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投書:想罷掉綠營民代?國民黨就退居二線吧!

2020-06-22 06:00

? 人氣

自高雄市長韓國瑜罷免案通過,台灣的罷免案遍地開花,作者分析「國民黨對罷免案應有所表態」之風險,並提出其建議。(資料照,高雄市政府提供)

自高雄市長韓國瑜罷免案通過,台灣的罷免案遍地開花,作者分析「國民黨對罷免案應有所表態」之風險,並提出其建議。(資料照,高雄市政府提供)

在高雄市長韓國瑜的罷免案通過之後,各個在此案出過力「黑韓」的民意代表,也同樣隨之被發起罷免的連署,諸如高雄市議員黃捷、桃園市議員王浩宇以及台中市立法委員陳柏惟等,都已被「盯上」成為第一波的罷免名單。一時之間,台灣的罷免案遍地開花,可說是為今年大選之後再掀起一陣波瀾。

20200610-新黨青年軍王炳忠(中)、蘇恆(右)、林明正(左)召開罷免基進黨立委陳柏惟記者會。(蔡親傑攝)
新黨青年軍王炳忠(中)、蘇恆(右)、林明正(左)10日召開罷免基進黨立委陳柏惟記者會。(資料照,蔡親傑攝)

而在這波罷免的浪潮中,韓國瑜所屬的國民黨之動向與態度,又格外引人注目。近日,資深媒體人趙少康就公開表示,國民應支持發動全面性的報復性罷免;但他又批評:「國民黨一事無成、什麼都做不成,就是一堆窩囊廢在裡面不敢打仗」。此話一出,許多韓國瑜的支持者便立即劍指國民黨中央,要求其不應表現軟弱並且該要有強硬的表態。

但平心而論來說,趙少康此話其實只講對了一半,對的是「罷免案應該全面開展」以淘汰不適任的民代,尤其罷免本就是為憲法賦予人民的權利,所以只要選民對所選出來的人不滿意,自然能選擇是否要發起罷免,這絕對無從置喙。但那另一半,也就是他要求「國民黨對罷免案應有所表態」,可就有再討論的空間。

筆者認為,國民黨中央支持全面性的罷免,雖然具有重要的宣示意味,但同時也會有許多不必要的風險產生,因此當然要更審慎視之、不宜輕舉妄動,而主要的原因有三。

其一,黨中央主導罷免案將容易招致選民的反感,反而不利最終的投票結果。政黨雖然能依靠其基本盤為罷免票數「保底」,但過於明顯的政治立場,也可能讓一些厭惡特定政黨的群眾,因此被影響投票意願。與其如此,不如以政治立場中性的公民團體作為號召,反而能讓罷免案更具正當性,並且更可能激起中間選民的認同。

其實在罷韓案中我們就可以認識到,罷韓團體Wecare即使有著濃厚的綠營立場,但他們畢竟就是登記在案的公民團體,所以就算他們的說法再怎樣的「假客觀」,還是能有立場去說罷韓案只是公民意見的表現,而非政黨的刻意操作。這就在潛移默化之中,多說服了不少中間選民,進而影響其投票的意向。這正是政黨公開介入所無法達到的。

20200531-Wecare高雄31日也舉辦罷韓演習最終場,民眾走「最後一哩路」。(黃信維攝)
罷韓團體Wecare。(資料照,黃信維攝)

其二,國民黨不以政黨角色介入罷免案,還是能有發揮功能的空間。其實,此次綠營民代罷免案的推動者,多半都是具有藍營背景,或者是不可能投給綠營的民眾,所以國民黨是否有公開表示態度,本來就不是這麼的重要的問題。若更具體地說,國民黨對罷免案的態度,最上策就是採取「口是心非」的態度,即使沒有公開的表示支持,但只要有具代表性的「個別黨員」,願意出面表達對罷免的立場,實際上就等同於具有國民黨的支持。

事實上,民進黨在罷韓案上的態度,就是採取這樣的手段。即使明眼人都知道民進黨是罷韓案中的「幕後黑手」,但他們還是直至最後一刻,才以黨中央的名義支持此案。這就代表他們也深知,若以政黨的名義對政敵進行政治追殺,不僅容易落人口實也會對投票結果有影響。所以,民進黨中央才會盡可能的隱居幕後,不到關鍵時刻絕不出手。

其三,在現況藍綠嚴重對立的社會氛圍下,國民黨不適宜再被貼上任何標籤。一直以來,台灣政黨惡鬥的形象就已深植在人民的心中,大多數人都厭倦此種無助於社會進步的相互謾罵;所以,倘若國民黨以黨中央的名義,在此時以罷免案對綠營全面開戰,將容易被貼上「加遽藍綠惡鬥」的負面標籤。尤其在國民黨仍在為今年大選的敗選療傷,並且正進行整體轉骨的改革之際,更不宜再被扣上任何帽子以致前功盡棄。

因此,儘管筆者認同此次「以罷制罷」的行動,並且支持淘汰那些不適任的綠營民代,但是對如趙少康等人所提「國民黨應出來表態」之說法,卻不盡認同,畢竟罷免案並不若一般選舉,需要政黨加持以爭取支持與認同。而且,倘若政黨太過於積極出面表態,更可能反而會弄巧成拙,最終落得不僅罷免不過還惹得一身腥的下場。所以若想要這些罷免案能平順地通過,還是別再逼國民黨「公開表態」了吧!

*作者為中學教師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