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珍專欄:陳菊的緘默VS.蔡英文的無言

2020-09-11 06:10

? 人氣

蔡英文和陳菊廻護親信,縱容了民進黨人為所欲為。(AP)

蔡英文和陳菊廻護親信,縱容了民進黨人為所欲為。(AP)

每周三總會出現一幀幾無變化的畫面:蔡英文總統出席民進黨中常會,對著媒體揮揮手不發一言,這個周三亦無例外,差別是,她面對了一個可能是她就任以來最尷尬的問題:「總統怎麼看丁允恭的緋聞,有評論嗎?」當然沒有!人都准辭了,還能有什麼評論?

根據「不具名知情人士」透露,丁單獨向蔡英文報告請辭,蔡英文在主持一場內部會議,重要幕僚都在場,她特別嚴肅表明,以此事為鑑並叮囑,「大家私領域要做好。」讓人好奇的是,蔡英文在批准這個曾經為她辯護博士論文爭議的屬下辭呈的同時,心中所想是如蘇貞昌而言,「這麼有才,可惜了!」還是暗嘆,「有夠倒楣,怎麼會用這麼個人?」不論嘆惜或嘆息,可曾有一秒中想過被此事所害的女子可能吃過的苦?

蔡英文不是避事的人,否則從一例一休到瘦肉精豬等諸多重大爭議政策,都親上火線,包括總統府私菸案,蔡英文以總統之尊舉行兩次記者會,愈講麻煩愈多,站在總統府廊廳上辯解私菸是「超買」的蔡英文更像總統府秘書長,而非總統,即使如此,私菸案發展兩個多月後,蔡英文還要在出席公開活動時,為「超買」私菸的總統府參議辯解,那些菸和檢調偵辦的私菸案兩回事。

更神奇的是,理當出面解釋的總統府秘書長陳菊(現任監察院長),却理所當然地讓總統代勞,在私菸案風風火火的數個月中,陳菊不置一詞,近乎神隱,唯一一次公開場合面對詢問,只簡單一句話,「有政治責任絕對不逃避,但現階段沒有這樣的事。」陳菊不但撇清了私菸案的政治責任,從司法調查到監察院的行政調查,她片葉不沾身,全部無責。

陳菊到底有責無責,既經司法與監察院的調查,即使結果未盡服人心,結案的事就不再重提,重點是,蔡英文與陳菊的處事模式,為彼此也為團隊營造了出幾乎滴水不漏的保護網,在這個保護網下,身為總統府秘書長的陳菊是蔡英文精神上的支柱─永遠的大姐,蔡英文則讓陳菊隱身幕後,為她處理黨務和選務;她們倆則為親信建構出司法監察不近身的保護盾。對比前一陣子鬧得滿城風雨的「綠標案吃不飽風波」,除了工程會將文總副秘書長李厚慶從標案評委名單中剔除,再無人聞問,政風不動、司法不動、監察院當然無風無影,到底貪財嚴重?還是貪色嚴重?見仁見智,但兩者都讓人難以忍受,只是丁允恭鬧得笑話更大,更糗。

20200910-陳菊擔任高雄市長時丁允恭(右)為市府新聞局長.(資料照郭晉瑋攝)
陳菊擔任高雄市長時,受害女子寫信向陳菊求援,陳菊却未多做處理,還一路提拔丁允恭(右)到總統府發言人。(資料照郭晉瑋攝)

陳菊本來也不是避事之人,「有政治責任我絕不逃避」這句話不是虛言,民進黨第一次執政的扁政府時代,為了「高捷泰勞抗暴事件」,身為勞委會主委的陳菊,毫不猶豫請辭以負政治責任,在接受媒體訪問時,也不畏懼地直言,「華磐(外勞仲介)背後有『有力人士』撐腰。」這樣的陳菊在高雄市長十二年就有了轉變,她忠勤任事,但遇大事─不論是風災淹大火或高雄氣爆案,總是幕僚先行,她在緘默或神隱數天後再出面,她成了被保護的市長,不論是糾正案、彈劾案、乃至司法偵辦的貪汙案,套用陳菊的語言,都和她無關,而她也能讓親信得其所哉,不論是標案或者緋聞;除了丁允恭,另一位緋聞當事人重返高市府此刻仍居高位。

本篇文章共 6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270

喜歡這篇文章嗎?

夏珍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