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門舞者跳上合歡山 鄭宗龍:踩著樹根,找到跳舞的方法

2020-07-01 20:30

? 人氣

雲門舞集藝術總監鄭宗龍的新作《定光》,將於10月1日起於兩廳院國家戲劇院世界首演。(雲門基金會提供)

雲門舞集藝術總監鄭宗龍的新作《定光》,將於10月1日起於兩廳院國家戲劇院世界首演。(雲門基金會提供)

台灣新冠肺炎(武漢肺炎)疫情趨緩,國內表演藝術活動也逐漸復甦,雲門舞集下半年度,將帶來全新舞作《定光》。藝術總監鄭宗龍表示,這次思索更多聲音與肢體結合的可能性,先讓舞者們安靜下來,再學習如何加入發聲;對於肢體的嘗試,鄭宗龍甚至帶舞者去爬合歡山,在背著裝備、踩著不平地面的過程中,可能有些舞蹈產生,是從另一種角度探索跟土地、自然有關的身體語彙。

雲門舞集1日舉行記者會,宣布將於中秋假期演岀《定光》。此為鄭宗龍接任藝術總監後的首部編舞舞作,音樂再度與林強合作,並由旅美作曲家張玹負責舞者的「聲音」。

20200701-雲門舞集藝術總監鄭宗龍。(兩廳院提供)
雲門舞集藝術總監鄭宗龍(見圖)表示,這次特地請到聲樂家林玲慧訓練舞者,以義大利聲樂的方式發聲。(兩廳院提供)

對於這部強調聲音的舞作,鄭宗龍表示,他2016年的舞作《十三聲》中,讓舞者在台上發出很多聲音,來營造出市井的感覺,但是比較雜亂、沒編排的,因此他思考,有沒有更多可能性?是編排在五線譜上,比較知性、理性,規定要發出的聲音。

鄭宗龍:專業訓練讓舞蹈跟聲音結合的機會更大

為了鍛鍊雲門舞者發聲,鄭宗龍特地請到聲樂家林玲慧進行特訓,以義大利聲樂方式發聲。他表示,過程裡學到包括臉的肌肉、聲帶、身體的肌肉怎麼運用來發聲,不是把聲音吐出來而已,是要把氣吸到身體裡壓縮,成果雖然離專業還很遠,但是個開始,從很衝動的《十三聲》,到有專業的訓練,可能讓舞蹈跟聲音結合的機會更大。

談到《定光》的創作過程,讓鄭宗龍回想起小時候開心時亂哼亂跳、不知道在唱什麼的時刻,現在有時走在路上,也會看到有些小孩是這個狀態,那是一個人散發光芒的時候,肢體跟音樂完全結合在一起,所以才取名為《定光》,由定生光,跟舞者做了這麼多瘋狂的事情後,可以安靜下來,在過程裡散發光芒。

「給舞者的第1個訓練,就是安靜聽聲音」

《定光》的走向是安靜的。鄭宗龍回顧,可能因為疫情讓自己跟舞者都安靜、安定下來了,此時很多感官就會進來,像有一次在家中遭遇停電,發現可以把整個社區的聲音都聽得很清楚,而他給舞者的第1個訓練,就是安靜聽聲音,發現當時大家非常專心,近的、遠的聲音,不管是蟬叫還是摩托車聲都可以分辨得清楚。

聲音安靜了之後,鄭宗龍帶著舞者登上合歡山。他回憶,過去父親帶他登山時,一般人覺得難走的路段,他卻很開心,在過程中踩著樹根,找到了許多跳舞的方法,因此他要舞者一起上山、感受這片土地。

「山巒起伏與形狀,有沒有可能植入舞者腦海?」

鄭宗龍談到,過程裡看到高山的劍竹、杜鵑、冷杉、日出、山巒的起伏與形狀,有沒有可能植入舞者腦海,並反映在身體上?踩的地方不是平的,又要背十幾公斤的裝備,一步一步踩著,過程裡有沒有可能有些舞蹈的產生?是從另一種角度探索跟土地、自然有關的身體語彙,這是很大企圖,他認為未來可能還要多爬幾座百岳。

鄭宗龍也談到,這次舞台基調會是乾淨明亮,讓舞者、聲音被凸顯,燈光部分還在實驗,希望可以達到像控制自然光的感覺,而過去常以影像結合舞作的他,也是頭一次完全沒使用影像,目前都還在調整,希望等有信心一點後,能在首演前先給林懷民看。

《定光》將於10月1日起,於兩廳院國家戲劇院世界首演,隨後並將巡迴高雄衛武營國家藝文中心及台中國家歌劇院。

喜歡這篇文章嗎?

吳尚軒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