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最曲折冤案死囚!他歷經21年「生不如死」終洗冤、獻身公益16年 卻又遭一紙新判決重擊

2020-09-25 09:10

? 人氣

「你有沒有想過『未來』?」「沒有,我現在只有怨恨。」這是蘇建和父子在看守所曾經的對話,那時蘇建和怨天怨地、怨警察怨司法、根本沒辦法靜下心,但在父親反覆「要看書」、「要替未來打算」叮嚀下,蘇建和在23歲的某天突然看起書來了,即便那時被判死刑。而後的一段話,更是改變蘇建和的一生。

「如果有天你在路上踢到一顆大石頭,心裡會怎樣想?」蘇建和記得那時父親這樣問,他秒回:「譙他啊!誰這麼缺德,在路邊放石頭?」那時父親說,他以前也會這麼想,但在救援自己兒子,甚至跟人權團體聲援盧正、江國慶等冤案以後,他想法變了:「如果在路上踢到一顆大石頭、被絆倒,有餘裕,我願意把石頭搬到旁邊去、避免下一個人再受傷。」

「我當時聽到才20幾歲,我滿無感,但我爸爸希望我記得,後來他把這變成遺願了……」後來父親沒等到兒子平反就抱憾離世,蘇建和說,那也是他唯一一次非常想死的時刻,但後來想想自己碰到很好的義務律師,那些律師21年都不願意放棄他、「我難過的時候他們哭得比我這當事人還大聲」,後來聲援蘇案的志工還高達400多位、有學生有護理師甚至有大企業老闆,他意識到社會仍有良善,他想法也慢慢變了。

20200916-蘇建和專訪,律師蘇友辰贈書。(顏麟宇攝)
蘇建和說,律師們21年都不願意放棄他、「我難過的時候他們哭得比我這當事人還大聲」,後來聲援蘇案的志工還高達400多位、有學生有護理師甚至有大企業老闆,他意識到社會仍有良善,他想法也慢慢變了(顏麟宇攝)

「雖然我們沒有做壞事、我們是被冤枉的,但我們受人恩情要回報,我要往那個NGO、公益團體工作。」就這樣,蘇建和來到當年聲援他的人權團體從志工開始做起,周一台權會、周四民間司改會、二三五在人本教育基金會、之後又成為專職人員,他想實現父親遺言,把一切傷人的大石頭都搬開。

「就像當年從來沒人問我在想什麼,大家就覺得我是壞人」親身體會刑求與歧視之苦 他獲判無罪16年來致力零體罰、為弱勢發聲

人權團體也是一份工作,與社會脫節12年的人要去工作並非易事,蘇建和記得一開始在人本當志工就因為搭電梯面無表情嚇哭樓上的年輕OL,執行長帶他去道歉、教他怎麼跟人應對打招呼,他也記得曾有同事問他「為什麼不吃午餐」,他竟冷淡回答:「吃那麼飽要幹嘛?可以活著就好了。」命都差點沒了、12年的青春被司法葬送了、父親也不在了,他還能在乎什麼?唯一能在乎的,就是人權法治最重要、要當志工、要履行父親的遺願。

那時人本教育基金會正在推行零體罰,蘇建和到剛蓋好的101底下發傳單、一天發5000份,12年來都在牢籠裡看不到陽光的他根本不怕曬太陽、曬到滿臉都黑斑也不在乎,他也跑遍深山發問卷、參與100多場的擺攤宣講,做著做著蘇建和也慢慢意識到,原來自己過去受過的苦,都跟人權議題有關。

喜歡這篇文章嗎?

謝孟穎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