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建銘觀點:當你的總統言必稱新創⋯

2017-06-23 06:40

? 人氣

說真的,我該寫封感謝函給甫上任的馬克宏總統,光是他的當選就讓我在海外的工作變得容易多了。圖為法國總統馬克宏。(資料照,AP)

說真的,我該寫封感謝函給甫上任的馬克宏總統,光是他的當選就讓我在海外的工作變得容易多了。圖為法國總統馬克宏。(資料照,AP)

我月初在東京接受了日經新聞和其他報章雜誌訪問時,每個記者都不約而同地問道:前幾年還死氣沈沈的法國,為什麼這一兩年來突然大翻身,在各種新創相關大會大放異彩?

坦白說法國這兩年的新創崛起風潮雖然是事實,但作為投資人我們還在跟新創一起努力,在持續出現成功的大型併購退出或上市案之前,說法國新創已經成功翻轉國家經濟肯定是言之過早。

但同樣身為亞洲人,我可以理解亞洲媒體傳統的歐美焦慮。尤其日本作為台灣的友好鄰國,同樣面臨著少子化和停滯經濟,同樣曾經有過立足全球的科技產業,同樣在這一波新的網路科技浪潮下左支右絀。因此看到曾經和自己一起在失敗組苦蹲的法國,似乎突然間甩掉陳舊、華麗轉身,難免會有一點感嘆。

台灣人進入傳說中的「日本職場」,究竟會發生什麼意想不到的狀況呢?(示意圖取自Youtube,非本人)
但同樣身為亞洲人,我可以理解亞洲媒體傳統的歐美焦慮。尤其日本作為台灣的友好鄰國,同樣面臨著少子化和停滯經濟的問題。(示意圖取自Youtube,非本人)

當然我也知道不少記者其實想從我口中套出「外國人眼中日本的問題所在」,因為這是日本讀者最喜歡的自虐內容——就像台灣媒體寫「XX能為什麼我們不能」寫了幾十年樂此不疲。不過日本記者雖然坑挖得整整齊齊,還鋪上了紅毯,但我也沒那麼嫩,隨便就跳下去,最終我給了他們同一個公式化答案:「當你的總統言必稱新創時,一切都會變得簡單許多。」

說真的,我該寫封感謝函給甫上任的馬克宏總統,光是他的當選就讓我在海外的工作變得容易多了。

過去我得花費不少口水解釋為什麼我們的基金設在法國而不是矽谷,出示律師信函證明法國風險資本基金稅務與美國並無二致,列舉法國知名的研究和學術機構以及他們的成就,當場上網調出Criteo的股票市值或者Blablacar的募資新聞⋯⋯等。

現在我只要秀出川普和馬克宏那張經典的握手照片,就能博得會心一笑,將討論拉回我們Hardware Club那獨特的私人社群模式以及從法國進行全球投資的優勢。

當然馬克宏並不是第一個把新創當作經濟政策主軸之一的總統,成功自我行銷為新創國家的愛沙尼亞,其現任總統Kersti Kaljulaid和前任總統Toomas Hendrik Ilves都是新創的大力支持者。但愛沙尼亞畢竟是人口僅僅百餘萬的城市型國家,相較之下,在法國這樣一個G8大國,總統大力宣揚新創可不是每天都有的,也難怪他當選後很快就跟同樣為G8 成員、同樣支持新創(而且同樣英俊)的加拿大總理杜魯多變成好哥兒們。

加拿大總理杜魯道。(美聯社)
圖為加拿大總理杜魯道。(資料照,美聯社)

值得注意的是,和一些跟風的政客不同,馬克宏並不是在競選總統時才把新創列為主要政見之一,2014年接任社會黨大老蒙特布赫成為經濟部長時,他就積極和科技以及新創界對話,同時力挺當時才剛啟動的La French Tech政策,我自己就曾經在三星集團在巴黎宣布設立研發中心的發表會中,和馬克宏快速交換過幾句話,他當選總統的瞬間,我的臉書也被大量創業家朋友過去幾年和他自拍的照片洗版,這些都是他長期從根本支持新創的證明。

喜歡這篇文章嗎?

楊建銘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