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正如何在工作上孤立我們:《低歸屬感世代》選摘(1)

2020-10-10 04:50

? 人氣

職場的孤獨正在散布。當我們依賴裝置來連結其他人類時,關係就會變得比較薄弱,用傳簡訊來取代人性互動使我們孤獨又不快樂,結果就是孤立蔚為流行。(示意圖,取自pixabay)。

職場的孤獨正在散布。當我們依賴裝置來連結其他人類時,關係就會變得比較薄弱,用傳簡訊來取代人性互動使我們孤獨又不快樂,結果就是孤立蔚為流行。(示意圖,取自pixabay)。

我們的超強連結是在數位伊甸園裡所潛伏的蛇。

——亞莉安娜.赫芬頓(Arianna Huffington)

在網飛(Netflix )上收看當紅的英國科幻影集《黑鏡》(Black Mirror)時,令我詫異的是,<急轉直下>(Nosedive)那集把我們當前的社會反映得有多貼切。故事所設定的另類實境是,人可以用智慧手機互相評分,而且這些評分會衝擊到他們的生活。主角蕾西(Lacie)對自己的評分很執迷,就跟許多人對自己的動態更新獲得讚、留言和分享的次數很執迷沒兩樣。在這集的開頭,她在五分中的評分是四.二,但至少需要四.五才能搬進朋友所住的較高檔鄰里。她朋友娜歐蜜(Naomi)有四.八的評分,並請蕾西來擔任婚禮上的伴娘。在去婚禮的路上,蕾西遇到了一連串的衰事,使她的評分降到了只剩二.六。結果娜歐蜜便要她別再來婚禮了。雖然節目為虛構,但這集完美闡述了科技能如何把我們分隔開來,不下於把我們聚在一起,而且它所樹起的無情之鏡讓我們看到了,從事無意識的社會比較是多大的罪過,使我們和其他每個人都慘兮兮。

現代科技以短短十年前未曾出現的方式衝擊了我們的職場。即時通訊、數位平台和視訊會議全然改變了我們是如何、何時和在哪裡工作。蓋洛普(Gallup)的調查發現,全美的勞動力有超過三分之一是遠距工作,自由工作者工會(Freelancers Union)則通報說,自由工作者現在也占了超過三分之一。機器人和人工智慧使我們的生產力大增,代價是把某些任務取代掉,甚至是把全職工作從經濟中消滅掉。麥肯錫(McKinsey)發現,到二五五年時,現今的工作活動可能有半數會自動化,在全球所占的薪資幾近十五兆美元。

遠距工作究竟是好是壞?(圖/pakutaso)
蓋洛普(Gallup)的調查發現,全美的勞動力有超過三分之一是遠距工作,自由工作者工會(Freelancers Union)則通報說,自由工作者現在也占了超過三分之一。(圖/pakutaso)

從正面來看,網路、應用程式和智慧手機打造出了更為社群、協作和光鮮亮麗的全球職場。根據《哈佛商業評論》(HarvardBusinessReview),在過去二十年間,協作活動增加了五〇%,現在在員工的日常工作中占了七五%以上。但這樣的協作有愈來愈多是發生在社群網路和行動應用程式內,發生在人身上的比例則低很多。這些科技的演進未見停止,每年都將繼續轉變和重塑我們的工作生活。

為了讓各位體會到事情變化得有多快,當電話在十九世紀後期導入時,這項新科技花了幾十年才觸及全體家戶的一半。到了一個世紀後的一九九〇年代,行動電話花不到五年就達到了同樣的滲透率。未來的裝置可能會比這還要快。

裝置提供了許多不可置信的好處,包括即時互動、使工作流程有效率、創造新想法和取得資源。在此同時,這些裝置也擾亂了我們的關係,並使職場更失調。我們有的是薄弱的聯繫,而不是強固的羈絆。我們有的是干擾,而不是有成效的會面。科技所製造的錯覺是,現今的工作者彼此高度連結,而在現實上,大部分的人卻覺得與同僚孤立了開來。他們最渴求的就是與他人之間的真心連結感,研究也日益顯示,真誠的聯繫是最高績效職場文化的註冊商標。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