閻紀宇專欄:一場由生命、示威、暴動催生的公共政策辯論──美國警政改革與革命

2020-06-30 06:10

? 人氣

美國明尼蘇達州的黑人佛洛伊德上個月遭到白人警察當街壓制,長達8分46秒的跪頸舉動讓他失去了寶貴生命,也讓美國的種族歧視傷痛再次引爆全國暴力抗爭。(美聯社)

美國明尼蘇達州的黑人佛洛伊德上個月遭到白人警察當街壓制,長達8分46秒的跪頸舉動讓他失去了寶貴生命,也讓美國的種族歧視傷痛再次引爆全國暴力抗爭。(美聯社)

槍聲崩雲、影像裂岸,捲起千堆雪。但是,統計數字有時比聲音影像更怵目驚心。在美國,黑人男性被警方殺害的機率是白人男性的2.5倍;終其一生,黑人男性每1000人有1人會死在警方手中;黑人佔美國人口約13%,但是在遭警方槍擊致死者之中佔26%,如果只計算「無武裝者」更高達36%;黑人駕駛被警方攔檢的機率是白人的2.26倍,黑人駕駛被攔檢且被警方搜身的機率是白人的2.44倍;在美國這一波反警察暴力、反種族主義運動的原爆點明尼亞波利斯(Minneapolis),黑人市民受到警方武力(暴力)對待的機率是白人的7倍。

明尼亞波利斯黑人男子佛洛伊德(George Floyd)遭白人警員暴力虐殺、8分46秒行刑影片傳遍全世界之後,美國總統川普與其司法部長巴爾(William Barr)三令五申;美國警方(與其他體制)並不存在「體系性的種族主義」(systemic racism),惡形惡狀的只限於極少數的「壞蘋果」(bad apples)。但是有太多的統計與研究早已指出,「蘋果樹」的問題遠比其果實嚴重。

「蘋果樹」的問題遠比「壞蘋果」嚴重

佛洛伊德「我不能呼吸……」的哀鳴看似淒慘無助,卻引發美國半世紀以來規模最大、影響最深遠的社會運動。種族歧視是普世之惡、社會之癌自不待言,但這場社會運動還催生出一場精彩的公共政策辯論:美國警察何去何從?

在「刪除警察預算」(Defund the Police)、「廢除警察」(Abolish the Police)口號震天價響之際,美國警察正面臨史無前例的「正當性危機」(crisis of legitimacy)。佛洛伊德的悲劇既非特例也非罕例,黑人與西語裔等少數族裔面對警察的遭遇,在在顯示這個體系習慣性地背離自身「社區保護者」的職責,淪為優勢族群壓迫弱勢族群、剝奪其公民權與法律保障、阻礙其健全發展的暴力工具。有學者指出,美國許多都市少數族裔地區的「警民關係」,其實與斯里蘭卡、緬甸、剛果民主共和國之類的國家相去無幾。

面對這樣的歷史沉痾,美國社會湧現兩股聲浪,或許可簡單劃分為「改革派」與「革命派」,各有根據與論述,並不全然互斥,同樣發人深省。

改革派:大刀闊斧的改革有必要也仍有希望

改革派認為,美國警察體制儘管問題叢生、記錄惡劣,但其存在價值不能一筆抹殺,大刀闊斧的改革有必要也仍有希望,例如國會正在辯論的法案:建立全國性的警察不當行為與武力行使資料庫、禁絕「鎖喉」(chokehold)等高危險執法動作、停用經常造成無辜傷亡的「不敲門搜索令」(no-knock warrant)、限縮警員執法的行為免責權。

長年研究警方執法問題的馬里蘭大學(University of Maryland)黑人社會學家瑞伊(Rashawn Ray)進一步提出4點主張

一、強化體制內問責(internal accountability):要求警局負擔不肖員警造成的司法成本(和解賠償金),而不是一律由地方政府埋單,讓警局更有動機強化訓練、整飭風紀。
二、不讓「壞蘋果」警察轉移陣地,繼續施暴,因此建立全國性的資料庫刻不容緩。這也讓人聯想到以前許多天主教會對戀童癖、性侵犯神職人員的處置:略施薄懲,調往其他教區,寄望他們會改過自新,結果卻往往是變本加厲。
三、減輕警察工作負擔。傳統觀念總認為警察的首要工作是「除暴安良」,但其實他們有一大部分時間是在處理非關暴力、非關犯罪的事務,有些是雞毛蒜皮,有些則應該由其他專業人員(例如社工)接手。
四、調升警察薪資,以房屋津貼鼓勵他們住進自己的轄區,化身為社區的一分子,讓他們與自己服務的對象一起生活、一起購物、一起上教堂,建立正向的連結。

革命派:廢除警察、轉移資源

光譜另一端的革命派則認為,這些作法了無新意與成效,從佛洛伊德案往上推,加納(Eric Garner)、布朗(Michael Brown)、金恩(Rodney King)……數十年來只要發生類似的悲劇,政府就會組成調查委員會,提出似曾相識的「改革方案」。結果仍然造就一個種族主義揮之不去、武器裝備越來越軍事化、執法方式越來越暴力、消耗社會資源越來越多的體制。堪稱美國「天下第一局」的紐約市警局(NYPD),人員超過5萬4000人,2020年預算110億美元(新台幣3300億元),超過全世界絕大部分國家的軍事預算。

以2017年的資料來看,美國各級地方政府為警政花了1150億美元,為獄政花了790億美元,合計高達1940億美元;相較之下,道路建設1810億美元,公衛服務1000億美元,,大眾運輸系統750億美元,住宅與社區發展520億美元,心理衛生服務400億美元。

因此革命派主張直接「廢除警察」,雖然短時間內難以做到,但至少可以大幅裁員、大砍經費,將資源轉移至少數與弱勢族群社區,推動更具長期效益、能夠從根本消弭犯罪的領域:教育、住宅、社福、就業、醫療……。這一派的主張看似有些烏托邦,但細究有其道理,指出了一個非常值得探討的方向。

無論美國的警政改革/革命走上哪條路,佛洛伊德的「不能呼吸」將為今日與後世無數人保住最基本的呼吸權,正如他6歲的女兒吉安娜(Gianna)在成為孤兒之前的預言:「爸爸改變了世界。」

喜歡這篇文章嗎?

閻紀宇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