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離時期,他們被迫「自己做家事」⋯⋯當印度窮人苦苦掙扎,富人首度看見勞動階層重要性

2020-07-18 10:00

? 人氣

印度民眾感謝衛生防疫人員協助。新冠疫情期間,印度中低階層居住環境擁擠,難以落實社交隔離。(AP)

印度民眾感謝衛生防疫人員協助。新冠疫情期間,印度中低階層居住環境擁擠,難以落實社交隔離。(AP)

印度新冠肺炎17日一口氣新增34956個案例,繼美國與巴西之後,印度成為第三個感染數破百萬的國家,封鎖城市讓最窮苦的底層人民失去賴以為生的微薄收入,但也有不少中產與富人階層突然發現,過去的生活高度依賴這些勞工,進而開始正視嚴重的貧富不均。

貧富差距成為生死關鍵

印度無論公私立醫院目前都是一床難求,人力和醫療資源也嚴重不足,許多疑似感染新冠肺炎的病人都找不到醫院收容。但貧富差距大大影響了接受救治的機會。上個星期,印度國寶級男星阿米塔巴沙坎(Amitabh Bachchan)承認自己得了新冠肺炎,接著立刻住進隔離病房,凸顯在疫情之下,窮人與富人的差別可能就是生死一線。

國際慈善組織樂施會(Oxfam)指出,印度在2006年至2016年約有2700萬人脫離貧窮困境,但依舊是世界上貧富差距最大的國家之一,10%的人口掌握了全國約77%的資源,這個差距還在不斷擴大中。

舉例而言,防範新冠病毒擴散最重要的方法:保持社交距離,對於住在貧民窟的人來說簡直是不可能的任務,印度至少有7400萬人居住在狹窄擁擠的貧民窟,裡面缺乏自來水與衛生設備,洗手、消毒等防疫措施也幾乎不可能落實。

防疫志工協助民眾戴上口罩。新冠疫情期間,印度中低階層居住環境擁擠,難以落實社交隔離。(AP)
防疫志工協助民眾戴上口罩。新冠疫情期間,印度中低階層居住環境擁擠,難以落實社交隔離。(AP)

中產以上「第一次自己下廚」

不過這場危機也是一次機會,讓富人階層得以正視社會制度如何對待那些構成絕大多數勞動力的非正式勞工。當疫情一波波爆發,印度富人與中產階層可能第一次必須自己下廚、打掃並照顧孩子,因為封城措施,城市裡成千上百萬的家務工、廚子、司機和保姆等都被迫返鄉。

印度13億人口中,約六成都屬於貧窮階層,21%人口更是每天只靠2美元(約台幣58元)過活的赤貧狀態。國際勞工組織(ILO)估計,印度超過9成以上勞動力都受僱於未登記的非正式組織,包括保全、清潔工、人力車車伕、街頭小販與家庭幫傭等,絕大部分都沒有勞保、帶薪病假等權益,很多人甚至連銀行帳戶都沒有,只能仰賴每日現領的薪水過活。

「每一戶人家,即使只是中產階層,都雇有全天候的女傭幫忙打掃洗衣,」孟買「觀察家研究基金會」(ORF)資深研究員烏達斯馬奇卡(Sayli Udas-Mankikar)表示:「你可以問問現在的印度人,他們會說『我在努力學做家事,因為從來沒做過』。」

衛生防疫人員協助公寓消毒。新冠疫情期間,印度中低階層居住環境擁擠,難以落實社交隔離。(AP)
衛生防疫人員協助公寓消毒。新冠疫情期間,印度中低階層居住環境擁擠,難以落實社交隔離。(AP)

也有人表示,這場大隔離讓他們更懂得感激,對過去視為理所當然的家務工充滿感謝。在德里擔任企業公關的達斯古普塔(Ankita Dasgupta)說:「我開始了解自己比其他人擁有更多特權,而且為此感激。」

喜歡這篇文章嗎?

王穎芝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