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程遠觀點:執政無情在野無力,民主抗衡只剩一縷青煙

2020-07-09 06:40

? 人氣

國民黨為抗議監察院提名人選之不適,發動佔領立法院行動,並與民進黨在立法院內發生衝突,最後被民進黨以人數優勢清場成功。(資料照,顏麟宇攝)

國民黨為抗議監察院提名人選之不適,發動佔領立法院行動,並與民進黨在立法院內發生衝突,最後被民進黨以人數優勢清場成功。(資料照,顏麟宇攝)

國家地理 National Geographic 一部紀錄片,講述30隻大黃蜂在三小時內殺害三萬多隻蜜蜂的過程,兇殘凌厲攻勢讓為數眾多蜜蜂無法招架,被大黃蜂啃食後屍橫遍野,最終將蜜蜂巢內的幼蛹作為戰利品享用,短短幾分鐘的畫面,弱肉強食的大自然的法則令人震撼,相較於自然界中,體型大小、強弱之間決定了適者生存、不適者淘汰,人類社會的競爭中多了心性、智慧與慈悲,凸顯出萬物之靈的不同。

挾人數優勢與肢體衝撞的嫻熟,民進黨立委清場的手段,讓台灣民主呈現出「形象以上、文明未滿」的警訊。被粗暴的拖出議場後,國民黨委員們哽咽提告,到拳擊場練拳宣示有仇必報,猶如奄奄一息又無計可施的小蜜蜂,止不住民進黨的消遣與訕笑。從上屆立法院中蘇震清對許淑華的襲胸事件,王定宇暴勒陳宜民,到這次吳秉叡對洪孟凱鎖喉,顯示國民黨面對民進黨時,心態上存有「同事間情誼是衝突停損點」的天真。巧合的是,綠委通常鎖定立院資歷較淺,體型上或性別上被認為可欺的藍營委員作為下重手的目標,若清場對象身形魁武如館長,綠委們的力道應該會發乎禮、止於文明。

2014年民進黨前主席林義雄以禁食促馬政府停建核四,並說「如果我發生不幸,我希望親友了解是他們(掌權者)殺害了我」; 時任總統的馬英九即刻前往探視,並留下慰問字卡,承諾以公投決定核四命運,最終也妥協將核四停工封存。2018年中選會拒絕「以核養綠」公投案補件,發起人黃士修絕食百餘小時後送醫,朝中除了奚落聲,無人聞問。為抗議中火「違法開機」,國民黨籍市議員羅廷瑋、黃建豪絕食至極性熱衰竭,同樣見不到蔡政府對抗爭者表達溝通意願。在罷韓選舉當晚許崑源議長墜樓輕生,綠營民代臉書上零時差的冷嘲熱諷,讓人感嘆人命的價值,在政治面前是如此的渺小。面對完全執政的民進黨,台灣社會仍存在「以命相逼,總能喚起執政者良知」的浪漫,其實是高估了人命在執政者眼中的份量。

20200629-中國國民黨立法院黨團28日霸占議場內,綠委郭國文帶頭破門進入場內爆推擠。(顏麟宇攝)
國民黨立法院黨團佔領議場,民進黨立委郭國文(中)帶頭破門進入場內爆推擠。(資料照,顏麟宇攝)

在沒有武力節制及人數的優勢下「大綠蜂殲滅小藍蜂」是必然結果。這份充滿爭議的監察名單,國民黨的抗爭有其正當性,但當綠營的拳腳都對準要害,確保達成清場任務之餘還「技術加料」致人於傷,國民黨就應看清藍綠分野並不侷限於政治立場,而是民進黨清除路障時不擇手段的程度,遠超越民主社會應保留的距離。對於爭議性高、雙重標準和自相矛盾的政策與議題,蔡英文採取不解釋、不商量、不妥協、不向民意低頭、錯了也不會道歉的「五不原則」,人民拍桌置若罔聞,搭上性命視若無睹,人民以為自己是政府的頭家,但在執政者眼中,恐怕只是「草芥們」的自作多情。

當政黨協商淪為逢場作戲,政治對決最終講求實力,佔領立院鎩羽收場的國民黨並非輸在沒有抗爭決心,而是敗在執政時對民進黨的窮寇莫追,就以為自己在野就不會被趕盡殺絕。抵抗「用肺發電」的不公不義,藍營民代用絕食手段以命相逼,是天真以為大聲敲桌就能打開與民進黨政府的溝通管道,但其實就算壯烈殉道,換來的也只是綠營民代與網軍的糟蹋和鞭屍。

蔡英文的鐵石心腸,讓自家立委更能放手「殺敵」,國民黨卻還以為自己身處議場而非競技場;  在被致命攻擊前,仍以為自己在綠委眼中是同事,而非仇敵。若看不清政黨競爭已經回到物競天擇的現實,國民黨制衡的力量註定持續無力。當執政者對人民不存憐憫之心,絕食自殘的抗爭手段,也只是人民把自己的命,錯放在「綠命貴、人命賤」的今天。

*作者為全美台灣同鄉聯誼會、顧問會召集人 ,更多評論可瀏覽「評見不移 – 吳程遠觀點」

喜歡這篇文章嗎?

吳程遠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