪問香港時,與中聯辦官員闢室密談,輿論為之大譁;之後,當香港「反送中」運動引起海內外關注時,韓在受訪時全然狀況外,等到發現台灣民意對「反送中」運動抱持強烈的同情與「物傷其類」的危機感,他才急忙反對「一國兩制」,卻仍對是否支持香港民主欲言又止。不僅如此,韓之後又以「時間不夠」為由,拒絕訪美,錯失與此一支持中華民國(台灣)最重要的夥伴當面溝通的良機。上述種種失言失態,加劇了美國等友好國家及台灣社會對國民黨「紅統化」的疑慮,因而紛紛站到對立面,甚至加碼支持民進黨,這樣的態勢直到選後半年依然無法改變。

再者,韓國瑜讓國民黨再度被貼上「支持黑金」的標籤。的確,並非所有地方派系中人都涉及貪腐,但從過去出身地方派系的國民黨籍屏東縣長伍澤元、議長鄭太吉開始,台灣社會對這批在兩蔣時代長大、李登輝扶植的地方派系,普遍抱持負面看法。也正是因為台灣主流民意對「黑金」的厭惡,間接助攻民進黨2000年的第一次執政,並促成馬英九發動國民黨內部改革。然而,韓國瑜敢於「逆潮流而動」,堪稱後李登輝時期,最親近、任用地方派系人物的國民黨領袖,還多次為他們砲打以前總統馬英九為首、致力改革積弊的其他國民黨高層為「密室協商的權貴」。他的作法,確實擄獲地方派系頭人的擁戴,卻也造成中間、淺藍光譜與都會自主選民的高度疑懼;而歷史也一再證明,乞靈於地方派系、失去中產階級、知識份子與年輕世代支持的台灣政治人物,最終都會遭到多數民意的淘汰。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