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斯堡走了!美國自由派大法官驚傳胰臟癌過世,聯邦最高法院降半旗悼念

2020-09-19 08:50

? 人氣

美國聯邦最高法院最著名的自由派大法官金斯堡(Ruth Bader Ginsburg)(美聯社)

美國聯邦最高法院最著名的自由派大法官金斯堡(Ruth Bader Ginsburg)(美聯社)

美國聯邦最高法院18日證實,金斯堡(Ruth Bader Ginsburg)大法官當天在華盛頓的家中因為胰臟癌併發症過世,享壽87歲。眾所周知,金斯堡是美國最高法院的自由派重鎮,她在美國總統大選前六週驟逝,勢必引發現任總統川普應否立刻提名、共和黨所掌控的參議院應否此時進行審查的激烈爭論。以拜登為首的民主黨人也將盡力爭取暫時保持金斯堡席位的空缺,提名與審查作業應留待大選結果塵埃落定後再行定奪。

1993年就任大法官的金斯堡堅守自由派立場,對同性婚姻、LGBTQ族群、墮胎合法化等議題都抱持贊成態度。隨著年事漸高,金斯堡更成為聯邦最高法院自由派的領軍人物,也是年輕仰慕者最為喜愛的自由派明星,這位八十多歲的大法官甚至被暱稱為「惡名昭彰的RBG」(the Notorious RBG),凸顯她勇於迎戰保守派人士的無懼形象。不過身材嬌小的金斯堡近年身體狀況並不理想,包括1999年罹患大腸癌、2012年與2018年都曾跌斷肋骨、2014年動手術裝心臟支架、這些年甚至5度因為癌症入院,治療中又診斷出肺癌。許多人都希望她能持盈保泰,否則已經提了兩席保守派大法官的川普,將再獲一席大法官的提名機會,最高法院也將更加右傾。

美國聯邦最高法院19日宣布,自由派大法官金斯堡因為胰臟癌過世、享壽87歲。最高法院也隨即降下半旗悼念。(美聯社)
美國聯邦最高法院宣布自由派大法官金斯堡因為胰臟癌過世、享壽87歲。最高法院也隨即降下半旗悼念。(美聯社)

對於金斯堡的離世,首席大法官羅伯茲(John Roberts)表示:「我們國家失去了一位具有歷史重要性的法律人,我們在最高法院失去了一位大家喜愛的同事。今天我們為她哀悼,但我們的後代子孫勢必會像我們所知道的那樣紀念她—一位不知疲倦、堅定不移的正義捍衛者。」羅伯茲所言不虛,因為金斯堡總是挺身捍衛婦女及少數種族的憲政權利,她近年屢屢因為身體狀況入院,卻總在化療後立刻回到工作崗位,直到2018年12月才因肺癌手術首次缺席最高法院開庭。她晚年帶著時尚眼鏡的肖像或剪影,甚至成為自由派支持者喜愛的流行文化符號與迷因(meme)。

1933年出生於紐約布魯克林的金斯堡,來自一個注重教育的猶太家庭。她在康乃爾大學拿到政治學位之後進入哈佛法學院,該屆500個新生僅有9名女性,她正是其中之一。在丈夫馬丁在紐約市找到第一份工作後,金斯堡也轉到哥倫比亞法學院,並且成為第一位在《哈佛法律評論》和《哥倫比亞法律評論》都曾擔任學生編輯的傑出女性。1959年,金斯堡以全班第一名的成績在哥倫比亞大學獲得法律學位。儘管如此,時任大法官的弗蘭克福特(Felix Frankfurter)卻在1960年拒絕金斯堡擔任他的助理、甚至找不到任何一家律師事務所願意任用她,就算有哈佛法學院院長的強力推薦也一樣。由此可見,那個時代女性所受到的歧視與不公。

金斯堡畢業後雖在聯邦最高法院與職場受挫,但她仍在學界綻放光芒,包括在哥倫比亞大學法學院國際程序法計劃擔任副主任、在羅格斯大學(Rutgers, The State University of New Jersey)與哥倫比亞大學擔任法學教授、在史丹佛大學的行為科學研究中心擔任研究員。金斯堡也創辦了《女權法律報導》雜誌、美國公民自由聯盟(ACLU)的女權計劃。金斯堡也曾擔任紐約南區聯邦地區法院法官帕米利(Edmund L. Palmieri)的助理、擔任ACLU的法律總顧問與首席律師,在那個女權不彰的黑暗時代,金斯堡甚至在聯邦最高法院打贏了多場重要的憲法官司。

