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護理之母」竟險遭槍決!後半生遭列「黑名單」積勞逝 開創時代護理師漂泊一生

2020-09-21 09:10

? 人氣

1947年二二八事件爆發時,護理師鍾信心在屏東帶護理班、不知道發生鎮壓,但碰到有士兵搜人、搜旅館時,鍾信心去指責軍人不該騷擾平民、不該搜查旅館,後來才知事情大條。「她沒出事真算運氣好!」王善卿說,一樣是仗義直言的事情,陳翠玉就沒那麼好運了。

雖然陳翠玉1947年遭列槍決名單時因為受到庇護倖免於難、轉往加拿大讀書又回到台大醫院護理部擔任主任、籌設台大護校,但到了1951年台大護校新任教官劉淑章上任,因為劉淑章主張要將軍政引入校園,陳翠玉再次與長官發生衝突。對此,王善卿點評:「她們的行為已經不只是省籍衝突、語言衝突,她們價值觀裡是明確地覺得『你不能這樣』、教官不能進校園,這已經是『兩個世界』的問題了。」

王善卿說,陳翠玉其實職務為技政、算是台灣省政府裡的人、意即公務員,一個公務員竟敢得罪長官,以中國官場邏輯來說就是不會有好下場、這是不用懷疑的事情,最終也導致陳翠玉在1956年遭誣告貪污,心灰意冷離開台灣、前往WHO工作。

「陳翠玉是非常受人尊敬的、我們的長輩」被迫移居海外仍不忘台灣 1977年自WHO退休後投身民主運動

在WHO工作期間,陳翠玉奉獻於中南美洲醫療,1977年退休後才開始投身海外台灣民主運動,於1986年與曾任台獨聯盟主席的何康美發起「全球性婦女台灣民主運動」(Women’s Movement for Democracy in Taiwan, WMDIT,簡稱穩得),也因此成為中華民國政府的「黑名單」無法返台。1988年,陳翠玉為了返台參加首次台灣同鄉會處理簽證遭取消問題、多次奔波甚至從新加坡轉飛才終於回到台灣,最終卻因心臟宿疾、年事已高積勞成疾,8月20日於台大醫院病逝。

台獨女性在支援台灣政治犯及人權救援事務上,常是戰鬥的第一線(翻攝自二二八國家紀念館「二二八與台獨運動系列特展」,台獨聯盟提供)
台獨女性在支援台灣政治犯及人權救援事務上常是戰鬥的第一線,然而陳翠玉堅守原則、1977年退休後才投身運動(資料照,翻攝自二二八國家紀念館「二二八與台獨運動系列特展」,台獨聯盟提供)

談起陳翠玉於民主運動的奉獻,王善卿說,一個再聰明、再有前瞻性、走在時代尖端的女人也會有其局限性,陳翠玉對婦女運動的名言即:「教育一個男人往往只在教育一個人,但教育一個婦女卻可以教育全家庭。」

儘管這話在現代看來已經過時了,女性未必要結婚、結婚也未必要把重心放在「教育家庭」,王善卿說,陳翠玉畢竟出生於1917年、講這些話還是在1986年,在那時已算非常進步的言論,而且重點是:「她這樣講,才會有人要參加。」這樣的說法並沒有違反當時多數女性的處境,當時多數女性都有結婚、要超脫家庭獨立自主可謂「空話」,陳翠玉的發想就是在諸多女性可行的狀況裡找出能做的,再去深耕民主、再談婦權。

曾任美國台獨聯盟財務長的毛清芬回憶,台獨聯盟的機關報《台灣公論報》係在1981年陳文成事件後幾天創刊的,當時在、加拿大、日本、歐洲的台灣人圈子裡都有讀者,有一天他們就接到陳翠玉的信了。信件上署名Stella,當時台獨聯盟成員還心想這人可能是在台灣待很久的傳教士、怎麼對台灣這麼了解,後來接到陳翠玉的電話又更驚訝「她台語怎麼講得這麼優雅」,後來才牽上線。

喜歡這篇文章嗎?

謝孟穎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