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勉生觀點:熱炒議長訪台恐怕得不償失

2020-09-10 06:30

? 人氣

捷克參議院議長韋德齊率團來台參訪。(資料照,盧逸峰攝)

捷克參議院議長韋德齊率團來台參訪。(資料照,盧逸峰攝)

捷克參議院議長維特齊於8月30日至9月4日率團訪台,在台灣與歐洲激起兩股截然不同的浪花。

議長團人數高達89人,創下無邦交國家政要訪台人數最高紀錄。搭乘華航包機前來,規格直比邦交國總統官式訪問,令蔡英文總統及民進黨政府興奮不已,藉機辦了一場嘉年華。尤其是維特齊議長在立法院,以中文說出:「我是台灣人」,使現場氣氛嗨到極點。

同一時段,中共外長王毅在德國訪問。8月30日王毅公然宣稱,維特齊議長訪台是「公開挑釁」一中原則,捷克將為此付出沉重的代價。此言一出,立刻遭到捷克甚至歐盟的反擊。擔任歐盟外長輪值主席的德國外長9月1日對此回應稱,歐洲必須捍衛自己的利益。針對王毅的恐嚇,他強硬表明:「威脅不適合這裡」。

王毅為職業外交官,資歷完整經驗豐富,不可能不知道外交講究禮儀,著重談判的藝術,而不是動輒威脅恐嚇。但王毅為何會違背外交慣例,發出此言?

中國外長王毅到訪柏林,右為德國外長馬斯(Heiko Maas)。(美聯社)
中國外長王毅到訪柏林,右為德國外長馬斯(Heiko Maas)。(資料照,美聯社)

其次,王毅公然說出要捷克付出沉重代價後,如果未來並無具體反制,將會被國際社會恥笑。但若強力制裁捷克,必然會遭歐盟反彈,也可能對一帶一路產生負面影響。既然如此,老謀深算的王毅為何會自陷困境?

事實上,捷克參議院議長以及參議員,都屬國會議員。雖然地位崇高,但並非部長級以上的現任政府官員,政治敏感性相對較低。歷年來有甚多無邦交國家政要訪台,但由於各方都遵守外交慣例,事前不對外宣布,事後也不大肆宣揚,因此沒有發生事端,也沒有對任何一方造成困擾。

中共此次做出強力反應,必然是事出有因。有人認為中共大動作反彈,是為了防止其他歐洲國家群起仿效。但是捷克對台灣極為友善,有許多主觀上的特殊因素,是無邦交國家中的特例。其他歐洲國家未必會跟進,除非能夠從台灣得到巨大而實質的利益。例如當年荷蘭售我潛艇、法國售我幻象戰機。

20200901-捷克國會議長維特齊1日參訪立法院,並接受聯訪。(盧逸峰攝)
捷克國會議長維特齊。(資料照,盧逸峰攝)

合理的解釋,是因為捷克與台灣大肆宣揚維特齊議長訪台,令中共顏面無光,感到難堪以致惱羞成怒。王毅9月1日與德國外長會晤後再次聲明,中國不是麻煩製造者,都是因為他人行為而「被迫反擊」。充分說明了北京的思維。

維特齊議長地位崇高,不懼中共壓力率團來訪,難能可貴。但捷克與中共有外交關係,即使極為友我,仍有無法超越的尺度。民進黨政府炒作議長訪台,並不能為台灣帶來多大的實質利益。

王毅狠話既已出口,勢必要言出必行。但為了避免與捷克甚至歐盟全面開戰,最可能的情形是象徵性地反制捷克,卻把怒氣出在台灣頭上,在外交上再奪取我邦交國,以示報復。倘如此,民進黨政府過度操作議長訪台引發後遺症,可說是得不償失。

*作者為退休大使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