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評:退將的「國軍」戰力,為什麼這麼低?

2020-10-06 07:20

? 人氣

陳廷寵說:「我老了,我退休了,堅持保衛中華民國的原則,維護中華民國的主權,反對台獨,朝向21世紀中華民族復興的道路邁進,這才是我們真正的黃埔傳人」。(弘安提供)

陳廷寵說:「我老了,我退休了,堅持保衛中華民國的原則,維護中華民國的主權,反對台獨,朝向21世紀中華民族復興的道路邁進,這才是我們真正的黃埔傳人」。(弘安提供)

前陸軍總司令、退役上將陳廷寵日前應邀出席「陸軍官校在台復校70週年慶祝大會」,以貴賓身份致詞,從「黃埔校史」出發強調,「我是中國人,是驕傲的象徵」,引爆爭議;爭議不只他以「我是中國人」為傲,更重要的,陳廷寵事後受訪時竟直指,很遺憾陳水扁總統時代開始,逐步把役期到縮短到現在只剩四個月,「我不曉得我們今天的戰力是什麼?我告訴你:戰力是零!擋不住!」

毫無疑問,陳廷寵的言論,再次引發仁智之見,甚至嚴厲批評。陳廷寵到底是反應真實?還是危言聳聽?或者,根本是國家忠誠度出了問題,以至舉國「以此等退將」為恥?

還原陳廷寵原音,「我老了,我退休了,堅持保衛中華民國的原則,維護中華民國的主權,反對台獨,朝向廿一世紀中華民族復興的道路邁進,這才是我們真正的黃埔傳人」,這番話,即使痛駡陳廷寵者,大概也挑不出太多錯誤,唯一可能讓部份人士抓狂的是這一句,「我是中國人,是驕傲的象徵」,如果把前言後語合併觀之,陳廷寵自傲的「中國人」,顯然不是共產黨人,有什麼好生氣的呢?

自兩岸開放交流以來,「我是台灣人」與「我是中國人」之間,始終拉鋸,時有高低,從等號到畫上等號就要挨批,這是兩岸政治氣氛幽微變化使然,套用蔡英文總統之言,沒有人要為自己的認同道歉,那麼陳廷寵以中國人自傲,有何可質疑?

陳廷寵引怒的主因,在於他堅決「反台獨」,這同樣是兩岸開放交流以來,從來不曾消弭的爭點,也是「國軍為何而戰」的主要矛盾,這個矛盾不因陳廷寵是否「揭破」而深化,甚至不因藍綠孰執政而舒緩,這才是最大的危機。

陳廷寵能以貴賓身份應邀致詞談黃埔校史,就有其代表性,否則退將多如過江之鯽,以台灣三次政黨輪替的民主化經驗,要找到「台獨退將」理當不是難題(如果找不到,才是民進黨要緊張的),但「國軍不為台獨而戰」這件事,肯定是兩次執政的民進黨政府的心頭隱憂,也是再怎麼弱化中華民國象徵,也非要抱著中華民國不放的主因,只靠行政院長蘇貞昌的掃帚,肯定不足以保家衛國。

中華民國國軍戰力,到底擋不擋得了解放軍?當然不是陳廷寵說了算,陳廷寵看好,不表示真好,陳廷寵看壞,不表示真得擋不了,重點是:如果國軍內部對「為何而戰、為誰而戰」的大問號,始終給不了答案,不必解放軍來,自己內部先一番爭論,有人要打有人不打,管他四個月役期還是四年役期,還有何戰力可言?

陳廷寵被揭底,一路升官都是前總統李登輝提拔,若以此質疑陳廷寵,肯定搞錯方向,做為忠誠於中華民國,而且,不見容台獨的退役將領,若因為提拔者的統獨立場而忽統忽獨,那不是戰力有問題,而是人格有問題;陳廷寵退役後在大陸辦台商學校,且領有政府補助,為此他又被痛駡一番,還是搞錯方向,在大陸興學者豈只陳廷寵?前監察院長王建煊,早就興學無數,還不只是教育台商子女,在他們的認知中,普及「中國」的教育,是振興中華民族的作法,同樣是他們的信念,他們認知中的「中國」,和獨派人士以政權為本位、狹隘的「中國」顯然不同,但「中國」既成汙詞,就難有話講清楚的空間;何況陳廷寵服務台商子女,是為台灣人服務,有何可質疑?

簡單講,民進黨政府「去中國化」和「去中華民國化」愈來愈說不清楚,就像退將們的「中國」和「北京(共產黨)政權」,在批評者眼中,愈來愈夾纏不清,兩岸戰雲密布下,蘇揆不滿批評:「作為一個國軍老前輩,不用去減自己志氣,長他人威風。」問題回到原點,國軍的威風豈是退將一人之言能滅的?套用前國防部長馮世寬之言,對不相信的話,「不信、不傳最好」。

退將行止讓台灣人難堪的是,他們絡驛於對岸,甚至經常不分場合(官民交流有別),這次陳廷寵却在自家門裡,衝著黃埔校友會「大放厥詞」,民進黨一干眾人抓狂,但與會認可者却不在少數,這是台灣民主之「優」,也是台灣民主之「憂」。有一點可確認的,藍執政不能以台獨主張為非,綠執政不能以反台獨為非,在這兩者之間,如何建立最大共識,以維護這塊土地的安危,人人有責,兩個現實必須認清:第一,戰雲密佈下的危機與風險,不分藍綠統獨,真有事,沒有人有棄甲的空間;第二,藍綠統獨彼此追究忠誠度,肯定強化不了國軍戰力,只會弱化國民意志力。

喜歡這篇文章嗎?

主筆室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