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最曲折冤案死囚!他歷經21年「生不如死」終洗冤、獻身公益16年 卻又遭一紙新判決重擊

2020-09-25 09:10

? 人氣

但當蘇建和去企業募款,被老闆問「我十幾年都在賺錢,你做什麼」時,這工作可以讓他驕傲回答:「雖然我這十幾年來都在虧錢,但我在消除偏見、讓司法公平公正、法治人權,我覺得我是『富有』的──雖然社會進步不完全是我促成的,但我有關心,我有為這些努力過。」

只是蘇建和心中仍有遺憾,是被害者家屬永遠難解的疼痛。「誤判我的是法院,他們也造成被害人的誤解。」1991年吳銘漢夫婦遭殺害後,年幼的孩子肌肉萎縮症發病、家族辛苦扶養至今,卻因當時《犯罪被害人保護法》未上路而沒得到任何補償,當法院判決告訴死者家屬說蘇建和等人就是凶手、直到2012年才無罪定讞,家屬怎可能接受?

於是,死者家屬依然持續提民事賠償上訴、已遭槍決主嫌王文孝的母親需賠償831萬元,2020年8月27日,一路被判「免賠」的蘇建和等人也碰上最高法院廢棄原判決、發回更審,蘇建和早在8年前就無罪,今日卻還是有可能要賠償死者家屬。面對這判決,蘇建和當然難受,沮喪時會拚命跟同事討拍、問說能不能請長假。

20200916-蘇建和專訪。(顏麟宇攝)
「如果不是當年法院誤判、讓他們誤認,我們彼此之間根本不會有交集跟誤會……如果證據有調查,1991年我當庭就釋放了……」(顏麟宇攝)

被害人家屬與冤案受害者在司法上不得不對立,蘇建和無奈,但並不怨死者家屬,他心裡知道,一切還是在1991那年就出了錯:「發生不幸的事情,都是很突然的。」那一年,被害人一夜間失去家人、蘇建和也被抓去汐止分局刑求、一夜間變成「殺人犯」,錯誤的刑事判決又讓死者家屬深信蘇建和涉案至今:「如果不是當年法院誤判、讓他們誤認,我們彼此之間根本不會有交集跟誤會……如果證據有調查,1991年我當庭就釋放了……」

「對每個法官而言,一個冤案或一件刑案可能只是他的『工作』,對每個訴訟的人卻是一輩子的大事──我完全沒有任何刑事記錄、就這件而已,卻從我19歲打官司打30年,到現在還沒落幕。」2012年的刑事無罪定讞並非蘇建和案終點,就連今日部份輿論都還是會質疑蘇建和:不是你,為什麼要承認?要承認就要負責啊?

如今蘇建和已不怨法官了,他只希望能繼續促進司法改革,他甚至非常關心法官的工時問題:「怎麼去改變司法,要去倡導、要協助他們,讓現在的審判環境變更好──司法官你看他薪水很高沒錯,但就爆肝、還會腸胃不好,你過勞就容易出事,回頭要收拾,可能30年都無法解決……」

如何落實犯罪被害人保護、讓家屬得到保障,如何檢討冤案、如何確保訴訟品質、如何讓冤獄平反者順利回歸社會,這些都是蘇建和極關心的問題。蘇建和盼望有生之年可以不必再面對訴訟,而在真正能「下課」的那天前,他仍會遵從父親遺願,在人權路上搬走一顆顆傷人的、也曾經絆倒他的,各種「石頭」。

了解更多司法困境、聲援冤案當事人,請參考「民間司法改革基金會」臉書粉絲專頁(連結)

喜歡這篇文章嗎?

謝孟穎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