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城第一夜:廖亦武小說《當武漢病毒來臨》選摘(5)

2020-09-16 05:10

? 人氣

新冠肺炎(武漢肺炎)自中國湖北省武漢市傳出大規模感染爆發。圖為當時當地醫護人員挪送一位因新冠肺炎而死的病患。(資料照,AP)

新冠肺炎(武漢肺炎)自中國湖北省武漢市傳出大規模感染爆發。圖為當時當地醫護人員挪送一位因新冠肺炎而死的病患。(資料照,AP)

朋友夫婦領Kcriss到一幢自稱旅館的樓裡登記入住,然後告辭。這兒太空了,他在過道踏幾下腳,回聲傳很遠。作為「公民記者」,他的前輩陳秋實來武漢就住附近另一幢樓,被抓捕前夜,還在房間直播,最後哽咽著說:「我連死都不怕,還怕你共產黨嗎?」—宿命啊!Kcriss的首個直播節目,外景有高鐵上下,圍城內外、天色明暗,還有被區政府暴力徵用為武漢肺炎輕症隔離區的軟體工程職業學院書包、課本成堆的校舍,而主播室和陳秋實一樣,就一臥房,只能坐床邊播報。但他的鏡頭、縱深和音效處理都相當專業:

互聯網時代,信息傳播本來不受空間距離的制約,隨著疫情爆發,信息也隨之爆發,但許多事情,反而令人難以捉摸,官方關於武漢的報導,讓我們離真相越來越遠。

我們不明白的太多,我們想明白的更多,我們必須明白發生了什麼。有的人也許已經明白,可他想讓更多的人明白—但是,他們卻不想讓我們明白,他們只想讓我們明白、他們想讓我們明白的……

我想用自己的眼睛和耳朵獲取信息,作出判斷。來這兒之前,一位主流媒體的朋友告訴我,所有官媒記者,都被政府安排在武昌火車站旁邊的一個酒店,統一管理,指定報導。如果沒有官媒背景,很難在這座圍城中從事媒介工作,甚至還有些危險—因為所有疫情的壞消息,都被中央收歸統一報導……

正入佳境,電話進來了,是大樓管理員,語氣急促,要他馬上下去。他端著手機視頻下去了,管理員大嫂將他領到門外,與戴口罩的派出所女警見面。Kcriss立馬利用帥哥優勢,一口一個「小姐姐」,喊得女警不太好意思,就聲調溫柔地說:「這是上面的通知,你不能在這兒住。」他說:「小姐姐,我剛到啊!你看這周圍一團漆黑,你讓我去哪兒啊!」女警說:「不是我不讓你住啊!」他說:「那怎麼辦呢?」就轉頭看大嫂,可憐巴巴的。大嫂說:「我一個管鑰匙的,同情你也沒用。」一會兒,又一警察走過來,Kcriss又叫「小哥哥」。於是小哥哥和小姐姐碰一下目光,同意他暫住一晚,明天必須離開。

上樓繼續直播,Kcriss情緒有些激動,他說陳秋實還在這兒住了一個多星期,直到失蹤,可他只能住一晚。接著按了免提,所有觀眾都聽見管理員大嫂說:「兄弟,實在沒辦法,我也替你四處聯繫了,打電話發微信,可沒人敢接收啊!現在,政府的職權從市下放到區,從區又下放到住宅區,分割成一小塊一小塊。閉關鎖國,每家每戶每三天,只能有一個人,憑『通行證』出入一趟,採買生活必需品。聽說有的小區,甚至連大門也不許進出了,由小區物管統一登記採購、統一定價,讓你吃啥就吃啥,大夥兒跟坐牢似的……所以,你一個外地人去哪兒啊!警察也撂話了,明天你不搬,他們就一間一間進房搜查,我不可能把你藏起來……」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