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慶餘專欄:永遠充滿偏見的「韓式語言」!

2020-06-15 06:30

? 人氣

被罷免後離開高雄市的韓國瑜,對許崑源墜樓充滿不捨和遺憾。(圖/徐炳文攝)

被罷免後離開高雄市的韓國瑜,對許崑源墜樓充滿不捨和遺憾。(圖/徐炳文攝)

高雄人在「韓式恐嚇」的重重阻難中,仍以超高票罷免了韓國瑜。這是民意也是民主的勝利。勝利後,領銜罷韓的「四君子」立即鞠躬感謝市民,並呼籲大家攜手擁抱不同意見者,一起修補被撕裂的高雄。而身為被罷免當事者的韓國瑜雖然也立即發表「感謝與遺憾」談話,他感謝的卻是「一百卅萬沒有投票市民對市府團隊的支持」,說「這是場不公不義的選舉,才有一百卅萬人不出來投票」;他遺憾的則是「民進黨罷韓國家隊買通幾乎所有媒體及網軍,心力不用在建設國家、造福民眾,而用在全力抹黑、造謠韓國瑜及其市府團隊」。

以上「韓式語言」充滿習慣性偏見。罷韓明明是市民團體自發,領銜的「四君子」都不是民進黨籍,兩個是無黨籍,兩個是基進黨,罷免過程市民及網民的反應也是出於「義憤」(尤其面對「韓式恐嚇」),罷韓通過後「四君子」更是展現民主風範,要修補被撕裂的高雄。怎麼在韓國瑜口中,市民行使罷免權竟成為「不公不義」了?市民的自動自發變成「民進黨罷韓國家隊買通媒體及網軍」的傑作了?沒有投票的一百卅萬人更成為「市府團隊的支持者」及「不公不義的反對者」了?

四天後(六月十日),韓國瑜在國民黨行動中常會中,除了說他「被罷免與國民黨無關,希望外界(其實是指韓粉)不要怨恨國民黨部、唱衰國民黨」,這些話較不像「韓式語言」外,他替議長許崑源抱屈的一番話同樣充滿偏見,說「許在跳樓自殺前對妻女感嘆:台灣民主怎麼會這個樣子!這麼優秀的執政團隊被罷免,我活下去還有什麼意思!高雄未來怎麼辦!」「結果許這幾天卻被不實指控、惡意扭曲,台灣人的善良及厚道哪裡去了?」「鄭南榕當年為台灣民主自焚,許崑源一樣擔心台灣民主、擔心高雄前途,為什麼把鄭南榕變成英雄,許崑源變成狗熊?太惡劣了!太惡毒了!」

許崑源墜樓如果不是失神意外,就是自殺。而自殺與中風復原無望應有相當關聯,不可能只是感嘆「韓這麼優秀的團隊被罷免,我活下去還有什麼意思」。許是老政客了,一生政治立場幾經變化,什麼場面沒見過,怎麼會因韓這個「德不配位」「才不堪位」的人被正常民主程序合法罷免,就活不下去?甚至為此擔心台灣民主、擔心高雄前途?

許崑源議長夫人林絲娛發表聲明婉謝議會追謚榮譽議長,提案追謚的無黨團結聯盟總召朱信強對此感到遺憾,並認為在有心人士操縱下,讓許議長及其遺屬委屈了;高雄市副議長陸淑美率領議員ㄧ同到許議長靈堂弔唁。(圖/徐炳文翻攝)
罷韓通過後,高雄市議長許崑源墜樓身亡。圖為高雄市副議長陸淑美率領議員ㄧ同到許議長靈堂弔唁。(圖/徐炳文翻攝)

換言之,如果許真是如此對妻女說,那就既顯示他「民主大退步」,又把爭議團隊捧為「優秀團隊」,無視絕大多數高雄人的觀感!一個「民主大退步」的議長被批評,許多批評者應是基於「民主道德勇氣」,怎能說他們是「不實指控、惡意扭曲」?當年蔣介石何等威望,只因反民主及大獨裁,他死後不是被全世界一直批評至今嗎?更不必說鄭南榕是為爭百分之一百的言論自由而死,他在自焚前昭告威權政府「你們只能抓到我的屍體,抓不到我的人」,這和只為氣憤韓國瑜被罷免而死的許崑源可以相提並論嗎?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