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春山觀點:蔡英文不會為了討好美國,在台海危機中開第一槍

2020-09-22 07:10

? 人氣

總統蔡英文(中)18日於官邸宴請美國國務院次卿柯拉克(左),台積電創辦人張忠謀(右)也受邀出席。(取自蔡英文臉書)

總統蔡英文(中)18日於官邸宴請美國國務院次卿柯拉克(左),台積電創辦人張忠謀(右)也受邀出席。(取自蔡英文臉書)

美國國務院次卿柯拉克(Keith Krach)已結束在臺灣的兩天訪問,於9月19日離開台北。表面上,柯拉克此行是為了參加前總統李登輝的告別追思禮拜;但明眼人都看得出來,這位41年來訪臺層級最高的美國國務院官員,不會只是從事一次「弔唁之旅」,它要彰顯的是臺美關係的重大突破。柯拉克停留臺灣期間,除拜會蔡英文總統外,並與政府相關部會首長進行會談。

柯拉克訪臺並非事出突然,川普政府內部許多鷹派人士,希望藉「親臺」來表達他們的「反中」立場。美國參議員盧比歐(Marco Rubio)9月10日致函美國國務卿龐畢歐(Mike Pompeo),促其儘速安排柯拉克的訪臺事宜。盧比歐於信中表示,「維繫美國經濟影響力,並降低臺灣對中國的貿易依賴,對確保印太區域的自由與開放至關重要。」信件副本同時傳送給美國貿易代表萊特海澤(Robert Lighthizer)。盧比歐是《臺灣旅行法》的推手,也是《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參議院版的提出者,一向被視為國會「反中」的鷹派人物。

幾乎就在柯拉克啟程訪臺的同時,美國駐聯合國大使克拉夫特(Kelly Craft)9月16日與我國駐紐約辦事處處長李光章共進午餐,克拉夫特稱兩人的會面為「歷史性」,也代表川普政府進一步強化與臺灣的關係。

臺美實質關係的步步升高,顯然是受到中美關係日趨惡化的影響。例如,龐畢歐9月14日突然在推特上對美駐中大使布蘭斯塔德(Terry Branstad)3年多來的工作表示感謝,稱讚他「替美中關係再平衡做出貢獻,讓兩國關係變得注重結果、互惠、公平」。對美工作表現好,美中關係怎會落至這步田地?但推文意指布蘭斯塔德將要離職,而龐畢歐並沒有說明他離職的原因。

美國駐外大使由總統提名,須經參議院同意;若川普沒有提出布氏的繼任人選,代表明(2021)年新總統就職前,美國在北京的使館將群龍無首。這件事不符合常理,從中共外交部發言人事後的說法判斷,美大使離職北京事前並未被告知。中美關係惡化已到了異乎尋常的地步。

柯拉克此時訪臺,與中美交惡形成強烈對比。蔡政府原本期待柯拉克此行,能對臺美經貿關係產生重大突破。因為蔡總統8月底宣布取消美豬、美牛進口禁令後,在經濟部長王美花與美國亞太助卿史達偉(David Stilwell)的視訊對談中,美方提出建立「臺美經濟與商業對話」平台的說法,而且表明是由柯拉克主持。蔡政府希望經由此一對話平台,能恢復《臺美貿易暨投資架構協議》(TIFA)的談判,甚至在洽簽自由貿易協定(FTA)和雙邊貿易協議(BTA)方面有所進展。但王美花隨後卻澄清說,實際負責這類談判的是美國貿易代表署(USTR),柯拉克此行不會觸及這些問題。最後,連原先打算由柯拉克與行政院副院長沈榮津主持的雙邊經濟與商業對話也都取消。

2020年9月,我國駐紐約辦事處處長李光章(左)與美國駐聯合國大使克拉夫特共進午餐。(AP)
2020年9月,我國駐紐約辦事處處長李光章(左)與美國駐聯合國大使克拉夫特共進午餐。(AP)

對話確實需要周全的準備,在開放美豬、美牛進口引起國內爭議的此刻,倉促進行雙邊經貿問題談判,也非適當時機。例如,工商協進會理事長林伯豐就擔心,「愈高階的官員來臺灣,臺灣的本錢就愈低」,不一定對臺灣有利。林伯豐認為,愈高階官員對臺灣要求就愈多,臺灣是否能接受就要看情況。

林伯豐並非杞人憂天,但是擔心的太早。柯拉克此行並沒有打算在臺美經貿談判上有實質進展,這也是在野黨提出質疑的原因。但我認為,柯拉克訪臺是從事談判前的一項會前作業,是要來了解狀況。例如,蔡總統在官邸宴請柯拉克時,特別邀請台積電創辦人張忠謀作陪。蔡總統強調,張忠謀不僅是代表台積電,也是臺灣科技產業代表,更三度代表總統參與亞太經濟合作會議(APEC)領袖會議。有張忠謀參與,可以讓世界更了解臺灣半導體產業與資通訊產業,在全球供應鏈扮演的關鍵角色。

面對複雜的臺美中三邊關係,柯拉克此行刻意保持低調,主要擔心「呷緊弄破碗」,不願因此對中共造成過度的衝擊。但遺憾的是,臺灣此刻已成為中美外交戰的一個戰場。誠如美國戴維森學院教授任雪麗(Shelley Rigger)所說:「美國政府內有些人士希望改善與臺灣的關係,因為他們認為臺灣會強力支持美國價值,是美國的好友;然而,其他人希望升級與臺灣的關係,是想藉此刺激北京,展示美國不懼怕挑戰北京。」

顯然,對岸已因柯拉克的訪臺而受到刺激,中共外交部和國臺辦都發出強烈抨擊。中共外交部發言人汪文斌聲稱,美方此舉違反「一個中國原則」,破壞臺海和平穩定,揚言中方將根據形勢發展做出必要反應。就在柯拉克訪臺前夕,中共發射了一枚長征11號火箭飛過臺灣上空,示威意味十足。接著,共軍9月18日開始在臺海附近組織實戰化演練。同一天,共軍有2架轟6機、8架殲16機、4架殲11機,以及4架殲10機逾越海峽中線,並進入臺灣西南空域。

僅管北京心存不滿,但中國人民大學國際關係學院教授時殷弘認為,柯拉克此次訪臺只是美國政府對臺一連串作為的「延續與小升級」,中方覺得沒有必要為此顯著拉高緊張局勢。「美中關係全國委員會」會長歐倫(Stephen Orlins)9月16日接受媒體訪問時也表示,他不認為川普政府會逾越中共在「臺灣問題」上的紅線。他認為,這需要與臺灣當局達成一致,同意美國這樣做。歐倫不認為蔡英文會這樣做,因為蔡之前擔任過臺灣陸委會主委,非常明確也非常了解什麼該做、什麼不該做。例如從現在開始到在11月3號美國大選,如果川普要挑釁中共的底線,蔡政府也不會同意,因為這對臺灣不利。

歐倫說得沒錯,蔡總統不會為了討好美國,下令民進黨政府在臺海危機中開「第一槍」;但人散曲未終,由於臺美中三邊關係牽一髮而動全身,因此無論柯拉克此行留下的是「資產」,或是「負債」,蔡政府都必須概括承受。

*作者為淡江大學中國大陸研究所榮譽教授;亞太和平研究基金會、遠景基金會首席顧問。本文原刊《美麗島電子報》(原標題為:柯拉克離臺,人散曲未終),授權轉載。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