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投書:帶職參選VS辭職參選,是政治問題?還是道德問題?

2020-06-18 06:00

? 人氣

高雄市長韓國瑜日前遭罷免成功,其主因之一為任職未滿一年便帶職參選2020總統。(資料照,徐炳文攝)

高雄市長韓國瑜日前遭罷免成功,其主因之一為任職未滿一年便帶職參選2020總統。(資料照,徐炳文攝)

高雄市長韓國瑜被罷免聯署書主由之一是:任職未滿一年,便棄高雄市政於不顧,跑去參選2020總統。

帶職參選(怠職參選、落跑),真的有這麼嚴重嗎?就道德的層面來談,你可以質疑丟棄選民信任、沒道義,也可以罵之琵琶別抱、不道德(甚至可以上綱到「現代陳世美」),鄉民就有這樣的聲量蔓延。但就現實的政治層面而言,自有選舉以來,剛選上縣市議員,便帶職跑去參選立法委員的現象,比比皆是。

帶職參選「行之有年」 應建立統一制度禁止

可以自圓其說:他/她是受選民所託,為了提供更好的服務,所以不得不順勢更上層樓,至於能否從小水池鯉躍到大池塘,就看選民是否願意用手中的一票助予順行與否了,反正選不上時,還是有原來的縣市議員可當,這是幾十年來大家都習以為常的歷史共業,雖然偶有有識之士提出質疑與改變的呼聲,但終究無撼於選民的無所謂。

根據報導:高雄市長韓國瑜日前遭罷免成功,其主因之一為任職未滿一年便帶職參選2020總統,前時代力量立委黃國昌13日表示,希望台灣社會在討論這件事時,不要再淪為「只要是我自己黨派的人就沒關係,其他黨派的人就不行」,而是應該建立制度、一致的標準禁止帶職參選,不要面對敵對黨派就群起撻伐,對於自己的黨派大家就沒有聲音,台灣社會不應該繼續淪為雙重標準。

修法,是杜絕「帶職參選、烙跑」的根本之道。但是,牽涉到個人利益,以及炒短線的政黨不會費心的著重人才培訓,修善選罷法,自是曠日廢時、不易成就的事!

20191231-立法院9屆8會期15次會議對「反滲透法」草案進行討論,圖為時代力量立委黃國昌進行發言。(蔡親傑攝)
前時代力量立委黃國昌曾表示,台灣社會應該建立制度與一致的標準禁止帶職參選。(資料照,蔡親傑攝)

高市長補選成關鍵 帶職參選還是辭職參選?

可以即予翻轉的機會,掌握在8月15日高雄人對高雄市長的補選態度。眾多政黨磨刀霍霍、英雄豪傑女俠帶職參選(落跑)者眾,如果高雄人對補選高雄市長候選人的基本道德是:只要完成登記成為法定候選人公告是日起,就必須辭去原有公職,否則就不會投票(不要來騙選票補助款)給他/她,自然可以在這樣的道德框架下,剔除一些湊熱鬧的個人,政黨也可以認真評估其利弊得失、認真地提出該政黨認為適合的人選,讓帶職參選(怠職參選、落跑)成為歷史。

而競選連任的現任縣市長(在職參選者)呢? 當然一視同仁,辭職將縣市長職務交付給副縣市長代理,簡單的邏輯是:如果能連任,該縣市長的職位還是他/她的;若無緣連任,該縣市長的職位本來就得交接出去、權益無損。

帶職參選VS辭職參選。是政治問題?還是道德問題?就讓有投票權的高雄人,讓全國民眾知道:他/她們用手中的選票為「禁止帶職參選」造就了歷史。

逾93萬的罷韓同意票,讓藍營戰將畏懼高市長補選。(林瑞慶攝)
究竟帶職參選是否會被人民接受?掌握在8月15日高雄人對高雄市長的補選態度。(資料照,林瑞慶攝)

*作者為享受生命的常態捐血人,身心生活教練。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