1993年8月10日,美國聯邦最高法院大法官金斯堡(Ruth Bader Ginsburg)在白宮東廳在首席大法官倫奎斯特與總統柯林頓、丈夫馬丁的陪同下宣誓就職。(美聯社)
1993年8月10日,美國聯邦最高法院大法官金斯堡(Ruth Bader Ginsburg)在白宮東廳在首席大法官倫奎斯特與總統柯林頓、丈夫馬丁的陪同下宣誓就職。(美聯社)

1980年,美國總統卡特(Jimmy Carter)任命金斯堡為哥倫比亞特區聯邦巡迴上訴法院法官,在進入最高法院之前,金斯堡在這個職位工作了13年之久。直到1993年,民主黨的柯林頓(Bill Clinton)總統任命她為最高法院大法官,並在參議院以96比3的懸殊票數通過人事案。1993年8月10日宣誓就職的金斯堡,也算是為33年前遭到大法官弗蘭克福特拒絕任用漂亮雪恥。金斯堡主張限制死刑的運用、反對對於女性的薪酬歧視、反對禁止墮胎,等到歐巴馬(Barack Obama)第二任期開端,她已年近八旬,當時參議院仍由民主黨掌控,不少自由派人士都敦促她可以功成身退,讓總統提名一位較年輕的自由派大法官繼任,但被熱情投入工作、捍衛自由派立場的金斯堡拒絕。

柯林頓、金斯堡與史卡利亞

金斯堡是由1993年甫就任美國總統的柯林頓所提名,柯林頓在他的回憶錄《我的人生》(My Life)中曾經提及,他為了考慮提名人選首次見到金斯堡時留下了非常深刻的正面印象:「她至少能做到認為一位新任大法官應該做到的三件事:能依法論事而不受意識形態或兩造身份影響,盡可能與保守派的共和黨大法官合作達成共識,必要時必須起而與之對抗。」

柯林頓對金斯堡的稱許不假,因為她雖然在最高法院與自由派的立場聞名於世,但與另一位保守派健將史卡利亞大法官的情誼同樣為人稱頌。堅持以文本主義(Textualism)解釋憲法的史卡利亞雖然處在金斯堡的對立面,但金斯堡卻將史卡利亞尖銳的反對意見視為必須面對與征服的挑戰。金斯堡曾如此形容史卡利亞:「他的觀點我基本上都不同意,但我喜歡他表達的方式。」

1993年的金斯堡與時任總統的柯林頓。(美聯社)
1993年的金斯堡與時任總統的柯林頓。(美聯社)

即便工作上少不了針鋒相對的激辯,但這兩位處於美國司法之巔的人物卻擁有旁人難以置信的友誼。美媒Vox曾如此評述金斯堡與史卡利亞:「如果你相信人們即便在政見上徹底相左,卻仍可以視對方為好友、彼此尊重與照顧,大法官史卡利亞與金斯堡的交情就是一種安慰與鼓舞。」史卡利亞2016年不幸過世時,金斯堡在悼詞中寫道:「我們如此不同,卻又如此相似。不同的是我們對成文法的理解,相同的是我們對於憲法與我們服務的機關心存敬畏。」

金斯堡與史卡利亞同遊印度的照片。(美國聯邦最高法院)
金斯堡與史卡利亞同遊印度的照片。(美國聯邦最高法院)

由於兩人在聯邦上訴法院服務期間就已經結識、兩家人甚至經常一同渡過新年假期,這讓金斯堡在悼詞中直說「我們那時就是死黨」、「最好的夥伴」,「能與他結識,成為同事與摯友,我何其幸運」。這兩位大法官最有名的軼事,是某年兩人曾一同到印度遊玩,並且一同在象背上合照。這張照片一直擺在金斯堡的辦公室裡,由於金斯堡坐在後方,史卡利亞為此笑她「背叛了她的女性主義」,金斯堡則回嗆「那是因為史卡利亞太胖(坐後面會翻掉)」。

如今金斯堡沒能等到川普卸任就因驟逝卸下大法官的法袍,參院的多數黨領袖麥康奈爾(Mitch McConnell)已經放話,參院將就川普總統提命的人選進行投票,取代18日因病逝世的金斯堡席位。川普日前才公布新版大法官預備人選名單,其中包括3位「友台反中」立場鮮明的現任聯邦參議員霍利(Josh Hawley)、柯頓(Tom Cotton)和克魯茲(Ted Cruz),還有1位台裔聯邦法官何俊宇(James Chiun-Yue Ho)。

