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朔專欄:新南向後遺症─山老鼠逆勢成長

2017-07-08 06:30

? 人氣

作者強調,台灣的山老鼠近年來逆勢快速成長,成了政府新南向的附帶笑話,這個問題實在值得警惕!〔資料照,嘉義林管處提供〕

作者強調,台灣的山老鼠近年來逆勢快速成長,成了政府新南向的附帶笑話,這個問題實在值得警惕!〔資料照,嘉義林管處提供〕

現在的社會思想家特別注意,許多古老的習俗及地下經濟經常會借屍還魂,這些都是社會上無法無天的行為。台灣的山老鼠近年來逆勢快速成長,成了政府新南向的附帶笑話,這個問題實在值得警惕!

台灣有一種最邊際的人,被叫做「山老鼠」。山老鼠乃是邊際中的邊際,一般的鄉下人都是到城市中去發展,到城市有比較好的機會,但有一種人缺乏了到城市謀生的機會與能力,他們只得往山裡跑,成了亦農亦匪的族類。他們成群地在山林裡活動,濫墾濫種,種些易生易長的作物,例如蕃薯、簡單的青菜,用以自食。他們也會到山林裡濫伐,特別是珍貴的樹木或樹頭,都是他們的最愛。早年我曾到山林裡打過一個月的零工,安排的人就與山老鼠集團熟悉,所以我就與山老鼠們住在一起,並對山老鼠的生活方式有了一定瞭解。 

成了新南向後遺症的一部分

山老鼠都沒有什麼知識,他們會濫墾濫種,但對山裡的林班不會砍伐,因為山裡的林班都有林管處的林警巡查,濫伐是會被抓的。但山老鼠對山裡的原始林就會濫伐,特別是零星生長的檜木與扁柏就會偷盜。他們砍了這些珍貴木頭後,多半會放在山坡,若有大雨,這些木頭就會成為漂流木,山老鼠們就會在下流河道的轉彎處去撿拾,尤其是珍貴樹種的樹頭,都是樹藝工作者的最愛,通常可賣到高價。

台灣每當颱風過後,就有很多山老鼠及樹藝工作者出來撿漂流木,漂流木已成了山林重要財源。台灣有好幾個樹藝主要地點,它們的樹頭來源就是漂流木。

自由撿拾漂流木須經公告,貴重木樹種加強管理,任意撿拾小心觸法。(圖/嘉義林管處提供)
台灣每當颱風過後,就有很多山老鼠及樹藝工作者出來撿漂流木,漂流木已成了山林重要財源。(資料照,嘉義林管處提供)

根據台灣媒體的報導,近年來台灣的漂流木市場大盛,除了紅檜、扁柏等樹頭之外,牛樟這種新產業也告興起,所以山老鼠們也去砍牛樟的樹頭,這也可以賣得好價錢。牛樟芝是新興的高價養生食品,它已連帶地使牛樟價格走高,砍伐牛樟也成了高價的森林周邊行業。

根據最近的發展,由於山老鼠這種亦農亦匪的角色開始興旺,台灣的山老鼠需求增多,但台灣的本地人在體力與生活上,已不太有人願意去幹山老鼠,於是台灣的山老鼠這個行業遂轉而向外勞發展。外勞中的越勞,有許多都在山林中長大,他們習慣走高高低低的山路,也比較能負重。這種人在台灣已少了,所以台灣的山老鼠已開始「引進」越勞。許多落跑的越勞被山老鼠集團所網羅,山裡面沒有戶口稽查,他們活動自由,戶警及林警的警力不足,這些山老鼠儼然到了山林樂園。

台灣以前的本土山老鼠就從未絕跡,現在則多了外勞轉業的新山老鼠,雖然媒體曾報導過這種外勞山老鼠開始成長,但卻提不出任何數據。山老鼠已成了人們毫無所知的一塊地下經濟,它到底有多少人參與?有多大規模?我們都不知道,但媒體會加以報導,它必定不會太小,它已經成了新南向後遺症的一部分。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