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最曲折冤案死囚!他歷經21年「生不如死」終洗冤、獻身公益16年 卻又遭一紙新判決重擊

2020-09-25 09:10

? 人氣

「對法官來講,這就是個『工作』,但對被告來說,卻可能一生糾結...」明明沒殺人卻可能要賠償死者家屬,30年了,他還在跟這案件搏鬥...(顏麟宇攝)

「對法官來講,這就是個『工作』,但對被告來說,卻可能一生糾結...」明明沒殺人卻可能要賠償死者家屬,30年了,他還在跟這案件搏鬥...(顏麟宇攝)

「有個朋友在當法官,我就告誡他,一定要很細心──對法官來講,這就是個『工作』,但對被告來說,卻可能是一生糾結……」

「冤案」一語看似離人遙遠,對於如今年近50的蘇建和來說,卻幾乎是他的一輩子──19歲那年,他無端捲入殺人案件、遭警察電擊刑求後被判死刑、擠1坪牢房隨時活在被槍決的恐懼下;歷經21年才得到真正「無罪」後,他放棄大企業邀約、投身薪水不高的人權團體、16年來堅持至今,卻又因最新判決面臨可能產生的民事賠償。明明沒殺人卻可能要賠償死者家屬,30年了,他還在跟這案件搏鬥。

2003年蘇建和初獲判無罪獲釋、案發21年後的2012年刑事全案定讞至今,或許人們對蘇建和的認識就是「冤獄平反」、能無罪是可喜可賀,但無罪判決並不是一切的終點,與社會脫節近12年的未知新生活、母親與弟弟背負的「殺人犯家屬」之名、死者家屬無法被平復的傷痕,都讓他到了2020年仍無法真正「平反」──儘管重生之路如此艱辛,蘇建和願以餘生致力公益,那鐵窗下的4170天,已深刻得讓他能夠理解各種弱勢者的無助、無望、無奈,如今他最大的盼望,就是一切官司能在有生之年終結。

「我叫越大聲他們就越高興,玩累了就換人來整我」19歲遭警察灌水電擊刑求到下體潰爛 他想撞牆自殺卻被戴上安全帽

2020年9月份採訪這天,面對相機鏡頭,蘇建和起先是抗拒的:「別拍到我臉,我不喜歡拍照。」沒等記者問折衷方案,蘇建和就接著說,他不是真的拒絕給拍,只是看到相機仍會怕怕:「以前一天到晚被記者拍拍拍,每天第四台都在報報報,現在30歲以上很多都還叫得出我的名字啊!」他原先只是個在平溪長大的孩子、高職工科畢業後做車床的年輕勞工,19歲那年捲入的冤案,卻讓他莫名成為媒體焦點、成為台灣「名人」之一。

20200916-蘇建和專訪。(顏麟宇攝)
案發30年過去,如今蘇建和看到相機仍會怕怕:「以前一天到晚被記者拍拍拍,每天第四台都在報報報,現在30歲以上很多都還叫得出我的名字啊!」(顏麟宇攝)

1991年3月24日,汐止夫婦吳銘漢、葉盈蘭身中79刀慘死家中,警方雖依現場血指紋逮捕主嫌王文孝、王文孝也供稱是因為欠債才犯案,但因警方不相信被害人身中79刀是一人所為,王文孝便在壓力下供出弟弟王文忠與弟弟友人蘇建和、劉秉郎、莊林勳等,說殺人前還有輪姦,蘇建和的人生就掉入地獄。

先是友人王文忠遭警察灌水、怒罵「你哥怎麼可能誣陷你」、只能發誓說蘇建和也有作案,接著就是蘇建和被毛巾覆面灌水到無法呼吸、暈厥後又被電擊棒電醒、生殖器被電到潰爛,「我叫越大聲他們就越高興,玩累了就換人來整我」,那時他痛苦到想直接撞牆自殺,警察卻硬是套上安全帽,求死也不能。

「再審法官聽了我在警局的錄音帶,我講了59次:我沒有殺人、沒有強姦、沒有犯罪。」儘管蘇建和被打得全身是傷、同案劉秉郎與莊林勳也有遭到刑求,檢察官卻問:「你被刑求跟我有什麼關係?」儘管現場鞋印就只有王文孝的、所謂「凶刀」也驗不出蘇建和等人指紋,蘇建和依然在1995年遭判死刑定讞。

喜歡這篇文章嗎?

謝孟穎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