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珍專欄:既然時代留不住 就讓婦聯會尊嚴謝幕吧

2017-06-02 06:30

? 人氣

蔡英文總統出席「辜成允先生懷念音樂會」,慰問辜母辜嚴倬雲(總統府)

蔡英文總統出席「辜成允先生懷念音樂會」,慰問辜母辜嚴倬雲(總統府)

「今天的政府要推動轉型正義,必須拋去私心,因為正義是屬於大家的,不能獨佔;如果打擊的對象只是與你競爭的政黨,或者是曾經支持過這些政黨的團體,罔顧歷史,顛倒功過,那麼正義就會變成不正義了。」

「自由,自由,多少罪惡假汝之名而行!罪惡既然可假自由之名而行,罪惡也就可假正義之名而行,歷史的殷鑒不遠,難道我們要重蹈覆轍嗎?」─辜嚴倬雲,二0一七年三月八日

今年三月,承受喪子之痛的婦聯會主委辜嚴倬雲,讓代理主持國際婦女節聯誼茶會的錢田玲玲宣讀她措辭嚴厲的致詞,當天除了前政府要員、駐華使節和公益團體等,還有蔡英文總統落款祝賀的花籃;一周後,辜成允追思會舉行,蔡英文親自前往致祭,在現場蹲下身來安慰悲慟無法自抑的辜嚴倬雲。

然而,這一切都擋不住蔡政府要與辜嚴倬嚴主持的婦聯會「攤牌」的政治現實;這個場景,很難不讓人回想到二00五年前海基會董事長辜振甫追思會上,親往致祭的前總統陳水扁,還向對岸喊話邀請前海協會長汪道涵來台訪問,但扁政府依舊卯足了勁要「清算」婦聯會資產。這個政治現實,已經遲到了十六、七年;若再更往前推,早在蔣經國主政,蔣宋美齡赴美時,就應該處理;再遲到李登輝繼任總統,兩岸交流伊始,這個以「反共」為名的婦女團體組織,也到了非轉型不可的時候,一九九六年,台灣產生了第一位全民直選的總統,婦聯會終於把「反共」二字自招牌中卸下,並依法登記為政治團體。

20170315-台泥前董事長辜成允的《不是葉落是花開》懷念音樂會,上午在臺北舉行,辜成允的母親辜嚴倬雲,也在旁人參扶下抵達會場。(蘇仲泓攝)
台泥前董事長辜成允的《不是葉落是花開》懷念音樂會,辜嚴倬雲在旁人參扶下抵達會場。(蘇仲泓攝)

婦聯會是國民黨的附隨組織?蔣宋美齡也要抗議

形式上的依法登記,不能掩飾婦聯會自成立以來就扭轉不過來的「特殊性質」,行政院黨產會硬指婦聯會是「國民黨的附隨組織」,其實並不精準,婦聯會只是蔣宋美齡的掌握權力或發揮影響力的方式和管道。蔣宋美齡曾對史迪威說,她希望是個男子漢,因為她像男人一樣愛掌權,然而,身為第一夫人,她不可能在具體的黨政職務扮演角色,蔣宋美齡和「國民黨」最深的關係只有一個:她的總統夫婿是國民黨總裁蔣介石,蔣介石沒讓她插手「黨務」,但讓她頂著「國民黨婦工會指導長」的頭銜,簡單講,婦聯會不但不是國民黨的附隨組織,甚至是國民黨婦工會的「上級指導員」。

蔣宋美齡到底費多大力氣「指導」婦工會呢?材料上實在看不出來,因為自有婦工會以來,她把主任一職丟給錢劍秋,錢一做就是三十四年,連蔣經國都不敢動錢(或不想惹事動她),直到李登輝繼任後錢再任一年,才得以人事更迭,要說婦聯會是「國民黨的附隨組織」,大概蔣宋美齡都會「抗議」。

蔣宋美齡還身兼「臺灣省婦女代表大會」名譽會長,基本就是給她女人的半邊天,這些有的沒有的各縣市婦女會,很大部份都是國民黨公職夫人、或女性公職的組成,這也不奇怪,那個年代一黨獨大,就像民進黨「前主席們」多半也都曾是國民黨員。再舉一例,也有人質疑救總是國民黨附隨組織,但這個本來專為「大陸災胞處置」的機關,更像是國防部或軍情機關的附隨組織,若因人員重疊就是附隨組織,那小英基金會不也是民進黨附隨組織?

喜歡這篇文章嗎?

夏珍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