金斯堡與川普四年前的意外交鋒

端坐於最高法院審判席的金斯堡,原本與競逐名利、甚至參選總統的川普不太可能交鋒,尤其法律界向來有「法官不語」的傳統。但總是直言不諱的金斯堡卻在上一屆總統大選前發表意見,她對媒體表示,川普如果當選「我們就都只能坐以待斃」,更批評川普「是個騙子…他所說的話缺乏一致性,只是隨口講出當下他腦中冒出來的想法」。

當時仍是總統候選人的川普隨即反擊,除了痛批金斯堡「腦袋被轟過」、要她「快下台」,還說「我認為這對最高法院而言是個羞恥,她(金斯堡)應該要向最高法院道歉」。金斯堡數天後透過最高法院發出聲明,表示對於日前的直率批評表示「後悔」:「經過反省後,我的確是在近日受訪時發表了未經深思熟慮的言論。對此我感到後悔」、「法官應該要避免評論候選人。未來我將會更加謹慎。」在稍後的訪談中,她也表示不願再談論此事,希望討論能夠就此打住。

值得一提的是,前大法官史卡利亞(Antonin Scalia)在2016年驟逝,當時麥康奈爾曾阻止歐巴馬總統提名接替人選的審議工作,麥康奈爾當時的說法是,最高法院大法官的席位空缺,應該留待當年總統大選的選民(即新任總統)來決定,「美國人民應該在選擇下一任最高法院法官時有發言權」、「在我們有新總統前,這個空缺不應被填補」。但此一時、彼一時也。麥康奈爾如今卻宣稱「將與川普總統合作,信守我們的承諾」。

美國聯邦最高法院自由派大法官金斯堡。(美聯社)
美國聯邦最高法院自由派大法官金斯堡。(美聯社)

金斯堡是美國首位女性大法官嗎?

雖然金斯堡對於女權與法治多所貢獻,更是那個時代最優秀的女性法律人。不過美國第一位聯邦最高法院女性大法官是歐康納(Sandra Day O'Connor),抱持保守派立場的歐康納是在1981年獲得美國前總統雷根(Ronald Reagan)提名,同年在參院以「99票同意0票反對」的情況下,成為美國史上第一位女性大法官,也被譽為「美國最有權力的女性」之一。12年之後,金斯堡才成為美國第二名女性大法官。

美國史上首位女性大法官歐康納(Sandra Day O'Connor)(左)和第二位女大法官金斯堡(Ruth Bader Ginsburg)。(美聯社)
美國史上首位女性大法官歐康納(Sandra Day O'Connor)(左)和第二位女大法官金斯堡(Ruth Bader Ginsburg)。(美聯社)

金斯堡對於最高法院的兩性平權看法堪稱經典,她曾說「人們總是問我,你覺得聯邦最高法院有幾個女性大法官才夠?」或許眾人總是期盼金斯堡說出「女性佔半數」、或者「女性過半」這樣的「標準答案」,但金斯堡的答案卻是「九個」。由於美國聯邦最高法院只有九位大法官,這代表金斯堡認為最高法院大法官應該全由女性擔任方稱「公平」,這似乎已經逾越了我們對「平權」的印象與理念。但金斯堡說,大家當然感到震驚不平,但值得深思的是,「一直以來,最高法院大法官全員都是男性,為什麼卻從來沒有人對此提出質疑呢?」

2018年11月30日,美國聯邦最高法院大法官合影,前排左起為布瑞爾、湯瑪斯、首席大法官羅伯茲、金斯堡、阿利托,後排左起為葛薩奇、索托馬約爾、最年輕的女大法官卡根、卡瓦諾。(AP)
2018年11月30日,美國聯邦最高法院大法官合影,前排左起為布瑞爾、湯瑪斯、首席大法官羅伯茲、金斯堡、阿利托,後排左起為葛薩奇、索托馬約爾、最年輕的女大法官卡根、卡瓦諾。(AP)

附帶一提,金斯堡故去之後,美國聯邦最高法院僅剩下卡根(Elena Kagan)、索托馬約爾(Sonia Maria Sotomayor)兩位女性大法官。至於川普所提的幾位候選人,他們的共同屬性除了堅定的保守派之外,就是他們全是男的。這也就意味著,金斯堡逝世除了很可能讓自由派在聯邦最高法院再少一席(成為3比6的絕對劣勢),此後很長一段時間,最高法院也很可能少了一位女性典範與代言人。

喜歡這篇文章嗎?

李忠謙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