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宗偉觀點:韓戰爆發70年後對當前東亞─西太平洋關係的映射

2020-06-14 07:00

? 人氣

2020年美國總統大選,前副總統拜登(左)將對決現任總統川普(右)。假如100多天以後拜登當選,美國的政策會發生什麼變化?這是一個值得台灣相關單位的領袖與國際關係界都要好好思考的問題,並且尋找各種可能發生狀況下的對策。(資料照,AP)

2020年美國總統大選,前副總統拜登(左)將對決現任總統川普(右)。假如100多天以後拜登當選,美國的政策會發生什麼變化?這是一個值得台灣相關單位的領袖與國際關係界都要好好思考的問題,並且尋找各種可能發生狀況下的對策。(資料照,AP)

6月是幾乎全世界各學校都驪歌初唱的畢業季,與中國人民解放軍大將粟裕有關的一個故事是這樣的,值得每一個台灣人放在心上。話說中共建國後粟裕有次去解放軍某軍校參加畢業典禮,就順口問了一位學員說,為何新中國成立這許久了,我們國家的軍隊還是叫解放軍,不改稱國防軍呢?

「因為台灣到現在還沒解放呀!」,這個年輕軍官回答。「沒錯就是這樣」粟裕高興地說,「你現在可以畢業了。」

1950年的上半年,是台灣命運發展關鍵轉折的一年。1月5日杜魯門總統發表的公開聲明,旨在向中國示好,傳達美國不介入中國內戰衝突。雖然美國將繼續向台灣提供經濟援助,但美國的軍事援助和建言將停止,這向國際社會表達,面對中國新變局的態度,美國重申對華採取開放政策,不在中國境內獲取任何勢力範圍,或建立外國控制制度,不在中國境內取得特殊權利或特權,「靜待塵埃落定」。

美國第33位總統杜魯門(Harry S. Truman)(Wikipedia / Public Domain)
美國第33位總統杜魯門(Harry S. Truman)。(Wikipedia / Public Domain)

中共很快就知道這意味著甚麼,當年6月6日至9日召開的七屆三中全會,是新中國建立後快速底定了西藏與台澎金馬以外的全部國土後,中共中央第一次召開的大型政治會議。會議中要統一全黨思想的重點,除了研議如何盡快恢復戰爭創傷,以建設因為連年征戰極度殘破的大陸國土外,另一個要告知全黨全國全軍的重大議題,就是在前一個多月剛剛全勝得手的海南戰役基礎上,討論如何對已經僻處以台灣為核心的國軍東南沿海島嶼防禦圈,迅速進行層層開剝的攻取戰鬥,直至完全解放台灣。

會議上決定由華東國軍的老對手,從孟良崮到徐蚌淮海再到渡江戰役的主帥粟裕負責攻台,並彙報了解放臺灣的準備情況和作戰方案。他認為解放臺灣已經成為全國全軍的重大戰略議題,必須十分謹慎處理。加上前一年10月底到11月初短短一周內,發生的金門與登步戰役居然先後失敗,解放軍必須要做好萬全準備,不可冒進。6月23日他更對毛澤東提出具體攻台的方案,預計在1951年的第二季實施。

在此前必須籌集總共約40萬噸的船隻,以運送三野48個師約50萬部隊過海。加強海軍航空兵與傘兵的建設自不在話下,登陸後除了必須迅速突破防線外,更要能有效應對遭遇國軍有大量裝甲車輛反擊的問題,因此登陸軍各單位必須要加強配備戰防砲、無後座力炮與其他反坦克武器,明顯是記取了金門古寧頭戰役的沉重教訓。

國民黨總統參選人韓國瑜認為,以誠意謀求兩岸的和諧共存,追求台海的永續和平,才是紀念「古寧頭戰役」最重要的意義。(圖/高雄市政府提供)
登陸軍各單位必須要加強配備戰防砲、無後座力炮與其他反坦克武器,明顯是記取了金門古寧頭戰役的沉重教訓。(圖/高雄市政府提供)

1950年的上半年是台灣最為風雨飄搖的一段時間,1949年底中共第四野戰軍解放了整個兩廣地區以後,大軍頓止於深圳河勒馬洲處,不再向香港前進。作為回報的默契,1950年初英國政府正式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為中國的合法代表。香港很快就發揮了對雙方促成交易的新價值,1950年上半年,整個歐洲的二手船舶市場都傳出消息,只要能把任何船舶開到香港,就會有神秘人來接頭,出價洽購。

喜歡這篇文章嗎?

王宗偉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